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前目的地 -12 (CM+PSG AU)

本章献给梅西,希望他早日康复。多少记录和胜利都不如你的健康。

以及恭喜C罗成为皇马队史第一射手!

最后献给我喜爱的巴黎,所有的赞誉都不足以形容你。

前文阅读:#Prédestination 

Prédestination

前目的地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wife/kids)

分级:G

提示:蒂总的生日会是一个化装舞会。

蒂总快过生日了,生日快乐小煤气罐!马上三岁啦,要少吃奶嘴多走路知不知道!((所以本节可以提前算作11.2的生贺了(:3 ...........


CHAPITRE V. "Jeux d'enfants"

第五章  “孩提游戏”


“嗨,辛巴!”

我回头,果然看见一个缩小版的克里斯蒂亚诺一本正经地站在我身后。他身穿一件三件套的复古风格大毛绒披肩,头上顶着又长又卷的厚假发,长腿蹬着紧绷绷的高跟筒靴,手里还握着一根金光闪闪的权杖,俨然一个从宫廷油画里走出来的明星人物。宴会刚开始半个小时,空调底下他还不会觉得热,但过段时间我得提醒克里斯蒂亚诺劝他脱了外套再换上拖鞋,不然会捂出痱子的。

“你是路易十四*吗?”我小声说,男孩威严地点了点头。幸好我认识的为数不多的欧洲帝王名号都响当当。

“很荣幸在这儿见到您,法兰西国王,您真是威风凛凛,”我马上严肃起来,就像小学排演话剧那样,尽管我以前并不擅长,“我是丛林之王。您也是来参加史波克先生*的生日宴会的吗?”

“是的,现在史波克大副在跟艾莎女王跳舞,他没空接受森林外宾的访问,但我邀请你上楼去,帮我们点生日蜡烛。”小国王背着手说,我想起安赫尔的女儿今天穿了一件非常漂亮的纱裙那大概她就是女王,“我爸——有个刁民不许我用打火机。”

我笑出声来,完全可以想象“刁民”先生是怎么噘着嘴冲孩子们宣布不许玩火,否则会尿床之类的。他一定没法好好演他的角色,看上去就像是他有意搞砸似的。

“为什么国王陛下不命令‘刁民’去点蜡烛呢?”

“他藏起来了,谁也找不着,路易十四的宫殿里不该有手机所以我不想给他打电话。也许他找密室变身去了。”小男孩说,紧张得瞧了瞧四周,“辛巴国王,你能先变回里奥吗?”

我点了点头,所以迷你路易十四也变回了迷你罗。他挺得直直的腰杆马上垮了下来,两手叠放在权杖顶端,手指不安地绞在一起,脚跟砰砰地砸着地板,撅嘴的动作跟他父亲如出一撤。

“我觉得我爸好像心事重重,”小家伙非常紧张而沮丧地问我,“他不会是知道那件事了吧?拜托了,里奥——”

上个星期造访克里斯蒂亚诺家之前我接到了学校老师的电话,他们非常委婉地通知我蒂亚戈近期的法语作业是其他人代做的,而且这名枪手不是别人,正是我的7号队友的独生子——要不是两份作业都把第二人称的动词变位搞错了,也许他们还没这么肯定呢。

“我们每周五都有一个法语角,通常是法国学生和低年级国际生搭档,目的就是为了加快学生的法语学习进度,”老师说,我总是习惯在学校演讲的时候神游天外,但是接下来的信息让人不得不注意,“很抱歉没有提前通知——但蒂亚戈的搭档是克里斯,因为校方认为既然父辈是关系那么亲密的队友,那么孩子们的相处肯定也没有问题,而且克里斯的水平用来辅导蒂亚戈也足够了……”

教导主任谈论了许多他们让Junior、而非法国同学搭档我儿子的理由,但其实我对这事一点意见也没有。我很早就知道Junior是个好孩子,他坦率又温柔;眼神就像披着阳光穿过森林的小鹿一样,令人想要放心地亲近。

