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FootRPF-CM】小心许愿-13 一定要看前文梗概

新浪微博: 一个邪教分子,以后我会经常发本子相关通知在这个号上,lof更新也会同步在这个微博号链接可戳,要聊天请备注lof ID。

关于CM本的问卷调查。并且因为要给本子添加新篇目,所以近期的one shot不再发布在lofter,也就是说,在本子出来之前,我只会更新长篇

————————————

Caveat Possessor 小心许愿 13 → 阅读全部请点击右边tag #小心许愿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Cristiano Ronaldo/OFC, Robin van Persie/Cesc Fàbregas

分级:本节为G。

前文梗概:逻辑有点复杂,我们来捋一捋。

首先是女巫认为CR许了不止一个愿望,她希望M去套话;同时CM终于开始谈恋爱了。但是马上,M和女巫发现CR之前一直没有说完的事实:原来M本来应该在巴萨而不是阿森纳。

也就是说,女巫和M都有理由怀疑,皇马CR7无心许下的愿望里有一项是“梅西不要在巴萨踢球”。结合当时梦二末期的惨状,你煤肯定不会开心,而且废话,被蒙在鼓里谁会开心啊,毁三观好吗。→ 你煤也要有点心理阴影,毕竟突然产生身份认同危机。

还是看不懂的,我仍然那句话:要么最后更完看,要么弃文吧。我写了那么多,为什么非要在这棵树上吊死呢。而看懂了的宝宝你们有丰富的脑洞力(大拇指。

以及,实不相瞒,我一般不会把战线拉得这么长,现在支撑着我更新这篇的最大动力就是....要给票哥一个完整的生贺(这就是朕为你打下的江山.jpg(眼神死。


提示:梅西遭遇了身份认同危机 。和好以及危机解决都是下一章的事情了。

——————————————————————————

What if I told you that I wasn't getting older, but I was getting younger than everybody else? 

要是我告诉你我没有变老,而是变得更年轻了呢? 

——引援自《返老还童》(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


13 Doppelgänger

13 二重身份


这是一个冷冷清清的休息日,英国最冷的那种冬天也不过如此:躺在床铺上一睁眼就瞧见灰白天色,完全看不出晨间还是傍晚,只知道离开棉被就是一种酷刑。没人会自愿承受酷刑,但是睡过头往往也不意味着好事——玛利亚·埃斯波西托把被子拉到头顶盖住脸,闷声叹气,因为回忆起了豪宅主人这两天格外安静的原因。不应该说安静,因为C罗本来是一个存在感十足的人,现在他就像学会了自动隐形,在房子里游魂野鬼似的飘荡,也不主动跟他唯一的同伴说话,放任她睡到自然醒。

过了一刻钟之后意大利姑娘裹着羊绒毛毯趿着厚底拖鞋,啪嗒啪嗒地下了楼梯,不出所料,屋主就在餐桌放旁边低着头。高大的葡萄牙人已经被掩盖在层层书墙之下,有些书脊上贴着大英图书馆的条形码;有些书是从意大利托运来的,出自小巫婆玛利亚的私藏;还有些是ebay上缺少卖品简介的独本,别人只好笑残破的羊皮纸和随意的涂鸦也胆敢漫天要价,然而只有行家才看得出门道。

“克里斯蒂亚诺?”玛丽清了清嗓子,瞧了眼挂钟确认现在已经是下午1点,早已过了健康作息的早午餐时间,但是餐桌上的摆设跟前一晚一模一样,看上去就像是葡萄牙人废寝忘食地沉迷书海,而且洁癖克里斯蒂亚诺甚至没有换衣服,也没有梳头发。

“你昨天又没有睡觉?”玛丽说,这回把音调提高了八度,“不吃不睡,你找死吗?我可不知道该怎么起死回生!”

这一回,她总算引起了对方的注意。C罗揉着太阳穴把正在翻阅的书合上,露出墨绿色的丝绒封面和烫金的老式花体字:《所罗门之钥》[63]。这当然仅仅是众多魔法参考书目的中的一本。最浅显的入门级别,实际上。但玛丽的注意力全在别处——C罗难得架着一副圆框眼镜,却仍然盖不住黑眼圈,眼底青黑层层辐射,看上去眼窝凹陷如同空空隧道,躲闪的眼神里也没有光彩。与其说像魔法男孩,倒不如说神态枯槁如同的耄耋之年的退休图书馆管理员。

“你到底多久没有睡觉了?”玛丽尖声追问,“30个小时?40个小时?”

