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It's Enough to Make a Cat Speak(CMC,新年来讲个童话故事吧)

新浪微博: 一个邪教分子,以后我会经常发通知在这个号上,lof更新也会同步在这个微博号链接可戳。

【长期告示】招募CM参本人员,尤其是画手、排版、校对,文手欢迎做guest,详情内戳。

灵感来源之一,关键字是“诺坎普 黑猫”:


以上是本文两位男主角的同框,无视那个白衣服的,靴靴


It's Enough to Make a Cat Speak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无差),James Rodriguez/Neymar Jr,no wife no kids AU

分级:PG-13(just a few kisses)

提示:皇家马德里的Cristiano失踪了一个月,而他的老对头Leo收养了一只喵咪。

警告:没有逻辑。硬较真,你唔要睇同人啦。文风有点怪,非常匆忙,你们就当我是写的格林童话体。


Touch me, it is so easy to leave me all alone with the memory of my days in the sun. If you touch me, you'll understand what happiness is.  Look, a new day has begun... 

——《Memory》of “Cats


01

起因是内马尔送给了他一只从头黑到爪的小猫,放在副驾驶上简直跟真皮座套融为一体,只有稀疏的眉毛是白色的——其实也不是年纪小,准确地说,只是因为里奥以前养过狗,而猫咪一般比狗小只很多。

“这猫一直都气鼓鼓的,不肯吃猫粮,脾气超大。”内马尔说,“据说你最会哄这种不听话的宠物了。”

“男孩还是女孩?”里奥说,猫咪闻声无精打采地抬头瞧,嘶哑地喵了一声。

内马尔表示是只男猫咪。为了证实这一点,他朝猫咪的后爪伸出手,试图展示给驾驶座上的阿根廷人,结果却是还没来得及摸到黑色的皮毛就被结实地挠了一下,血痕醒目。瘦得脊背突出的猫咪发出咕噜咕噜的怒吼,尾巴竖得又直又高,眼神仿佛能放出热视线把巴西人的手背烧出一个洞。

“哦,好吧,好吧,”内马尔举手投降,“我不看你,我知道你是个害羞的绅士。”

“那你们为什么不自己养他呢?”里奥说。

“哈梅斯倒是想要养,但你看,他会挠我,跟poker打架,在宠物医院里对哈梅斯尖叫,医生一不注意就逃跑,”内马尔可怜巴巴地说,“把他从克里斯蒂亚诺房子的花园里捡出来的时候,这个小家伙饿得快要断气了,脏兮兮又凶巴巴——”

“等等,克里斯蒂亚诺?”里奥瞪大了眼睛,“他回来了吗?”

“不,还没有,警察已经从马德里搜到了巴塞罗那,但谁知道他是不是跟哪个摩洛哥猛男私奔哩,”巴西小天王靠在车窗上开玩笑道,“嗷——”

只见原本缩在座位上的喵星人跳起来,花掉最后一点力气狠狠地咬在内马尔的手背上,斗牛犬似的不肯松口。


02

最终里奥还是把凶悍猫咪带回了家,夜幕降临让他看上去更加病怏怏的了,甚至还有点忧愁。

“首先你得洗个澡,克里斯蒂亚诺家的神秘小猫。没人知道你是不是他养的,我猜是的,不然你的脾气不会这么坏。”里奥说,伸手去捞瘫在座椅上的猫,他立刻警觉地竖起耳朵弹起身。原来这只猫咪的眼睛也是深色的。

“只是洗个澡,”里奥伸出的手没有再动,语调更轻柔了一些,“你的毛都打结了。”

猫咪迟疑地抖了抖毛,然后趴在皮套上撅着嘴——里奥觉得这句形容有哪里不太对劲,但是在傍晚的这个时候,他也有点累了,头脑有些迟钝、麻木,不愿多想。

“你趴下来是同意让我抱你了?不会挠我吧?”里奥一边说一边重新伸手,他觉得可笑——因为一只刚刚见面几个小时的猫咪就算再聪明,也不可能理解他的话;别说是猫,就连认识好几年的人都不能充分体会他的感受。但也许世界上的确有人类与猫咪的奇妙缘分,对内马尔很不客气的黑猫现在大概终于明白自己没有再折腾的资本,乖乖地躺在原处,不动也不闹,任凭初次谋面的巴萨人把他带进家门。

