Fiona卓二2贰

前目的地 -10 (CM+PSG AU)

本章献给梅西,希望他早日康复。多少记录和胜利都不如你的健康。

以及恭喜C罗成为皇马队史第一射手!

前文阅读:#Prédestination 

Prédestination

前目的地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wife/kids)

分级:G

提示:如上节末尾,你煤的智商上线,之前有gn说票哥受不了弱小生物受伤又受不了卖萌,对啦,你票的傲娇人生大限已至。跟着阿kun(没错是他是他就是他)一起静静地观赏一下两个风一样的美男子的错误交友示范。阿kun表示:旁友,需要百合网吗?

我努力试着增加视角,这样的话趣味性会多一些。但是情节会相应的破碎一些。


CHAPITRE V. "L'Étranger"

第五章  “局外人”


欧冠赛场上重逢旧友总是令人兴奋,尤其是巴黎那这种地方——要知道,一下戴高乐机场,大好阳光就把英伦湿气都驱散了。而且老实讲,扩容之后王子公园的顶灯跟其它英超球场很不一样,有些射灯是移动的,“这是一个真正的舞台,”卡塔尔皇室总是大大方方地说,“观众想要什么剧情,PSG就给他们什么剧情,一切尽在计划之中。”

Well,某种程度上我觉得中东王储的目的达到了,尤其当很长时间之内的世界足坛top2一前一后地跟我和我的队友们握手之后——里奥还给了个热情拥抱,罗纳尔多就冷淡多了,我不惊讶,他好像从没特别喜欢过我。总之——酷,或许我们老板都没有集邮的野心,新兴富商和老式贵族还是有很不同的审美追求,我觉得;或许前者喜欢威尼斯商人那样的皆大欢喜,而后者要把朱罗记扭成正果来彰显自己神通广大似的。

哨音响起之前我瞧见里奥跟罗纳尔多说了些什么,后者很轻地点了点头,然后他们才朝两边分开——哦,拜托,FIFA和UEFA应该搞一个君子协定,禁止这两个人在场上讨论战术,不然给对方球队带来的心理压力实在太大了,我仿佛又听见乔*这样开玩笑似的抱怨。老实说我蛮赞同的,毕竟来之前全队都还在猜想他们隔三差五就彼此磨刀霍霍呢……也不是不可能嘛。

上半场某一次战术角球配合被破坏之后,禁区混战同时倒下了好几个人,假如不是萨巴下脚快的话,我估计布兰科布置的声东击西战术已经转化为第一个进球——妈蛋,谁他妈知道维拉蒂到底是会把球传给抢点更准的C罗还是外围视野更宽的里奥呢?两种选择都让人提心吊胆,我更愿意打反击,速度这方面我们大概还是有优势的。

“我觉得我扭了腰,”萨巴拍着后背说,“我他妈一定扭了老腰,这一脚解围我不能做第二次了。”

我转过脸耸肩以示同情,然后听见PSG队医跑过来关心伤情。他们说着我听不懂的、传说中最优美实际上很像不断吐口水的语言,也正因如此里奥的声音显得格外亲切:“克里斯蒂亚诺,嘿,你还好吗?膝盖,还是脚踝?”

这让我有点惊讶,因为大部时间,哪怕作为场上队长,里奥一般会静静地站在一边等待队医或者教练做出是否换人的判断……现在他跟队医一块儿蹲在地上检查伤员,还这么多话。

葡萄牙人似乎比我还要惊讶——那是受宠若惊的表情,要我判定的话。啊,天哪,原来C罗也会觉得受宠若惊吗?我还以为他把任何关心都当做理所当然。今天这场球真是太邪门儿了。

“看上去应该还好啦…我觉得他可能只是被踩了一脚…”我忍不住插嘴,里奥抬起脸点了点头而法国队医狠狠地剜了我一眼,睫毛分毫毕现跟兰蔻广告里一模一样,美倒是很美,就是好凶。喔喔喔,不带这样仇视客队前锋的,你们的10号也挺喜欢我的,不信去问球迷呀。

原本躺在草皮上痛苦捂着右脚的罗纳尔多睁开眼睛,他甩开了队医的手,说的却是西班牙语,那么我假定他是说给我和里奥听的——好吧,或许其实跟我没有关系,我只是想看热闹。

“呃,没事,”他困惑地说,像掉进猎人挖的坑里的大花豹似的眨着眼睛,“给我两秒钟。”

于是队医喷完药剂就很快退场,布兰科也放心地坐回教练席,但里奥还蹲在原地像个耐心的...花豹饲养员。精准的两秒钟之后,他朝地上的人伸出了一只手。我发誓壮如罗纳尔多的人根本不需要这样的举手之劳,里奥肯定也知道,但他就像着了魔似的。