“我只是想早点解开咒语,让大家都快些恢复正常,最好这个月就能搞定。”异时空来客平静地说,目光却落在飘忽的前方,“…我整理了一些你可能会用得到的目录,我写在……”

他低头在堆成雪山的纸片里笨拙地寻寻觅觅,刻意避免谈论某个显然仍在气头上的重要人士,并且拒绝跟圣西罗女巫发生任何眼神交流——这模样简直可怜,玛丽觉得,那种“我很抱歉捅了篓子所以现在我来收拾所有烂摊子”的低姿态放在一个罗纳尔多的身上着实违和。

“槲寄生的处理方法……这儿,”葡萄牙人低着头,眯着眼瞧他自己写得密密麻麻的字,仿佛全神贯注,“逆反咒语的原理和注意事项,应该在下一页…对,就在这里,我标了一个星号…”

“你应该做给里奥看,不然他是不会消气的。”玛丽咬着嘴唇内壁,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权当提示。C罗拨着书页的手指顿时停滞了。空气里有悬浮的灰尘,肉眼可见,兴许是这间房子过久地失去了主人的关注;又兴许是时间真的暂停了几个微秒。这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的私人幻境,他的西西弗斯之石,他的走不完的冥河摆渡——谁敢说这份犹豫和畏缩就不是地狱里永无休止的反复惩罚呢?

过了一会儿,他把手里的书页翻了下去,眼睛盯着晦涩难懂的英文词汇,若无其事地捏造谎言;而时间仿佛重新开始流动,只不过是偏离了方向:消气?不,真相是内心深处,我是个自私鬼,不仅仅想要变得年轻,我还希望我的死敌永远也不要加入梦三,不要妨碍我拿任何一座奖杯。就这么简单。所以现在我必须为我的错误许愿负责。”

人们都觉得,当一个人拥有了心愿成真的魔力,肯定抵挡不住不劳而获的诱惑;只要一点点运气,一点点蝴蝶效应,历史就被改写。阿森纳的梅西当然应该怪罪于他。

“可是……”

“只不过是显然,我把自己也算计进去了。你看,现在我们都在阿森纳,他也的确不会影响再我拿任何一个奖杯。”葡萄牙人打断道,埋着头发出了笑声,终于抬头瞧了瞧意大利来的访客,七年后的罪魁祸首与七年前的唯一救星,“你还没明白吗,玛利亚?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都是我活该。”

米兰女巫张了张嘴巴,想要反驳,但她的委托人立刻低下脖颈,重新翻开墨绿色的古老典籍,示意不想再谈。

**** ****

“所以,你去劝劝他吧……?”玛丽期待地双手合十,搁在下巴上作祈求状。她对面的人关上了储物柜的门,清脆声响回荡在空荡无人的科尔尼训练场走廊。

“跟我没有关系。”

米兰女巫的期待神情立刻垮塌下来,她难以置信地摊手示意,却被低头系鞋带的小跳蚤无视了。

“他今天没有训练,对吧?”玛丽不得不蹲下来耐着性子循循善诱,“昨天也没有,废寝忘食地坐在家里看书……”

“就算他变成雕像,也跟我没有关系,”梅西重复了一遍,因为低着头所以显得瓮声瓮气、缺乏决心,“听着,他想要回到他那个该死的2015年,那是他的事。”

“你不会真的觉得是他故意让你离开巴萨吧,‘皇马C罗痛恨巴萨梅西’,这样?拜托,那是他骗你的,”米兰姑娘揪着一绺头发,小心翼翼地挑选词句,“就算如此,也是无心许愿,就像开玩笑,当不得真的……而且你在阿森纳过得很愉快啊…现在你们肯定相互喜欢才对…”

她还想说点什么,但这时阿根廷人抬起了头,脸上是阴郁的严肃,任谁都不曾见过梅西这副模样——或许只有七年后的人才知道温柔的阿根廷金童也会如此愠怒。

“有区别吗?”梅西说,表情就像一张中世纪宗教插图那样了无生气,“不管他是讨厌我还是喜欢我,直到今天,他真的考虑过我的意见吗?我对他来说不过是魔法造出来的假人,随便用一个理由搪塞就行——‘哦,里奥,别问得那么清楚,反正等我把硬币丢回许愿池,时间线一重启,你就啥也不记得’——我听够了这些。好吧,既然如此,我什么也不管了,因为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他妈的觉得自己是宇宙之王,什么都是他说了算!”

