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FootRPF-CM】小心许愿-14 (2/3)

新浪微博: 一个邪教分子,以后我会经常发本子相关通知在这个号上,lof更新也会同步在这个微博号链接可戳,要聊天请备注lof ID。

关于CM本的问卷调查。并且因为要给本子添加新篇目,所以近期的one shot不再发布在lofter,也就是说,在本子出来之前,我只会更新长篇


Caveat Possessor 小心许愿(14)2/3 → 阅读全部请点击右边tag #小心许愿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Cristiano Ronaldo/OFC

分级:本节为G。

提示:C罗被困在了硬币制造的噩梦里,枪手梅西遇上了巴萨梅西。

警告:盗梦空间+巫术的remix。理解困难的话,直接问我吧,虽然我觉得每次都提醒过了不过时间长了大家或许忘了。

——————————————————————————

What if I told you that I wasn't getting older, but I was getting younger than everybody else? 

要是我告诉你我没有变老,而是变得更年轻了呢? 

——引援自《返老还童》(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


14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2/3)

14 梦吾之梦(2/3)


有些时候,等待进球就像等待一列迟迟没有到来、却又随时可能到来的火车,你必须相信它不过是稍有晚点,而不是早已在中途脱轨。因为大部分进球倚仗的是天道酬勤,而不能指望灵感火花迸发;因为唯有如此,才能在体能耗尽之时依然麻木地保持流水作业般的前锋嗅觉,坚持到哨音响起前最后一秒……就像现在。

“GOAL!”

他听见欢呼声,但身体比大脑更早地意识到球必定会落入网中,因为这一次感觉刚刚好:无论是肌肉从紧绷到舒展的过程,还是最后一次以头触球时身体腾空的角度,全都妙不可言得恰到好处。草皮散发着雨后泥土的味道,就像伦敦的雾气本身一样潮湿又黏重。进球之前,湿气和低沉的云翳仿佛泥沼将人吞没、透不过气;而进球之后,进球之后的一切都无关紧要……因为他们赢下了这一场。不可改变的历史松动了,车轮惶惶让步,七年前的年轻枪手们摘得桂冠……他做到了,让西西弗斯的巨石不再重蹈覆辙,悲情的故事没必要自我重复。温格会怎么想,其他人会怎么想?他们是否也和他一样,感到无形的锁链已被挣脱,全新的未来等待书写?还有阴差阳错跟他一起穿越到酋长球场来的阿根廷人——他又会怎么想呢?

在转过身、寻找他的枪手同伴之前,熟悉的声音在身后纷纷响起,却像从银河系另一头传来那般遥远,如同隔世呢喃:噢,克里斯,别让他们耀武扬威;咱们赢了,克里斯,我们做到了;噢,克里斯啊克里斯,你是战舰的火炮、银河的明星、万众瞩目之人,所以必须得是你呀;哦,我亲爱的克里斯,列车已经走远啦。

他转了一圈,然后又一圈,寻觅这声音的来源。有什么事情不太对劲:也许是温度,也许是球场灯光,也许是看台上面目模糊、毫无表情的人偶看客……最终他意识到,这里根本不是酋长球场。

恍然大悟之时,白衫之人正跌跌撞撞地朝这边跑来,伸开双臂送出拥抱——原来他的队友全都白衣灼灼,不染哪怕半点猩红,因为红色素来属于敌手。他们振臂高呼、彼此拥抱,然后欣喜若狂地向他而来,把沉默不语的手下败将甩在身后。前一秒他感到困惑难当;后一秒他放任自己不问理由,只是享受来自美凌格的忠诚拥抱……而这感觉很好,就像在海上漂流太久之后终于踩上陆地那样,令逃出生天之人安心又困倦。也许他做了一个漫长又可笑的关于时空旅行的滑稽梦,其实从来没有枪手克里斯蒂亚诺,也没有从海布里到酋长的传承与遗憾,更没有死敌之间的故事;也许此时此刻才是千真万确,也许到头来,他只该拥有这个……

“所以这就是你想要的未来,想方设法地回到七年后,”另一个人说,语调冷冰又低沉,就像伦敦冬夜里阴雨连绵的小巷那样幽暗深长,“就为了能够赢过我?”