“来吧,起来,都在等你呢。”朝一生之敌伸出援手的里奥非常愉快地说,就像在提议野餐,或者一起采蘑菇。我的下巴都吓得捡不回来了——最可怕的是罗纳尔多看起来比我还要不明所以,但是他瞪着眼抓住了那只苍白却布满彩色纹身的阿根廷胳膊,然后他们俩一起重新站在绿茵场上。

我完全明白好奇害死猫但是……我想我需要搞清楚这是怎么回事:我最好的朋友居然高高兴兴地拉着克里斯蒂亚诺 · 罗纳尔多玩起了老友记。

**** ***

王子公园球场的更衣室无疑装潢大气、隔音超强,但是一个下定决心要一探究竟的阿圭罗肯定是无法阻挡的……

“…队医说这是你半年内第二次伤到脚踝…上一回是上赛季国家德比对马赛那次?”

“……是。”

“那你应该注意保养这个部位了。顺便说,那场德比很精彩。我记得你进了一个难以置信的反角头球,也入围了普斯卡什…嘿我想起来我还从没得过普斯卡什呢。”

“……运气好。”

“但似乎你以前在皇马也进过这种球。两次就不算运气了,别太谦虚。嘿,你想聊聊训练吗,我觉得布兰科应该增加一些有球……”

7号长长的叹气打断了喋喋不休的里奥。

“好吧,老实说吧,你今天是怎么回事?”罗纳尔多质问道,换了我也会问的。我悄悄地探出头,瞧见高个子的人还在往包里塞着换下的球衣,里奥已经准备妥当但他没有要走的意思。小跳蚤就坐在长排凳上,居然把胳膊支在膝盖上用手撑住脸,就像蒂亚戈等动画片的样子——噢噢噢,我以为他二十八之后就再也不这么干了。

“我只是想友善点。”里奥说,肯定是因为撑着下巴才会这么瓮声瓮气。

“你的方法就是变成一个唠叨又烦人的跟屁虫似的队友?哦拜托行行好放过我吧。还有,梅西的吹嘘太违心,听多了我会折寿,”葡萄牙人一边塞着衣服一边回答,我很怀疑他的包快裂开了但他自己不知道,“哦还有——别再给我的Instagram点赞了,我瘆的慌;别再扮好人了,这个一点都不适合你。”

“那为什么你不先停止假扮呢?”

这句话让我又一次找不着下巴——啥意思?为什么剧情越来越复杂了?不就是踢个球吗他们玩出了多少纵横填字般的游戏哟…一声巨响之后罗纳尔多显然是把包扔到了地上。我不明白他在气什么。

“你真是不可理喻,”他板着脸说,“要不是俱乐部,我也不想每天跟你绑在一起…你来之前我就知道我们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人……”

Well...这有点伤人了啊,老兄。大家都知道里奥是个好朋友,无论场上还是场下;如果你不喜欢他,跟他相处不好,那就是你的问题。不信就瞧瞧伊布呀,说里奥一句坏话,神塔第一个把你踢出PSG荣誉堂。

“克里斯蒂亚诺,”里奥打断道,直起了腰,“我真的再也不会相信你说的任何一个字了。”

……我只能假设此时此刻罗纳尔多跟我一样惊讶地说不出话来。可这语气听上去不太像绝交呀……

“已经很晚了,我想我们可以明天再细聊。晚安。”里奥小声说,从凳子上站起身来朝门口走,我本来应该马上躲开,但是他接下来的话让我忘了动作,“哦,对了,请别怪安赫尔,是我自己发现的,所以他不得不,透露了一点。”

这句话我又听不懂,但是罗纳尔多的脸都白了——相信我,那张脸都能白,说明他是真的吓惨了。我从没见过吓惨的罗纳尔多,可能他做噩梦梦见自己变成150公斤也只会白到这个程度。

“说真的,无论说话的方式、用词、观念…我的意思是,‘世界公民’、‘读心’,那根本不是安赫尔会说的词;还有那些建议,我想起来那根本就是你的生活,”里奥继续说,罗纳尔多惊人地保持一言不发,可惜我还是听不懂,“…你其实从来都没有认真掩饰过,只是...你是对的,我蠢死了。”

我隐隐约约地觉得自己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这份震惊影响了我的灵敏度,所以当里奥跨出更衣室的时候,我正好挂在门框上像一条晒干的小鱼干,目瞪口呆。

“Kun,你怎么还没走?曼城大巴已经离开半个小时了……”

“上帝作证,”我结结巴巴地傻笑起来,因为瞧见罗纳尔多黑着脸凑上前,“我真的,真的啥也没听懂。”