**** ****

洗干净、吹好毛之后的黑猫先生英俊得让里奥有点惊讶了。

“你是一只很漂亮的猫,伙计,”里奥说,揉了揉他的脑袋,这句奉承也让猫咪把眼睛眯成一条细线,“我得给你取个帅气的名字…好莱坞的明星你喜欢吗?”

猫咪先生今天第一次发出了舒适的叫声。他在里奥摊开的电影杂志上踩来踩去,最后蹲在打着蝴蝶领结的丹尼尔·克雷格的胸前不肯挪窝。

“喵呜,”猫先生摇着漆黑的尾巴,白眉毛挑得高高的,“喵呜。”

“007,”里奥说,这回挠了挠猫咪先生的肚子,赢得了呼噜呼噜的满意回应,“好极了,那么你叫007,我就是M……对了,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如果你认识克里斯蒂亚诺,可能他会跟你提起我?——也许吧,其实我不确定,没准他从来都不提起我。”

“喵——呜。”007先生回答道,粉色的舌头舔了舔爪子上的毛,把粘上的牛奶清理干净。他的尾巴轻盈地扫来扫去,每一次都正好碰着里奥的手腕。


03

里奥养了一只新宠物的消息很快就在更衣室里传开了。

“你居然还没有请医生阉了他?”内马尔惊讶地嚷嚷,“绝育手术是必须的,里奥,心软可不行,那不卫生!”

“这个可以再等等,而且007一进医院就发抖,钻进我的口袋不肯出来。我狠不下心。”里奥说。

“你给他取名‘7号’?上帝哦,还不如直接叫他克里斯蒂亚诺,”阿尔维斯也不可思议地表态,“媒体会搞出大新闻的,‘CR7凶多吉少 梅西爱猫缅怀对手’。”

“不是7号,是007,他自己选的,他认识丹尼尔·克雷格。”里奥耐心地说,尽管其他人都一副“你一定是疯了”的表情。他们都没见过像007这样聪明的猫——实际上,从上个星期开始,里奥就发现007会自己启动电脑,在键盘上一阵乱踩,为了不让他给媒体记者发乱码邮件,里奥不得不把电子设备随身携带或者锁起来或者设置密码。毕竟,“我的猫咪会打字”这种公关借口听上去实在太超现实了,比“猫咪吃了我的作业本”还要蹩脚。

而至于克里斯蒂亚诺——里奥宁愿相信克里斯蒂亚诺真的只是突然厌倦了镜头。他就是这么潇洒的一个人,当然随时随地可以为了想要的东西拼尽全力或是放下一切。无论如何,摩洛哥听上去是个不错的地方,CR7为什么要亏待自己呢。

这一天晚一点的时候,电视新闻重播了皇马球星的失踪事件,里奥并不想听他们危言耸听所以他关掉了电视,从沙发上站起身来。007原本窝在角落里揪着毛绒派大星睡觉,当里奥起身的时候他也无声无息地跳下沙发,跟临时饲主一起来到阳台,然后围着阿根廷人光裸的脚踝打转,厚实的肉垫遮住了爪子,轻轻地踩在黄金左脚的脚背上,试图引起他的注意。

“有人说他也许死了,就像约翰·列侬,”里奥小声说,弯腰把007从地板上抱起来,靠在自己的胸前,听见一颗猫咪的心脏砰砰直跳,脆弱又顽强,“不过我是不相信的……就是不相信。

“喵呜。”

“……我只是觉得…有点遗憾,好像我们从没好好聊过……我是说,人永远都觉得还有下一次见面,但其实我们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不是吗?”

