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FootRPF-CM】小心许愿-14 (1/2) BG暗示警告

新浪微博: 一个邪教分子,以后我会经常发本子相关通知在这个号上,lof更新也会同步在这个微博号链接可戳,要聊天请备注lof ID。

关于CM本的问卷调查。并且因为要给本子添加新篇目,所以近期的one shot不再发布在lofter,也就是说,在本子出来之前,我只会更新长篇


Caveat Possessor 小心许愿(14)1/2 → 阅读全部请点击右边tag #小心许愿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Cristiano Ronaldo/OFC

分级:本节为G。

提示:C罗被困在了硬币制造的噩梦里。我们终于走进主线了。

警告:本节有BG暗示。警告。忍受不了的可以弃文。

——————————————————————————

What if I told you that I wasn't getting older, but I was getting younger than everybody else? 

要是我告诉你我没有变老,而是变得更年轻了呢? 

——引援自《返老还童》(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


14 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1/2)

14 梦吾之梦(1/2)

 

这本该是一个悠闲惬意的上午,大好阳光照进透亮的玻璃窗,就像闪闪的糖衣。当两次连续门铃急促响起的时候,罗德里格·梅西正在厨房里一边哼唱小曲一边搅拌新鲜的柠檬枫糖浆。金黄色的浓稠液体汩汩地聚集在银勺凹陷的底部,整体翻转之后要过个两秒钟才会因为重力而落进滚烫的马黛茶水里。糖浆会迅速化开,而且随着蒸汽冒出滚滚枫叶浓香。罗德里格把它称之为马黛茶的新式喝法,除了糖分含量着实有点不友好之外,无论口味和品相都是绝佳的,更有趣的是,身为运动员的弟弟每每亲眼目睹他肆无忌惮地加进两大勺糖,就会露出那种仇恨世界的表情……你们看,天才球星的人生也不过如此,身为天才球星的哥哥才是一等一的投胎能手。

罗德里格喜滋滋的心理活动被第三次门铃和随之而来的粗暴捶门打断了,他端着杯子捏着新一期的太阳报,刚走到门厅就差点被罗马式落地窗前闪过的黑影吓得打翻茶壶;再定睛一看,拼命挥手示意的分明是个二十岁不到的小丫头片子,披着黑色的睡袍,趿着拖鞋,满头蓬松的卷发也是乱糟糟的。

“里奥!里奥!”她瞧见罗德里格走过来,立刻如见了救星般隔着玻璃继续大喊大叫,“你好,请叫里奥下楼来,行吗?十万火急,跟克里斯有关……”

一般说来,像罗德里格这样土生土长的罗萨里奥人都非常热心快肠、从不拐弯抹角。但这操着过度卷舌音的姑娘无疑有点眼熟,所以罗德里格也留了一个心眼儿。他下意识地瞧了眼手里的太阳报,突然醒悟了过来。

“我今天的脑筋真是灵光啊,”罗德里格自言自语道,拍了一下脑门儿,“这不是克里斯蒂亚诺的那个女朋友吗?”

绝不会认错,两周以来,狗仔队潜伏在这个片区,拍到了不少花季少女大方出入CR7豪宅的照片,人人都在好奇这个神秘女子究竟何方神圣,但谁也认不出这是哪家的大户千金;还有人质疑C罗的偏好是不是有违反未成年人保护法的嫌疑……可是如此一来,罗德里格更加犹豫到底是该开门还是装聋作哑——毕竟老爹其实很不喜欢乖宝宝里奥跟那个克里斯蒂亚诺混在一块儿,因为后者“就是个不靠谱的愣头青”,而身为大哥自然有谨遵严父教诲、管好幺弟的职责。

他深吸一口气,打开了门,皱着眉头看向来人。

“舍弟要事缠身,不便待客,”罗德里格点了点头,试图风度翩翩地保持严肃,就像某些传说中的世界最佳经纪人那样,“何况,姑娘的衣着委实有失——”

有失体面,罗德里格想说,但这个小疯婆子显然也不是什么善茬——哦,当然了,跟克里斯蒂亚诺厮混的人能是什么善茬?爸爸总是对的——她张牙舞爪地一把拂开罗德里格,枫糖浆特调马黛茶毫无疑问地泼洒出来,把大哥的白绒毛拖鞋都浸湿了。但这个女人毫无悔意地在房子里横冲直撞、大喊大叫,想要找梅西家最有出息的那个孩子去帮帮不靠谱的愣头青。