**** ****

这个巴黎惊魂夜的结局是罗纳尔多开车送我回酒店,因为我那没出息的路痴 好朋友甚至还没把路认全。里奥想要一起去送我,被罗纳尔多粗暴地拒绝了(“你想看见一个因为老爹没按时回家而哭傻的蒂亚戈 · 梅西吗?滚回家去!”葡萄牙人狰狞地吼着,我觉得他再用力几分车钥匙都会断在锁眼里,“阿圭罗,上车!”)。我认为他是太难为情了所以整个人都狂躁得像个精神病人,摔车门的声音可以吓破路边毛毛虫的胆。可是里奥一点都不害怕,居然还在笑。

“其实,如果你不愿意,我可以打车……”我小心翼翼地说,马上被瞪了一眼。

“你可以不要说话吗?我有说我不愿意吗?”罗纳尔多痛苦地打着方向盘,我简直有点同情他。我从没见过的里奥居然被他遇上了。这样的里奥不是花豹饲养员,花豹训练师还差不多,就是专门逼你跳火圈的那种。

“好吧……”我犹豫地说,看着王子公园旁的小教堂在后视镜里消失,“但是我真的完全状况外…你们俩其实没啥矛盾吧?…”

虽然说全欧洲的俱乐部都指望帝王星不和,然后攻击PSG的软肋,但是如果亲眼看着这事发生,我真的会良心不安直到他们三冠王。

“如果他不再像今天这样滔滔不绝地黏着我,我可以努力不在训练的时候杀了他,“罗纳尔多阴森森地恐吓,但是显然是虚张声势。在我没有说话的时候,他敲了一下手机对语音助手说了一句法语。怎么会有人这么爱装逼呢?但是马上我就意识到他拨出了一个电话,这次又切换成葡语,不过我差不多能听出回话的是位年长的女士,罗纳尔多询问了关于他儿子的事情。

“既然你儿子也在等你,干嘛让里奥先回去?”他挂了电话之后我忍不住发问,“他就不担心爸爸回去得太晚吗?”

“Junior已经够大了,他会理解的;但蒂亚戈养得非常娇惯,据我所知。”

“但你还是会打电话回家,因为不放心。”我总结道,坏笑起来,“你平时就是这样待人的吗?跟传闻中不太一样。所以……里奥花了不少时间才意识到你其实只是唱白脸,心却很好?”

高个儿男人耸了耸肩,我以为他聚精会神地瞧着路标,结果其实好像是在神游天外。我们走过了塞纳河和埃菲尔铁塔,夜间巴黎的光芒映在车窗上却是很柔和的,有点催眠。

“别担心,我才是那个状况外的人,”过了好一会儿,我都觉得自己快要睡着了,罗纳尔多说,“我不会把你们的好朋友抢走的。Best Friends Forever的头衔也还是归你和安赫尔。”

我想说BFF那个部分毋庸置疑,但是好朋友是不会被抢走的。友谊只会被分享,比如说,今晚我也成了罗纳尔多的朋友——也许我该开始叫他克里斯蒂亚诺了。但我实在非常困——为了偷听里奥和克里斯蒂亚诺说话,我甚至放弃了冲澡,这无疑令疲倦感雪上加霜。其实我的年纪也只比里奥小一点点而已。

“嗨,我估计你这个人别的都好,就是说话难听。”我打着哈欠说,“你永远都抢不走别人的好朋友,最多只抢得走别人的女朋友,懂?”

半闭着眼睛,我能感觉到克里斯蒂亚诺扭过头来瞧了我一眼,因为铁塔的光似乎被挡住了一部分。但这样反而更适合我睡觉了。我不知道沉默的葡萄牙射手在思考些什么,但是我最后一个清醒的念头就是,等下个星期他们作客伊蒂哈德的时候,曼城该净胜几个球才能坐上小组第一呢?


- TBC -

* 这里的乔指曼城门将乔 · 哈特。

* 普斯卡什奖是FIFA于2009年设立的最佳进球奖项,由匈牙利名宿命名。C罗是第一届普斯卡什奖的获得者,入围的是40米远射。

 * 之前天使建议过煤球用法语Siri,在“狂热”那一节。 


今天free talk有点长。

第一件事,明天是10.7,大家都懂的。 10.7快乐啦!明天有空可以翻去子博捡一下某篇的续集,我正在写最后两节。

……你们会知道是哪篇的 毕竟10.7嘛嘿嘿嘿嘿 (:3

第二件事...好像从来没有人问过我为什么这篇叫《前目的地》,其实对理解主旨还是有帮助的。predestination的字面意义是“前一个目的地”,字典释义是“命定论”,联系一下这文的设定,有人猜到我想干嘛吗...... 你们还来得及阻止我丧心病狂(手动再见

评论(23)
热度(41)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