“可是……”玛丽想说现在的葡萄牙人执着于要回到未来,不是出于别的原因,恰恰就是因为他自觉对不起梅西而已。可就跟前些时候一样,她来不及说完就被打断了——某种程度上讲,这两个人明明是差不多的偏执狂。

“而且我总有感觉——我本来不想说,因为这真的太怪了。”被乌龙到兵工厂的年轻人终于抬头,瞧向棕发少女;他咬着下嘴唇,眉头皱在一起,与其说是斟酌用词,倒不如是说内心挣扎,“也许我对他来说根本不是那个‘正宗的’,你懂我的意思吗?也许他就是非要那个巴萨的里奥·梅西,死敌对他来说才有存在感,七年后的那个梅西才是重要的那个…对,而我是冒牌货、替身、魔法效果,所以他才什么都不愿意告诉我。

“你在说什么胡话,什么这个你那个你,不都是你吗?”玛丽瞪大眼睛,她觉得这个观点必须被反驳,但事实是,有发言权的人并不在场,“而且我真是受够了当你们俩的猫头鹰[64]——但你想怎么办,里奥?你真的希望他不声不响地回到2015,一切都没发生过?”

梅西没有说话,只是把胳膊架在膝盖上,用手掌撑着脸。现在他总算吐出了一些怒气,恢复到苦恼的模样。

“我不知道是该回巴萨比较好,还是留在这里比较好;到底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我连我自己是谁都搞不明白,”过了一会儿,他诚实地说,“所以我想听实话,想知道我究竟是什么样的人。玛丽,我有资格得到一个彻底的解释,不是安慰也不是敷衍——这些全都只有他才清楚,但他就是不说。”

此时此刻,训练场的人已经陆续离场,走廊里也只剩下敞开的柜门吱呀作响的噪音,还有小巫婆玛丽一边皱眉头一边用指甲戳着皮质座椅的声响。

“其实,如果你还相信他,你就该知道情况糟糕不到哪里去,对吧?”她谨慎地说。

小跳蚤把头扭到一边,面无表情地瞧着窗外。法布雷加斯连着三天都在跑圈的时候追问到底出了什么事,但他还是决定要为克里斯蒂亚诺保守秘密——噢,不对,准确说来,是他和克里斯蒂亚诺两个时空旅行者的共同秘密。可是假如,这浩瀚的宇宙里的的确确有无数的可能,假如阿森纳的他跟巴萨的他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呢?假如十二点的魔法终于要原形毕露,假如他也会随着魔法一起从这个世界上烟消云散了呢?

“不糟糕,对啊,反正他自认是为我好,”年轻枪手干巴巴地说,“更何况,反正我很快就不是这个我了。”


- TBC -

notes :

标题Doppelgänger是德语,意思是“二人同行”,指隐藏在每个人心灵中的另一个看不见的自我。从理论上讲,只有自己才能看见自己的二重身,而看见二重身乃不祥之兆,比如临终的伊丽莎白女王。→ 然而我可以提前告诉你们,这里只是你煤的身份认知障碍,阿森纳梅西和巴萨梅西当然是同一个人,票哥可以作证(什么

[63] 《所罗门之钥》(Lemegeton,音译《雷蒙盖顿》),是中世纪神秘学著作,据说是由古以色列的国王所罗门所编写。歌德在其《浮士德》一书中亦曾提及,记载大量的咒语以及召唤魔鬼的术法。

[64] “我不是你们俩的猫头鹰”这个梗出自《哈利·波特与火焰杯》,罗恩和哈利吵架了,赫敏两边劝架之后生气地说了这句话。猫头鹰是HP世界的信使。& RIP Alan Rickman.


距离2.5比较近了,我大概会密集更新。

评论(24)
热度(38)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