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前目的地 -9 (CM+PSG AU)

本章献给梅西,希望他早日康复。多少记录和胜利都不如你的健康。

以及恭喜C罗成为皇马队史第一射手!等下德比加油啦!

前文阅读:#Prédestination 

Prédestination

前目的地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wife/kids)

分级:G

提示:第四章第三节,圣母院之后你煤发现你票其实还是个蛮不错的人,但是你票作死,幸好你煤聪明。我还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真搞基。其实一路G和PG-13下去我特别于心不忍(啥


CHAPITRE IV. "Télépathe/Mind Reader"

第四章  “读心者”


晚间时分,原本应该安静空荡的Ooredoo训练基地休息室却传来一波又一波的哄笑,大卫 · 路易斯跳在椅子上,挥舞着胳膊指挥小帕把电视机的音量调到最大。

“就是这里!快瞧,克里斯,这个抓拍简直了,帅!”安赫尔大声嚎叫,我在走廊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Canal+的摄影师暗恋我嘛,这又不是新闻,”葡萄牙人佯装无所谓地开口,刚说完就带头哈哈大笑起来。他显然心情很好。印象中他和其他人在一起就总是情绪上佳又平易近人,不像和我待在一块儿的时候那么不苟言笑。大概真的怪我太无趣了吧。

眼下大半支队伍的人都聚精会神地瞧着液晶屏幕,观看欧冠抽签也不见他们这么上心。不难认出这是一档非常热门的脱口秀,画外音高声评论着昨天我和克里斯蒂亚诺在巴黎圣母院参加场外活动时遭遇的“意外状况”。

…原本是叙利亚移民纪念日,现在成了法国体育新闻界的黑色星期天,”主持界的万人迷如是说道,“如果说官司缠身的FCB主席先生隔空喊话小跳蚤着实令人尴尬了一把,那么体育记者同胞们打断梅西的公益演讲而发起追问,未免过于势利——恕我直言,他们眼里只有头条,不尊重新闻道德的程度令媒体界同仁羞愧。怪不得克里斯蒂亚诺都要出面拒绝这些极其粗鲁的新闻人。如果你在看的话,CR7,做得好,演播室为你骄傲。”

现场观众和PSG休息室的大牌球星们一片掌声,维拉蒂宣布暗恋C罗的不是什么Canal+的摄影师,肯定就是栏目制片人兼主持人,伊恩 · 巴特本人——其实我也不怀疑。来到PSG之后他帮助球队取得突破,时装周上也光彩照人,赢得了所有巴黎人的爱戴,挑剔的法国媒体都不忍多说他一句坏话,而泼冷水的声音其实多年来都似曾相识。

“现在让我们看看梅西是怎么回应的——要我说,言简意赅但清楚明了。噢,我真是爱死他俩一起讲话的时候,十分言之有物,比公关稿强多了。球迷应该给布兰科写联名信要求他多安排CR7和M10一起出席发布会,能呛死八成的对方媒体,连穆里尼奥都会害怕得发抖。”

演播室里笑声不断,画面从葡萄牙前锋舌战群儒切换到面色严肃的我,我甚至都不记得自己说了什么,或许是被克里斯蒂亚诺的愤慨感染了才会头脑发热。

“我永远热爱巴萨,永远不会再在诺坎普庆祝进球。不止如此,加泰罗尼亚是我的第二故乡,会员季票的号码我不会忘记,投票日只要有空我也会来,”电视里那个格外勇敢的我诚恳地说,克里斯蒂亚诺在旁边瞧着,安静得出奇,“但是请转告主席先生我不会出庭,法官们并不需要我的出现才足够判定事实。而且直到目前为止,我的生活重心还在融入PSG。我喜欢巴黎,这段时间太关键了,我不能离开——解答完了,现在我能继续宣布梅西基金会的新项目了吗?”

休息室里的笑声减弱了些,除了克里斯蒂亚诺之外,所有人都回头温柔地看了看我,他们明白这宣言是发自内心。安赫尔和蒂亚戈把手搭在了我的肩上,轻轻地拍了拍;从这时开始我才承认自己真正是PSG更衣室的一员了。

“总结一下,”最后,主持人提高音量说道,夸张地抬手示意噤声,“无论是后悔也好,不服也好——现在梅西是咱们的人!有风度请来王子公园捧场,西班牙的各位主席先生们,我们欧冠赛场见高下!今天的《小报新闻》到此结束,我是伊恩 · 巴特,Allez PSG!* 亲爱的观众,祝你们有愉快的夜晚,下期再见。”

电视屏幕开始播送字幕的时候,我的队友们才停止勾肩搭背,陆陆续续地走出门相互道别了。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一直都有围在一起看八卦节目的习惯,或许只是因为这次事件的主角是我和克里斯蒂亚诺。从我到来的第一天起,大戏就从未停止,只是直到今天,我才前所未有地明白,自己今后是与谁站在同一战线。