“喵呜。”

“……其实你什么也不懂,007,你就是一只傻猫咪,”里奥说,用一侧脸颊蹭了蹭猫咪的软毛——小家伙额前的头发有点自然卷,蓬松得像一颗黑色的毛线球,被沾湿的时候就像塌陷的棉花糖,变成湿哒哒的一团——也许是007身上的牛奶味儿刺激得里奥鼻子发酸,不得不腾出一只手揉了揉眼睛,“但我也弄不懂我们俩哪个比较傻。我不能表现得比他的家人、队友甚至普通球迷更加在乎,因为里奥·梅西根本没有关心的立场…他跟我有什么关系呢?我只能说给你听…

原本安安静静趴在巴萨球星胸口的黑猫咪像是突然感知到什么,挣扎着扭动起来,耳朵蹭着里奥的颧骨,抬起头,深色的眼睛里倒影着M先生。他先是叫唤了好几声,然后把小小的爪子按在阿迪达斯的商标上,非常用力以致于趾尖稍微扎透了布料。

“喵呜,喵呜。”007说着他猫咪的谜语,仰着脖颈亲切地舔了舔人类的脸颊——他们都知道,这算是一种微薄的安慰。


04

今天是休息日,里奥决定带着007出门去买新的猫咪玩具。结果是宠物店的每一种都让特工猫先生不满意,一点面子也不给,先是弹飞了仿真老鼠,然后又咬坏了逗猫棒。眼下他懒洋洋地趴在制成滑梯状的蓝色抓板上,从顶部往下滑,爪尖勾住了边缘,棉线噼里啪啦地断开,线头满天飞。最后猫咪滑到了底端,指甲呲地划开了老板锃亮的皮鞋尖。

“喵。”007毫无悔意地叫了一声,顺便打了一个哈欠,吹跑了胡须上沾着的毛线。

“哎哟,我的新鞋,”老板失声说道,小心地抖着腿,“你家猫真是没规矩啊,应该多管教。”

007扭头阴阳怪气地叫了一声,里奥猜想他大概是被鞋油的味道熏得不开心了,赶紧在猫咪张牙舞爪地挠破别人的皮鞋之前把他拎起来——揪着后脖子那种手法总能让他消停——然后把这只恶猫圈在胳膊上。立刻,007就安静下来,把头歪在阿根廷球星身上,连眼睛都不眨了,像一只填着棉絮的布偶娃娃似的又软又乖,等着被顺毛。

“这么黏人的猫是不会安心玩玩具的,”老板坚决地说,“你自己陪他比较好,看看电视,挠肚皮,喂猫粮,干啥都行。”

“他的零食口味很刁,喜欢看凯文·罗尔丹和蕾哈娜的演唱会录像带,”里奥说,感到007开始乱扭,咪呜咪呜地嘟囔——这说明他有点难为情了,“唉,好吧,我再想想办法,让他在我比赛的时候乖乖待在家里不搞破坏。”

**** ****

里奥今天带回来了一只足球,007一直围着它打转。

“这是一只球。我有很多,只要帽子戏法就能带一只回来。有时候,我还能带一只金色的回来。”里奥一边摸着007的毛一边说,后者无暇搭理他,只顾着用爪子推开球,然后跳出去追,再拨回来。但是这力道并不好掌握,007很容易就把球推到房间的另外一头,超出他力所能及的范围。几个回合之后他没精打采地拖着步子走过来,委屈地趴在里奥的脚背,尾巴垂在地板上,用大球星的拖鞋来磨爪子。看上去就像里奥左脚穿了一只特大号的黑色毛绒雪地靴。

“你不喜欢毛线团,却喜欢足球,”里奥戳了戳黑猫的耳朵,他头也不抬地弹开;再戳,再弹开,“喂,你真的不是克里斯蒂亚诺变的呀?”