他在正牌队友的肩上睁开双眼,看见三五步之外站着的那个阿根廷人。而他的第一个想法居然只是,穿着红蓝间条衫的梅西的头发剪得实在太短了,短得简直无趣,不太适合它的主人。幸而在蠢话脱口而出之前,他的语言神经及时刹车,因为想起七年后的梅西本不应该在赛后主动找他说话。

实际上,过去的那么多场较量无论结果如何,他的死敌不会大放厥词,也不曾亲自恭喜或安慰。只有另一个时空的枪手梅西才会密切关注C罗的一举一动,把他的言行放在心上,也不掩饰心思;而巴萨的那个……他是球员通道里的擦肩而过,是例行握手时的客套微笑,是视若无睹,是永恒沉默;关于这一点,皇马头牌早该习惯。

“你记得伦敦,记得那枚硬币?”他松开拥抱队友的胳膊,发现每个人都模糊得如同水中倒影,仿佛挥挥手就散开了,化成白色的迷雾,“那你也应该知道,我们必须回来,否则事情只会越变越糟糕。”

他的死敌没有抬头,只是转动着棕色的眼珠。绿茵场上,无论白衫的还是红蓝军,其他人都像水洗过的画布缓缓褪色消失,可眼前这个诺坎普的国王冷静得出奇。

“你更愿意和我作对,和我抢夺所有东西,让我们两个轮流狼狈,”他慢慢说,走近一步,而隔在他们之间的那个皇马球员神秘地消失了,球场灯光突然更亮,以致于让C罗睁不开眼,“哪怕你本可以跟我一起赢得一切,哪怕我们本可以不必走回老路。难道你希望葡萄牙继续悲情下去?还是说,你希望我永远失去大力神杯?我们本可以重新来过,这是千载难逢的良机,克里斯蒂亚诺,而你选择了回头——你居然选择了回头。”

梅西逼得如此之近,假如不是他的言语过于冷酷,皇马前锋或许真的愿意拥抱这位故人,然而现在他却只能接连后退。小个子立刻伸手抓住他,力道如此之大,大概会留下淤青。

“你不该,”棕色短发的人嘶嘶地说,像蛇一样纠缠手臂,而且热度如火舌扫过皮肤,“不该拒绝他。”

“可就算留在七年前也于事无补,讲点道理,里奥,”C罗说,他头脑发晕,嗡嗡作响,好像有人在遥远地呼唤他,却听不清字句,“历史是不会改变的,我也没法,我真的没有办法……”

“你不能,但他可以,”苍白的小个子低声打断,居然愿意踮脚向葡萄牙人耳语,“那硬币里的东西能够扭转乾坤、偷天换日……一旦契约达成,他说到做到。我们可以许更好的愿望,想要的都能得到,再没有副作用,再不会阴差阳错,只要你别拒绝。”

他没有作出回答,只感到抓着手腕的那只手蜿蜒向上,暧昧地爱抚脸颊,指尖擦过嘴唇,怜悯地给予一点温柔——哦吻它吧求你了如果不是现在就永远不再有机会因为那班火车已经开走了哦吻它吧求你了我这错过火车的人在冬天里等一株花开哪怕是个影子也好。

“难道你一点也不在意我吗,克里斯蒂亚诺?交换过来,我会为你做任何事的,”眼前这个人说,眨着眼睛,换了语气,露出天真的期待神色,而且越凑越近,字字都说给他的嘴唇听——甜蜜得像个铺着花瓣的陷阱,让人心甘情愿如同溺亡在花蜜里的虫蝇,“你知道,只有重新开始我们才能在一起……所以,为了我,不要回到未来,永远不要回头,克里斯蒂亚诺。”

**** ****

“他这样睡着多久了?”