至于家庭作业……那就是另一码事了。我猜我不能责怪Junior对我儿子的鬼主意无计可施,既然克里斯蒂亚诺本人都搞不懂该怎么正确地表达关心。

于是我弯下腰来——葡萄牙人必须高兴他有个热爱运动的儿子,Junior长得又快又结实,可能再过几年我就再也不能弯腰跟他说话了。

“我不会跟他说的,蒂亚戈也不会说,这是咱们三个的秘密,”我保证道,“现在别再内疚了,就算你爸爸知道了也不会生气或者伤心,他顶多会一个劲儿地撅嘴。”

Junior笑得露出了好几颗牙齿来以示赞同。

“现在,我上楼去准备蜡烛,你去把你爸找出来,可以向‘迈克尔 · 杰克逊’——就是席尔瓦叔叔——借手机给他打电话,这不算犯规。”我接着说,压低嗓音就像在讲述一个高级机密、布置一项重大任务,孩子们总喜欢这种感觉,“以后的每个周五下午你都可以来我们家帮忙吃掉蒂亚戈的零食,但是也得帮他把动词拼对,行吗?”

小男孩的深色眼睛里闪过一道光芒,我知道他马上就会同意的。但是克里斯蒂亚诺会很不高兴,至少假装很不高兴。所以我不打算告诉他——至少现在不打算。

**** ****

切蛋糕是一场灾难。蒂亚戈一定要亲自主刀,而且对每个人的平均程度有点执着过头了。我怀疑这也是Junior的影响,因为上个秋天我的宝贝头生子还是一副张着嘴巴等投喂、连手都不想举起来的样子。我和他妈妈都太宠孩子,这个我自己也知道。不过如果连梅西的儿子都不受宠,天下还会有幸运的孩子吗?

但是当我瞧见蒂亚戈在我的盘子里切下一块放进克里斯蒂亚诺的盘子,掂量一下觉得不对,又从克里斯蒂亚诺的那份的上面刮了一层奶油下来给我的时候,我终于觉得不能再袖手旁观了。

“蒂亚戈,乖乖,”我忍不住说,“差不多就可以了,没办法完全平均的……”

“爸爸,我不会给你特别优待,因为现在你不是我爸爸,你是狮子王,”耳朵尖尖、齐刘海醒目、还穿着蓝制服的蒂亚戈小声说,认真地再补了一刀。艾莎女王和两只小黄人在他身后跳来窜去,叽叽喳喳地说着应该把我的樱桃再匀一颗到另一边。安赫尔和路易斯一直点头,一副悉听尊便的模样。

“噢,只是孩子们的游戏,随他们去吧,辛巴——但我还是觉得你比较适合鸽子头套。”克里斯蒂亚诺突然说,我转过来瞧他——这个人是今晚打扮最稀松平常的,可能发胶少一些,穿着80年代的复古灰色马甲搭白衬衣,领带、西装裤和皮鞋的颜色都很低调,也没有奇形怪状的暗纹和招摇过市的商标,唯一的不寻常之处就是脸上架着一副直冒老土气的黑色方框眼镜,或许是时装周的新样式,我不知道。他甚至没有戴耳钉,但是这反而不会让人把注意力放在别处,毕竟这个人本身就足够光芒四射了。

“你在看什么?”葡萄牙人说,“拜托别告诉我是我的眼睫毛或者眼屎掉在镜片上挂了一整晚之类的。如果是这样,今晚的近景照片一张也不许外传。”

“不,我只是没想到你不会认真准备这个化装晚会,”我说,“因为通常说来,虽然你嘴上牢骚多,但是行动起来不含糊。”

他丢给一个我熟悉的、对我的话表示不屑的神情。我突然意识到这其实意味着他心情很好——这个怪人。传说中把话倒着说就会变成咒语,也许克里斯蒂亚诺也要时不时反过来理解才行。

我-是-超人小鸽子,”葡萄牙射手得意洋洋地宣布,好像我是个脑袋不灵光、眼睛也不好使的家伙,“我是克拉克 · 肯特,瞧见了?”