这句玩笑让007抬起头,里奥也没有说话。但是紧接着,猫咪松开巴萨十号的棉拖鞋,轻飘飘地朝猫食盆跑去了。


05

克里斯蒂亚诺消失一个月之后媒体终于习惯了这一点,但是球迷和球员们还没有。满大街都张贴着警方告示,巴塞罗那人向来连盗版的C罗球衣都不肯贩卖,如今也愿意提供一点帮助。这多少说明了问题的严重性。

“我已经去过三次警察局了,”哈梅斯说,“‘最后一次见他是什么时候’,‘有没有可疑之处’,‘有没有结仇’。老天爷,他们在暗示什么呢?仇家?可是说真的,恨他的人不就是——“

内马尔大声咳嗽了一声,哥伦比亚人才意识到有人正站在身后。

“呃,嗨,里奥,”皇马10号回过头,结结巴巴地说,“我的意思不是……”

“你的猜想也是很正常的。”里奥干巴巴地说,“毕竟已经有好多人在Instagram和Facebook上骂我是幕后黑手了。”

他说完这句话就端着早餐盘来到露天吧台。这家咖啡厅的门口也贴着警方和皇马俱乐部悬赏线索的通知,还完全没有必要地打印了特大的克里斯蒂亚诺肖像。里奥觉得自己不能看着那张脸,黑白图像和不佳的像素总给人一种不安的感觉。

“喏,只能喝这么多,再多了你会拉肚子的。”里奥拿出007专用的浅盘,从自己的杯子里倒了一口牛奶。跟其它的猫有点不一样,007对人的食物比较上心,对猫粮兴趣缺缺,无论怎么处理都不肯吃。宠物医生推测他也许是对猫粮有心理障碍。一只以为自己是人类的蠢猫咪。

007一边甩了甩尾巴一边瞧了眼盘子。抬起脸来,皱着鼻子。里奥没辙地叹了一口气。

“唉,好吧,那再加一点点,真的不能再多了……”

“……梅西?”

里奥闻声抬起头来——老实说他目前没有为球迷签名的兴致,但是来人看起来也不像是想要签名的样子。

“瞧瞧你,这么冷漠地坐在这儿,就差幸灾乐祸,”他咬牙切齿地说,手里攥紧一顶帽子,仿佛有什么血海深仇要一并算清似的,“你令人恶心,呸,侏儒怪胎,伪君子,不过是会卖乖……我们都知道肯定是你暗地里使的坏。啐!”

里奥没有说话。他的大脑嗡嗡作响,好几个词交织在一起,怪胎,伪君子,恶心,冷漠…所有的动作和言语都失去了意义。他瞧着对方大声指责、唾沫横飞,却茫然地不明白他想做什么。内马尔和哈梅斯隔着玻璃一脸疑惑,保安在五步之外,一切都像慢镜头,只不过里奥自己是定格的——哦,定格的还有门外那张傻兮兮的CR7黑白头像,现在他俩是同病相怜的傻兮兮了。可是突然,一道黑影窜过去,比所有人都快,里奥的大脑也突然恢复了正常,他重新感受到了紧张。

“别,”里奥大声说,试图伸手拦住他的伙伴。这个时候,刚才还朝他吐唾沫的人捂着被豁开三道血淋淋的伤口的右脸,惊恐地像见了鬼,接连后退。这个人一边高声尖叫一边拳打脚踢地试图甩开,但是发怒的猫先生从他的肩头跳到胳膊,顽强地继续攻击,粗哑的喉音听上去令人毛骨悚然。

“够了,007,回来!”里奥喊道。无论如何,他不希望007折断哪怕一根指甲,更不希望他被当做危险动物关进笼子里打一针镇定剂——没了一个克里斯蒂亚诺已经够糟糕的了。听见饲主的呼唤,黑猫收敛了些,松开爪子灵巧地跃回座椅。 

“抱歉,梅西先生,他应该不是蓄意,只是认出了您,请不要恐慌。”警察姗姗来迟的时候这样说,也许他们只是被巴萨球星的恶猫的忠诚度震惊了,“您还好吗?”

里奥摇了摇头示意他不想说话也不想逗留,然后朝007伸出手。几秒钟前还凶神恶煞的炸毛怪物立刻温顺地缩进小个子的怀里,退化成一团黑色的猫咪,安安静静地用舌头捋顺岔开的爪毛。

**** ****

“嘿,”哈梅斯推开房门,露出半张脸,“我能进来吗?”