“罗格,没关系,这是我的朋友!发生什么事了,玛丽?”就在罗德里格决定揪着小丫头的衣领报复性地把她丢出房门的时候,里奥从楼梯上——好吧,可以说是飞奔下来,罗德里格不情愿地承认。可是,“玛丽”?如此恶女不应当拥有圣母的名字,而且等等,里奥为什么会跟克里斯蒂亚诺的小朋友这么熟稔?乱套了、乱套了,如果让老爸知道,下场可不会很好……

“听着,里奥,现在真的非常非常需要你来帮忙,”被称作玛丽的姑娘说,捏住了罗德里格的弟弟的手,“克里斯蒂亚诺有麻烦了。”

“如果你是说他又有了负面新闻,不好意思,门德斯自称他的公关能力碾压我们,自然不需要咱们。”罗德里格皮笑肉不笑地说,令他欣慰的是里奥也摇了摇头,接着眼神撇到一边,抽回来的手也塞进了套头衫的口袋里。

“他说了不要我插手,我不想去自找没趣。”里奥说,这语调简直委屈得令人鼻子发酸,让罗德里格想揪着罪魁祸首的耳朵把他扔进冬天的泰晤士河里,这才是一个哥哥该做的事。

“不是你想的那样——从昨天晚上开始,我没法叫醒他,直到现在。”玛丽咬着嘴唇承认,神色焦虑看来所言不虚。这么说来,她的确是克里斯蒂亚诺的枕边人咯?可是一个嗜睡的C罗跟里奥有什么关系?哎呀呀,罗德里格的头都被吵晕了也想不出个究竟。可是他最疼爱的小弟立刻转过身来,皱着眉、瞪着眼,脸色唰的白了——怎么好像比别人的女朋友还要着急似的。

“什么?”

“自从硬币归我保管之后,他睡得很少,但每次都在做噩梦,因为硬币想跟通过梦境他保持联系。今天……”棕头发的女孩继续说着没头没尾的话,突然摊开手,露出一个亮晶晶的银色小薄片,罗德里格不知道这是什么新鲜玩具,他觉得自己只看了一眼就感到有种说不出的古怪。

“今天克里斯没有醒,我觉得他是困在噩梦里出不来,”小姑娘声音发抖,抬起眼皮看向他的胞弟,“而这玩意儿一直烫得像块火。”

发烫的硬币,十几岁的女孩子,遭了魇的克里斯蒂亚诺。罗德里格知道自己永远不可能把这些只言片语拼凑出有意义的句子来,实际上,他也不得不马上放弃了这种尝试。因为阿根廷大哥仅仅是晃神了一秒钟,抬头就瞧见亲爱的弟弟和不懂礼貌的外国女孩一起冲出了家门,朝不远处的CR7的豪宅去了。他又愣了一秒钟才想起要迈开腿追上,浓浓的枫糖浆味道从地板上升起。

“里奥,嘿,你不能走!让她去找家庭医生就行啊?”罗德里格大声喊道——说不上来为什么,或许是血亲心有灵犀的本能,他就是不希望小弟和这些怪事、或是任何一种形式的危险扯上关系——脑海里跳出的第一条理由脱口而出,“你的朋友马上就到希思罗机场,记得吗,那个罗库佐家的女孩儿,你们多少年没见了,七年?”

果不其然,年轻枪手停下脚步,转过身来,重新看向家的方向,面对门槛上站立的兄长。

“安东内拉,是啊,七年了,又是七,它就是阴魂不散对吗……”他低声说,“罗格,拜托,你去接她行吗?我会回来的,也许晚一点——但我会回来的,我保证。请别告诉其他人,求你了,哥。”

……至少里奥从不说谎,罗德里格想道。这点安慰让他勉强点了点头,然后目送着弟弟和棕发女孩一起消失在林荫道的岔路口。

- TBC -


章节名出自爵士名曲《Dream a Little Dream of Me》,同时也是美剧Supernatural310的同名剧集。在American Horror Story : Freak Show中,这也是双头姐妹所唱的曲目。

notes:

* 罗德里格·梅西是梅西家的长子。

* 安东变成女友至少是2008年下半年的事情。所以文中时间线还没到(抖腿。虽然我肯定不会写到那么久以后。

老实讲离结局不是很远了,取决于我还想捅几刀。

评论(7)
热度(34)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