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前目的地 -13 ( CM+PSG AU )

本章献给梅西,希望他早日康复。多少记录和胜利都不如你的健康。

以及恭喜C罗成为皇马队史第一射手!

最后献给我喜爱的巴黎,所有的赞誉都不足以形容你。

前文阅读:#Prédestination 

Prédestination

前目的地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wife/kids)

分级:G

提示:

我说过七章完结,今天数了一下,后面一章三节应该差不多,也就是18节/七章。目前进度13/18,挑个好日子完结。

最后6节的时间跨度会比较大。而且我要赶进度,可能就不再给太多其他人的POV了....

完结之后我会写个长长的Free talk把所有我自己觉得有意思的细节点出来,有兴趣的自己再去拼图。所以现在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的地方、好像是人物想太多的地方,可以先不管啦。


CHAPITRE VI. "Une certaine personne"

第六章  “某某”


嘿Marosca[10],把我的手机叼来,不不不,另外那个,有皮套的,对了,宝贝儿,你真乖。来,坐在我旁边,老伙计,Junior还在冬令营,家里只有我们俩,让两位单身男士好好地聊聊天,我保证这次不会把你往泳池扔的。你抖鼻孔干嘛?不信我?再抖我把你扔进游泳池了哦?

冬休期马上就结束了,你猜这帮小子们有没有老实归队?……马尔科肯定没有,他跟女朋友回老家了,也是该结婚了托马斯都那么大了…蓬蓬,没有,哦,瞧,巴西现在还是穿短裤的季节,而且这小子又把菠萝套在脑袋上了…安赫尔,没有,他的ins还定位在哪个希腊语的山沟沟里,其实我不喜欢希腊的海岛,太多骡子——嘘,别告诉豪尔赫。队长回来了,更新说是带亲戚去逛凡尔赛宫,可那地方到底有啥好逛的,除了外围金光闪闪里面根本乏善可陈,还不如看看泰勒斯威夫特的MV*。

所以竟然没有一个人像我一样想要提前返队训练。Marosca,我感到痛心疾首。但是我的确无聊得快要发霉了,巴黎天气不好的时候冷风就像刀割,再亮的金顶也是雾蒙蒙的,根本谈不上风景,每年冬天我都想念马德拉。假如明天能出太阳的话,我倒想跟你去卢森堡公园晨跑,听说他们移植了中国梅花,现在就在开花——你眯眼睛干什么?你不愿意?懒狗,懒狗!我可告诉你,你享受巴黎的日子已经不多……

啊,等一下,有人给我打电话。嘘,Marosca,别汪了。嘘!安静!

“干嘛?”

“唉,你是对的,特拉维夫的机场太太太捉急了。我们现在还没办好登机,我想贿赂一下地勤开通特别通道,就是‘你知道我是谁吗’那种,可是他们没有反应。我长得到底是像恐怖分子还是像里奥 · 梅西?”

“…那取决于你胡子刮到了什么程度…而且他们根本没有真正的特别通道,我早就说过了。你有无数的度假胜地可以去,偏偏要选这一个。试试看直接告诉机长,答应给他件签名球衣,就算没手续他也会等你——”

“好吧,再过十分钟没人来解救我,我就试试。可是以色列风景真的很好,每天都是艳阳天,海很蓝,让我想起巴塞罗那。我家人都挺喜欢。只不过阿拉伯文真的太难认了,每个路口都像迷宫一样,又没什么人会西班牙语。”

“嗯哼。然后你就在机场附近迷路了所以没有预留足够的登机时间。”

“…好像没法反驳,而且蒂亚戈在我肩上睡着了一会儿,我不能吵醒他。嘿,纽约怎么样?”

“冷。而且我只是去出差。”

“我知道,我是问你有没有多卖出几条内裤。”

“………………我不是去卖…”

“谢天谢地有个用Gucci领带夹的负责人过来了,他肯定是来找我的。挂了,回见,能赶上飞机的话我明天就回Ooredoo。蒂亚戈会晚两天再去上学,他妈妈还舍不得他。”

“回见。挂了。”

……不许眯眼睛,Masroca,不然我把你丢进泳池。现在把我的手机叼回去放在茶几上,或者沙发上,我要下去游泳。

**** ****

我跟梅西——好吧我从现在开始必须改口“里奥”——的正常友谊从蒂亚戈小朋友的生日宴之后就风平浪静地延续了下去。什么叫做正常,就是我不能再用姓氏称呼队友了。我们各自妥协了一步,他没有再变着花样提醒我任何关于安赫尔的背后军师的事,我也没有再不知好歹地凶神恶煞过,就像彼此心照不宣地再也不提了。