“十多个小时,我昨晚本来觉得他也许是太累了,但上一次硬币发烫是因为它想要附身到克里斯身上……总之我觉得这老不死的希腊幽灵肯定在搞鬼,”玛丽不安地敲了一下木头桌面,“然后我马上就来找你了。”

深色的床铺之上安静地躺着六尺一寸的足坛明星,尽管被窗外的大好阳光照射着,他依旧眼睑紧闭,除了呼吸偶尔急促,看不出他是被困在梦境之中。可比起他大部分时间生龙活虎的模样,此时着实安静得令人惶恐。女巫搬来的援兵坐在床边毫不死心地叫了他一次又一次——

“啊,就连你都叫不醒,看来只能我去一趟了,”玛丽端着一杯东西出现在主卧门口,玻璃杯里的褐色液体还在徐徐冒出热气,“好莱坞电影里那种‘真爱之吻可以唤醒睡美人’的模式真是狗屁不通。但幸好我碰巧带了非洲梦根*过来——只要加进一根他的头发,这药剂就能带我进入克里斯的噩梦。”

“那我呢?”阿根廷人立刻问道,女巫指了指立在床头柜上的沙漏。

“看着我们俩,”玛丽说,“如果我把他带回来了,我们两个都会醒;如果沙漏走完,药效过去,我就会醒;如果过了时限,我们都没有醒的话……”

她停顿了好一会儿,从脖子上取下一个小小的皮袋。梅西认得它,就是用来隔绝银币巫术的东西,可惜阴魂不散的邪灵大概比他们想象得更加执着。

“如果我们都没有回来,你就必须马上带着硬币,去罗马,找特雷维喷泉,”玛丽坚决地说,“所有你可能用到的资料都在书房里整理好了,还不足以完成仪式但你可以去找梵蒂冈的人帮忙念个咒语……假如他们现在不像以前那么假仁假义的话。可毕竟处理这硬币意味着承认上帝并非唯一的神,那么也许他们会为难你……”

小姑娘一边说一边越发忧心忡忡,但拖延的每一秒也让时间旅行者越陷越深。

“最坏的情况如果要保证最大的胜算,那就必须由你完成仪式,我们只信任一个女巫,”梅西打断道,玛丽瞪大了眼睛,“所以我去叫醒克里斯。你只需要告诉我,怎么做……”

“可这就是问题所在,我也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做,毫无头绪,”玛丽试图说服他,而沉睡中的葡萄牙人突然攥紧了床单,这绝不是一个好信号,“我甚至不知道你会看见些什么,梦境是无法预测的,非常危险——也许那鬼魂正等你过去呢,我才是它可能会害怕的那种人……”

“但我了解克里斯,只要他还在,我就能找到办法带他回来,你应该相信我,也应该相信他,”大男孩坚持道,从床边站起身,轻轻地拥抱了一下这位米兰来的朋友,“把药剂给我吧,玛丽。”

褐色液体在杯中旋转,年轻的枪手屏住了呼吸。

- TBC -


notes:

* 非洲梦根(African dream root),一种超自然植物,服用之后可以迅速进入睡眠,而且可以通过它进入他人梦境。与我国古代所记载的怀梦草有所相似。灵感来自Supernatural,地址:http://www.supernaturalwiki.com/index.php?title=African_Dream_Root

* “You are waiting for a train, a train that will take you far away, you know where you hope it will take you”是《盗梦空间》中的梗,等火车也从此成为梦境的隐喻。

* 基督教只信奉唯一的真神,就是天主、上帝。而承认硬币的来历就相当于承认古希腊诸神也存在,而诸神是异教偶像,因此对于虔诚教众来说比较避讳,这与文艺复兴必须要分开讨论,因为后者从未把希腊罗马诸神上升到艺术存在之外的层面。前文我已经提到过旧神与新神的问题,在ch7ch11的番外,欢迎复习。

在本文世界观中,古希腊诸神当然是存在过的,上帝也是存在的,只不过拯救世界太频繁了所以常占线;撒旦比较闲,而且比较亲民,可以经常召唤,详情见早期的番外《假如克里斯蒂亚诺选择了祭献撒旦》(揍。

顺说梵蒂冈就在罗马城内。

评论(30)
热度(39)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