“请便,我正在给恶猫剪指甲不能给你开门。”里奥难得严厉地说,“嘿,小混蛋,假如你再这样抓人,会被关进宠物监狱的。”

007垂着眼睛哼哼了一声,息事宁人地用头毛蹭了蹭阿根廷人的膝盖,另一只爪子拍在里奥的小腿肚上,委婉地撒娇服软。哈梅斯几乎快要相信这猫咪真能听懂人话了——几乎。哥伦比亚人清了清嗓子。

“你们相处得不错呀,它长得也很快。”哈梅斯说,“不过我觉得这么大又这么凶的猫看着怪吓人的——也许他是发情期到了才这么好斗。”

南美少侠发誓,他看见007翻了一个白眼,胡须都被吹得末端狂抖。塞进嘴里猫饼干才让他停止了吹胡子瞪眼。里奥不想告诉哈梅斯007为什么在咖啡厅突然发怒,因为如果要讲述原因,就绕不开哥伦比亚人的足球偶像。而里奥现在不想谈论那个任性失踪、把麻烦和担心都丢给其他人的家伙,更不想谈论别人眼里他们如何彼此痛恨。

“平时让就他老老实实待在家里…每周都要剪指甲,像普通的宠物一样,”90后坚持不懈地劝说道,“…而且你应该去带他做个绝育手术,这对公猫很有必要的。你知道吗,猫咪生殖系统的发病率超级高,而且性激素也容易导致他脾气暴躁……”

特工猫先生又发出了低低的怒吼来表示抗议,对哈梅斯露出了尖尖的爪子,饲主先生赶紧又塞给他一块星星饼干以示安抚。

“可是007不愿意,他只喜欢玩足球、睡觉、喝牛奶、在房子里上蹿下跳,哦对了,还有听蕾哈娜的新专辑。”里奥轻描淡写地说,好像这是多么天经地义的事情,“其它的事情,他不愿意做的事情就可以不必做,谁也管不着。”

“正常猫咪三天之内就不会记得你送他进医院咔擦的事情了,”哈梅斯保证道,但是里奥还是摇头,因为007不是普通猫咪。黑猫得意洋洋地站起来,围着坐在地板上的巴萨球星转悠,蹭过来,蹭过去,大方地送出下巴给对方挠,显然对自己的优待格外满意。

“好吧, 那我就回马德里了。”离开之前,哈梅斯最后一次回头,忍不住指出,“但你不能这样养宠物,就是不能。明白我的意思吗,里奥?不管007多么聪明,多么像他——是一只猫,不是一个人,你不能把他当做克里斯,行吗?


06

冬天来临的某一天,里奥正准备上床睡觉。房门吱呀地开了一条缝,一团黑色毛球蹲在地板上,呼噜呼噜地发出低吟。

“嗨,特工猫咪,你居然学会了溜门撬锁,而且还没有回你的猫房子里,”里奥坐在床边说,“我还以为你也是每天都要睡满十二个小时的。”

“喵呜。”007说,优雅地踩着步子过来,体态轻盈地跳上床头柜,然后踩上松软的羽毛枕头。

“好吧,踩吧,反正你总是把自己弄得很干净,我不嫌弃你,”里奥一边说一边躺在另一只枕头上。他对于特大的床铺没有偏好,但是现在这张对于一人一猫来说还是绰绰有余的,甚至显得依旧有些空旷。

“你想要跟我一起睡觉?”里奥问道,此时淘气的猫咪已经站在他的胸膛上,小爪子不慌不忙地踱来踱去,长长的尾巴轻轻扫过阿根廷人的鼻尖。像是作为回应似的,007挑准了地方,收起尾巴趴在里奥的左胸口,恰好是心脏的部位。也许猫咪也知道这里格外温热一些。里奥伸手抚摸着顺滑的皮毛,感受到猫咪的气息均匀地喷在手背上。

“他们以为我把你当做他了。哈梅斯看我的样子就像是我很可怜似的。”里奥说,“没错,叫你007是我的私心,可是我当然知道你不是他——他就算变成猫,也应该是那种又丑又贵的无毛猫。”