直到冬歇期,欧冠进行得四平八稳,联赛像往常一样遥遥领先,没什么可特别担忧的。但是二月份以后就是另外的故事了。我和阿根廷人都清楚PSG需要我们在这里究竟是为了得到什么。蝉联既得的一切还远远不够…中东黑金一泻千里不是真的为了促成世纪友谊,他们想要佣兵摘得欧洲王冠上最亮最大的一颗宝石,想要将耳光甩在瑞士的某些老头的脸上。布兰科也有压力,他平时没有表现,但是发际线大概不会说谎。

——我才想起来他也在巴黎待了很久,更不愿意年复一年地重复自己。这里并不是一个安逸养老的地方,何况巴黎人比任何地方的观众都要再挑剔几分,卡塔尔王子又比任何其他地方的老板都要再心高气傲一点。

在奔赴客场的大巴上,我塞着耳机靠窗,一边晒太阳一边闭目养神,决心不再想这些事,只是好好踢球。但是我的手机不停地接收消息,提示音搞得旋律都断断续续了。我不得不摘了耳机打起精神回复。

“今天还是和之前一样,你罚左边的,我罚右边的吗?”

“…因为这是下半程第一场比赛我才问的。”

“嘿,别睡了,快到了。”

我盯着这三条一分钟之内连续发送的whatsapp消息,难以置信地扭头瞧向车厢末尾:小鸽子先生还是跟往常一样和安赫尔、哈维尔他们坐在一块儿,又在用我听不太懂的阿根廷土话讲着老掉牙的冷笑话。但是他的手机的确捏在手里。

我撅了撅嘴重新坐好,用一根指头戳着打字。我也不知道我到底是该慢点回复比较好,还是寥寥几字风风火火才显得足够不耐烦。

“坐在一辆车上,就隔着三排座位,你还要给我发whatsapp,现在谁才是网瘾中年?”

回复来得非常快,但是没有不耐烦。

“先回答我的问题。”

但是我已经忘了这个话题一开始是怎么发起的,不得不翻上去瞧了一眼。这个时候意大利小伙子从我身边走过,拍了拍皮座椅。

“嘿克里斯!”马尔科高高兴兴地说,“我能坐这儿吗?只有你愿意开窗帘。”

“哦,好——”我一边说一边转开了手,其实也不是说马尔科会窥屏。

“你说任意球?是的,以前怎么样就怎么样,等你想要100%球权的时候再来通知我——我好雇人提前干掉你。”

就在我为这个玩笑洋洋自得的时候,烦人的鸽子又岔开了话题。他的鸟头里都不知道装着些什么。

“你雇了马尔科?”

“不,他只是想晒晒太阳。”

过了好一会儿都没有下文,车厢后面传来阿根廷老男孩们的大笑。蒂亚戈和路易斯追着问他们到底哪里好笑,我却觉得有点无聊。三排座位的确还是挺远的,什么也听不清。

“嘿,马尔科,”我心血来潮地说,“来帮我挑照片吧,我今天还没发Instagram呢。”

我们的漂亮小弟立刻露出了心领神会的表情。他热心地瞧来瞧去,万分严肃地警告我不要只用系统自带的滤镜,马上监督我下载了三个比Junior的游戏还要贵的付费软件,还讲了一堆构图和光影技巧。我发誓我听见他说了达芬奇几个字。哦,意大利佬哟。

“……综上所述我喜欢第三张,”90后竖起三根手指总结道,“优雅的配色,泳池倒映着梧桐叶,非常美丽,都市田园风光画。”

“好的,谢谢你,马尔科。”我马上说道,假装自己学到了很多。一转过来我却突发奇想,把几张备选图片发给了whatsapp另一头的人。一发完我就后悔了,因为也许他直到比赛结束前都不会再看。

但是当我刚把手机塞回裤兜,就感觉到它轻微震动了几下。

“我也觉得第三张好。”屏幕上这样显示。

好吧,那就第三张,马尔科怎么说来着?都市田园风光画……

又过了一会儿,就在我正在编辑图片配字的时候,阿根廷人接着打字:“因为这张的你看上去比较好看。”

**** ****

某某向我推荐这张照片。——Cristiano。917k赞,134k评论。咦,为什么克里斯要叫我‘某某’?直接说是我推荐的不就好了?”

“他就是时不时要玩点暧昧,别理他,马尔科,暧昧感能帮他卖掉好多内裤,这是职业病。”

“噫——你怎么这么懂啊,队长?”

“因为我是队长嘛。”


- TBC -

[10] Marosca是票哥的那条金毛,曾经被扔进游泳池。这个gif应该都看过我不贴了。

* 《Blank Space》的MV是在凡尔赛宫及其花园中拍摄的。

* 这样挠痒痒你们还喜欢吗(茶

评论(9)
热度(32)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