我想说你不如披上红披风、再试试紧身衣和内裤外穿,那样才会真的像外星人蓝大个儿。但是也许克里斯蒂亚诺是对的,私下里他更适合克拉克 · 肯特,用相反的外壳把自己伪装起来,危急情况下才会飞出窗台拯救被扔下摩天大楼的女主角。但是克拉克会飞来飞去,尝试帮助一只鸽子寻找方向吗?他为什么会觉得另一个会飞的家伙也需要这些呢。

“我有一个问题,”我临时改变了主意,也许是因为我的确有太多问题想问他,而且现在时机正好,我们的心情都很不错,交谈重新变得令人愉快了,“为什么要叫我鸽子?

冒牌的小记者用塑料叉子戳了戳散发着甜腻气味的奶油,我盯着它,想要见证这事情真的发生:CR7屈尊降贵地消化高热量甜品。这大概不是每天都能看到的景象,某些程度上比英俊的外星人从窗口飞过还要难得一见。

“因为这适合你,也许神态有点像。”他舔掉了嘴唇上的果酱,狡猾地说了一句废话。

“好吧,”我真心实意地回答,“其实听上去挺有趣。从来都没有人这么叫我,比跳蚤要好听,天知道第一个叫我跳蚤的人有多么不上心,他肯定从没想过以后好多年都得这么喊。也许我该宣布‘鸽子’是我的新外号——”

这样的话,我又多了一种方式来告别过去,宣布新开始;虽然也许永远不能完全放下,但是一步步地,我可以走远了。这是我还没来得及说出的话,我敢肯定克里斯蒂亚诺可以理解我。但是他摇了摇头,处刑似的推着叉子,慢条斯理地糟蹋着上好的冰激凌奶油。

“CR7不跟别人做一样的事,包括怎么起队友的外号。”他无所谓地说,“假如大家都开始叫你‘鸽子’,上帝作证,我就一定要想出一个只有我知道的新花样。我不打算跟其他人分享这个乐趣。”

我一句话也没有再说。直到一个穿戴霸天虎盔甲的反派角色——我分辨不出到底是路易斯还是安赫尔——突然冲进门来冲大家咆哮,国王和女王们尖叫着要护驾,霍格沃茨的巫师朝天花板挥舞魔杖,蒂亚戈从玩具堆里扒出一把绿莹莹的光剑,像石中剑似的护在手里。他勇敢地冲上前去跟变形金刚斗了几个回合,但是毕竟身材悬殊,只能戳到膝盖。

“辛巴国王!”我的儿子大声喊道,“史波克呼叫辛巴国王!”

“还有超人呢!”Junior不服气地说,“超人也可以打怪的!”

我愣在原地的时候,克里斯蒂亚诺突然投入了剧情,他稳稳地接住蒂亚戈丢过来的光剑,像个玩性大法的顽童似的跟变形金刚装模作样地打闹了几个回合,也许比起超人更像绝地武士。背景嗡嗡作响,遍地都是乐高、餐盘、塑料刀叉,孩子们的笑声里还夹着尖叫;但是我还在想那句话,我连它是不是个谜语都不知道,就开始妄自揣测它的谜底了:

“上帝作证,CR7跟其他人不一样…这个乐趣我不与人分享。”他说。


- TBC -

* 路易十四,法国君主专制登峰造极的一位国王,也是巴塞罗那伯爵,被称作“太阳王”。可以理解为法国的康熙。文蹈武略样样精通,爱美又臭美,非常自恋,穿衣风格也一定是美美哒 

* 克拉克 · 肯特版本的票哥 图 戳这里。克拉克 · 肯特就是超人,平日是低调温和的老好人小记者,在某些设定里是正义感爆棚的暖男,又名备胎的那种。其实克拉克和超人两个身份的关系没有这么简单,我不展开,有兴趣参考漫画设定。

* 辛巴是迪士尼动画的狮子王。不要问我你煤怎么扮成狮子王,我拒绝回答,自行想象。→ 一秒钟穿越小心许愿的才是好读者(喂 (我最近很喜欢搞这种平行宇宙元素交错的事你们发现了不要觉得奇怪(揍

* 你煤曾经在私人聚会上扮过水手。图是和安妞一起的,我就不找来虐狗了。因此我让蒂总做了星际迷航的大副史波克(这有什么联系吗(。戳图 蓝衣。不我并没有夹私货

.......进度比较快了厚。

评论(14)
热度(37)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