007仰头追逐着拍过他耳尖的手掌,湿润的鼻头蹭过掌纹,这触感容易引人发笑,但是里奥并没有笑。

“你知道人类世界里什么事情是最奇怪的吗,007?”他把猫咪从胸口抱下来,搂在臂弯里像一只娃娃似的,可以向他悄声诉说秘密而不怕被出卖,“总有一堆人擅自为你做决定:你是什么样,不应该是什么样;你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你热爱什么,又痛恨什么。大家都要循规蹈矩,时间一长,我们就都变成了胆小鬼,谁也不记得最初是什么模样。”

“喵呜。”007说,用鼻子蹭了蹭里奥潮湿的脸。

“……我也想念他。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样,也许他们都习惯了,”阿根廷人说,转过身子,把脸埋在猫咪先生的长毛里,瓮声瓮气地说话,“…但我还没有习惯,完全没有。不需要报纸标题的提醒,每一天我看到你,或者看到金球,甚至只是看一眼去苏黎世的机票,我就会想起来……去年我们本来有机会成为朋友的。”

他抬起头,揉了揉眼睛,同时感到一只爪子搭在手背上,猫咪先生急切地发出叫声,琥珀色的猫眼又圆又亮。兴许他也看出了他的难过。

“可我搞砸了,他大概再也不想跟我说话了。并不是我讨厌他或者怎样……我只是不觉得他真的对我有哪怕半点兴趣罢了。因为相比他的其他朋友,我多么无聊啊。”里奥小声说,为这个事实而感到胃部下沉。

“喵呜,喵呜,喵呜!”007尖叫起来,扭着身体往人类的衣领上钻,阿根廷人伸手圈住他的爪子,一边“嘘”一边安抚。

“你是给我打抱不平吗,伙计?好吧,我保证,如果克里斯蒂亚诺还会再出现在我眼前的话,我就邀请他去喝咖啡——不过要先代表所有人揍他一拳,然后再请他喝咖啡。”里奥开玩笑道,亲昵地贴着猫咪的额头说话,“无论如何,这段时间谢谢你,007,你是最好的猫咪。新年快乐。

他说完这话,自然而然地亲吻了一下猫咪的脸;然后拥抱着软乎乎的绒毛覆盖的猫肚子,沉入了梦乡。


07

新年的第一天,里奥不是被巴塞罗那的大好阳光唤醒的,也不是被闹钟吵醒的,而是被一根又长又毛乎乎的软东西扫到了脸颊。

“铲屎官,铲屎官,起床了。”他仿佛听到有猫这样说。

“007,别乱动,让我再睡一会儿。”里奥迷迷糊糊地回答,手搭在眼睛上。

“哦。'一会儿'是几分钟?”猫咪说。里奥晕晕乎乎地想了两秒,然后蓦地睁大了眼睛——只见根本就没有什么猫咪,如假包换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本人正蹲在床下的地毯上,拿着一根逗猫棒戳他的死敌的脸。

“嗨,新年好,里奥,007先生在这儿呢。”克里斯蒂亚诺天真无邪地微笑,模样就像个野人。他的头发可怕地卷曲着,胡渣在嘴边挂了一圈,仿佛是张没有擦干净的花猫脸。皇马失踪的头牌穿着一件里奥昨天丢在客厅的T恤,还有季节不和的七分牛仔裤——过了一会儿里奥才意识到只是因为他的腿比自己长太多的缘故。

小跳蚤惊讶了整整一分钟才理顺自己的语言中枢。他想起007,CR7,还有被敲得乱七八糟的电脑键盘——又或许,哈梅斯是对的,其实他从头到尾都希望着007就是克里斯蒂亚诺,如今只是正在做一个逼真的新年美梦。

“你消失了一个月,全世界都急得发疯,”终于,里奥说,“然后你出现在我家——这次我就算跳进地中海也洗不清了。”

“别担心,亲爱的,”葡萄牙明星龇着牙说,倾斜着头靠过来,仿佛要把脑袋蹭在对方的肩膀上似的,“我不会怪你。虽然你每次倒牛奶都小气得不行,我还是很爱你哒。”

“乳糖摄入过多你会死的,”里奥糊里糊涂地争辩,决定自动忽略掉了那句难以捉摸的“爱”,“等一下,你本来到底是人还是猫?还是猫人,每过一段时间变成猫的那种?”