“嘿,”在葡萄牙队友最后一个走出门之前,我叫住了他,几乎产生了他的确也等待着我的错觉,“你的发言都很一针见血,让记者无话可说。”

他耸了耸肩,撇了撇嘴角权当微笑:“也许我会读心术吧。

满嘴跑火车大概是他的幽默感,尽管他并没有露出真正的笑容,但是俏皮话总好过斗嘴。于是我继续道:“我知道之前有些不愉快……但是这回我必须得谢谢你。你是一个…非常好的人,克里斯蒂亚诺。”

我的话语太平淡无奇,大概是世界上最不起眼的赞美之词,所以克里斯蒂亚诺也没有什么表情。然后我想起有好几次他在社交网络上提起了我,但我从来不回应,因为此前我实在太反感“协议友谊”这套;还有那些尴尬的、镜头前的做作拥抱。我希望他并没有想起同样的事情,因为一旦我说了什么,都是真心的。

“不用谢,”他终于开口,却干巴巴地,跟圣母院前义愤填膺的那个好队友简直判若两人,“只是为了俱乐部。”

本来我觉得我有很多的肺腑之言可以跟他聊一聊,或许他的确比其他人都要理解我一路走来的心情。但是现在我却无言以对——“为了俱乐部”,这也是诚恳敬业的回答,而且这次我没法再谴责克里斯蒂亚诺不够友好了。也许是我自己不够职业。

“哦,好的。好吧,”我说,“那么——再见。晚安。”

**** ****

也许我和克里斯蒂亚诺永远也不能成为朋友,更不用说亲密队友,但是这也没有什么关系,至少队里还有其他人真心实意地在意我——我总觉得葡萄牙人也有自己私下关心人的方法,或许只是我还没有得到那个权限。

今天离开Ooredoo之后又是安赫尔第一个发来消息慰问,假如我不是早就过了罗曼蒂克的年纪,搞不好会觉得他其实秘密地爱着我之类的——开个玩笑。

“嗨大球星,你没躲在被子里偷偷哭巴萨吧?”

这语气不太像安赫尔。但是其实安赫尔在whatsapp上总是风格飘忽,有时候甚至让人想起我的前任死敌。只是有时候。而我怀疑这个“有时候”对我来说其实是完全随机的,兴许我看见一棵法国梧桐也会想起克里斯蒂亚诺站在树下显摆新西装的模样。

“没有,谢谢你们大家,我感觉很好。”我犹豫了一下,还是决定实话实说,“我向克里斯蒂亚诺道谢了。你说的没错,他是个好队友,我以前没能发现。”

就像平时一样,我回复了之后过了几分钟才得到下一条。我猜安赫尔大概一直都同时跟好几个人聊天。

“…听着,里奥,我知道这问题有点怪但是我必须问,”这条出现的时候,我仿佛看见我的国家队队友正紧张地咬着指甲,一副左右为难的模样,“你跟克里斯之间是不是有啥误会?我听蒂亚戈说你们差点吵了一架。”

“那是前段时间了,现在应该算是和解了,”我挑选着词句打字,“只是……克里斯蒂亚诺有点让我弄不懂。有时他真的很好,很细心,再体贴不过了;但有时他又好像根本不愿意搭理我、非常讨厌我似的。”

发送出去之后我觉得有点惭愧,自己只顾着表达心情,却把安赫尔夹在中间。也许我该撤销本条……但是令人惊讶的是这一次他居然秒回了:

“什么???!!!不!是!吧!你说克里斯讨厌你??这才不可能呢!!”

我瞧着那一堆熟悉的表情符号,不明白为什么安赫尔这么惊讶。

“只是感觉。”我回复道,“好吧也许他不讨厌我…他只是希望我们的关系停留在职业范围内。这跟巴萨的情况不一样,我有点不习惯。但没关系,现在我理解了。”

这条之后,安赫尔很长时间内都没有回复我。大概他也不知道该怎么作答,或者他又去跟别人谈心。他总是个很好的倾诉对象,而且在聊天软件上格外有幽默感、满脑子都是好主意,人人都会喜欢安赫尔。

但是等我从浴室出来、给熟睡的蒂亚戈掖好被角之后,床头柜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相信我,克里斯也很喜欢你,就算你进过皇马那么多球。”

这真是个惊世骇俗的消息,让我有点想笑,就像听说老佛爷其实挺喜欢拉总。好吧也许不一样。就是不一样吧。无论如何我不想再让安赫尔为难了。

“好吧,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我继续打字,“既了解我,又了解克里斯蒂亚诺,你可真是了不起。”

等待了大概一分钟,黑暗里,我的屏幕重新亮起,对话框甚至微微刺眼,令人不得不介意:

对呀,我会读心术嘛。


- TBC -

* Allez PSG 是巴黎圣日耳曼的加油呼号之一,就是Come on PSG。

* 读心术只是一句玩笑话,关键是谁说的。标题“读心者”也是这个由来。我突然发现几乎所有的小标题名都来自票哥说的直接引语,我以后尽量保持。

评论(14)
热度(29)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