克里斯蒂亚诺眨着眼睛,睫毛的阴影投在眼窝,神态狡黠又淘气。

“我大概是得罪了一个吉普赛的巴萨球迷,她施了点法术就跑路了。猫咪版本的我打不开冰箱够不着食品柜,只好打电话找哈梅斯求救,谁知道他过来之后第一个反应居然是要阉了我,我软萌的小哈肯定是被内马尔那个小混账带坏了。”他撇了撇嘴,从地板上站起身来,还学着猫咪的样子,抖了抖全身上下的灰尘。里奥还愣在床上,仰头看他——这些天里,明明是007先生仰头看里奥,喵喵地冲他撒娇,一时颠倒角色还着实令人反应不过来呢。

“那你为什么变回来了?”里奥不甘心地追问,瞧见失而复得的马德里偶像居高临下地凑过来,像一只大猫盯着小鸟儿似的胸有成竹。哦,他当然应该胸有成竹,因为狡猾的猫咪对里奥的秘密知根知底。已经被007倾听过心跳,他再也不能假装自己是没有心的铁皮人。

“难道你都没看过格林童话里青蛙王子的故事?”解开封印的人严肃地低下头来,“变回来是因为这个,傻瓜。”

他一边说一边轻轻抬起老对头的下巴,贴上自己的嘴唇。这跟猫咪的亲吻很不一样,里奥想,因为克里斯蒂亚诺的鼻梁要高得多,他能清楚地分辨嘴唇的位置,即便被一个月都没有刮过的胡须扎痛了脸颊,也不想放开——因为如果觉得痛,这就不是在做梦了。而且猫咪不会分开嘴巴、伸出舌头来技巧性地描绘你的唇形;连手感都不一样,007捏上去是软乎乎的一团,而CR7的肌肉每一块都棱角分明。不过他闻起来的确跟007先生一模一样,散发着温和的牛奶和毛绒玩具的味道,是一个生机勃勃的活物,而且不会转瞬即逝。里奥想说欢迎回来,因为时间正好,甚至都不会错过金球奖;但他又马上改变了主意,根本不想把注意力放在他们两个之外的任何事上,于是只是抓住死敌的手臂,开始回应这新年里第一记亲吻。克里斯蒂亚诺发出了宠物猫般心满意足的呼噜声,温暖的指肚蹭着棕发之后苍白的耳廓。

“好消息是咱们可以跳过喝咖啡那个环节了。不管怎么样,”经历了一个月变形记的葡萄牙人满意地在死敌的嘴唇上嘟囔,让里奥想要塞给他一块猫饼干,叫他闭嘴;或者直接亲吻他,叫他继续,“至少,我的新年愿望已经实现了。”


- End -

* enough to make a cat speak意思是发生了非常奇异的事件,连猫都惊讶地说话了。

* 建议大家重温一下青蛙王子的故事细节。

* 丹尼尔·克雷格是《皇家赌场》到《幽灵党》的007演员。M是007的顶头上司,以前是朱迪·丹奇,现在是拉尔夫·费因斯。

* 披头士的约翰·列侬是被自己的狂热歌迷枪杀导致身亡的。

* 猫咪绝育手术的确非常必要。牛奶也是不能喝多的。

* 之前世俱杯有个河床的球迷朝梅西吐痰。我化用一下。

* 睡觉要十二个小时,喝牛奶,听凯文·罗尔丹和蕾哈娜的习惯从何而来不用我说了。

想来想去还是觉得跨年应该有篇文,所以从昨晚开始写了这篇,缺校对,有虫请说。2016快乐啦。

评论(30)
热度(116)
  1. 辰星晓ReginamoonFiona卓二2贰 转载了此文字
    不让fo那我就是马着看好了【【【【【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