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前目的地 -8 (CM+PSG AU)

本章献给梅西,希望他早日康复。多少记录和胜利都不如你的健康。

然后,国庆愉快;再然后,恭喜叉叉终于破队史记录辣233 Luv ya! ❤

前文阅读:#Prédestination 

Prédestination

前目的地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wife/kids)

分级:本节为PG-13

提示:Quasimodo就是《巴黎圣母院》中的模样可怖、心肠善良的卡西莫多。为了保证完结我加快了情节节奏,如果有想看的POV请尽早提名。

警告:高层≠俱乐部,掌权者≠拥趸,这是我和我的读者应有的共识。

本章可能引起不适。巴萨领导班子的拥护者慎读。我不指责任何人,只陈述可能性。切莫当真。


CHAPITRE IV.  “Quasimodo”

第四章  “钟楼怪人”


巴黎圣日耳曼派出代表参加赞助商活动,地点恰好在举世闻名的巴黎圣母院门前广场。高层觉得这是个机会让我跟梅西表现“世纪友谊”,衬着圣母院的和塞纳河上一群一群的鸽子和游船,画面太美,搞不好可以名垂青史。

事实证明法国人委实太天真了。他们完全体会不了,梅西反感我已经到了连戏都演不好的地步,自从上次主席团授意之后,他甚至连训练都会刻意离我远远的——没准以前国家德比的时候还客气点。低声说了一句“嘿“,昔日球王就准备从我身边溜走。

“不拥抱一下?”队报记者,我的老熟人老伙计挑眉笑道,“来吧,给个头条,克里斯蒂亚诺,没准儿我还能拿普利策奖。”

这本是举手之劳,然而我的记者朋友不明白个中玄机。我只好硬着头皮打太极:“要抱多少次才会让你们这些记者不想再拍了?”

他举着相机耸了耸肩:“除非你们不和的传闻彻底销声匿迹。来吧,让梅西也配合一下。你们好像很久没有场下合照了。”

我无话可说,只好挤出笑容凑到梅西跟前,不得不与这个固执的阿根廷人勾肩搭背。记得曾经也有那么几次在记者注视下,我要么伸手勾住了梅西的肩背,要么拍了拍他;巴萨头牌也会迅速作出回应,所以那时我并不觉得触碰死敌多么尴尬;但现在,如果我以“亲密队友”的身份搂着某人,他却只是把双手插在裤兜里,就真的太不公平了,观众早晚会发现的。

于是我忍不住小声提醒:“你应该回抱我。”

梅西抬头看我,瞪着眼睛咬住下唇,仿佛在控诉我提出的要求太过分了。这神情令人恼火,好像我是某种霸王上弓的、不讲道理的、公报私仇的猥琐小人——好吧,我可以不做君子,但是我不猥琐,不占任何人的便宜,绝不。

“你觉得是我希望从你这儿得到个拥抱?”我脱口而出,来不及想清楚这算不算口不择言,“得了吧,我也对‘爱的抱抱’这套没兴趣,只是演给他们看,拜托,为了俱乐部。”

他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但是马上扭过头去让我看不见。接下来我感觉到一只手——显然是不情不愿的,因为它僵得像条福尔马林不足的尸体标本,只有辐射出的热度提醒了我环抱自己的是个活物——它非常轻缓地靠过来,隔着耐克衫的薄布料蹭过我的腰线,虚握在身体一侧,耐人寻味地错过了腰眼。从正面看,这个动作无疑让我们看上去更加亲密无间了,摄影师的镜头不断对焦,新闻图片的和谐程度可以想象。然而我和梅西真正的默契却在于绷紧身体,拒绝再相互靠近哪怕一小步,每一个细胞都是活脱脱的一出傲慢与偏见。

也许是我关注的东西太细枝末节,也许是阿根廷人着实太矮只够得着我的腰,但这种亲密的确还不适合我们;我可以跟哈梅斯、马塞洛甚至PSG队友们搂作一团、洋相百出,但梅西的靠近从来让人无法放松:他一出现,我就不能出错,也不能示弱,如今甚至连装作没看见也不行。当镜头挪开,其他人开始入场的时候,我们同时松开了对方,就像摆脱致命病毒,或者逃离错误的舞伴;而我决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无论多少人起哄,多少镜头瞄准,都不要再自找尴尬了。

**** ****

进行到某一个环节时,PSG曾经赞助过的移民儿童的代表开始发表演讲*。领头的大孩子显然是主办方精心挑选的好学生。她法语流利、目光炯炯地向嘉宾和媒体讲述随父母从叙利亚逃难至法国、最终安顿在巴黎的经历。另一种世界公民,只不过是迫不得已的选择——没准舞台另一头的那位巴塞罗那名宿也是迫不得已流落巴黎,内幕我不清楚,但就凭一个月前他那副眉头深锁的模样,怀着最深的恶意我可以构思出一台生龙活虎的阴谋论。传言豪门深似海,豪门之外的看客都会一一买账。

接下来,我们和孩子们一起参观了圣母院的北侧钟楼,踏着阶梯走进钟楼怪人的藏身之所——其实我不该这么有文化的,只是现在Junior每晚都要听我念故事,少儿版的雨果全集是他的新宠。每次读到女主角刑场被救的部分,他总会发问:“爸爸,卡西莫多是好人,为什么他长得不像王子呢?为什么爱斯梅拉达没有喜欢上他呢?”

我觉得我大概要聘请一个文学老师来讲解个中精妙,为什么经典名著和迪士尼动画的设定天差地别,为什么忠实的钟楼怪人偏偏没有得到青睐

在我一边保持上镜的微笑一边发呆、试图充当漂亮花瓶的时候,阿根廷人重新接过话筒,开始接受关于梅西基金会某个项目的相关采访。后排有几位记者在这个时候掏出手机查看,然后极不礼貌地窃窃私语起来。换做是我,就会马上停止发言,可惜梅西显然缺少这种魄力。他只是不确定地回头,目光飞快地越过我,看向主持人,直到身后响起这样的声音:

“梅西先生,抱歉,”一个年轻记者推了推眼镜,粗鲁地朝台上挥舞着亮起的手机屏幕,“是否方便打断一下?紧急情况。”

哦,不行,闭嘴,你连基本礼貌都不懂。

“…请说。”我那被全世界崇拜的济世圣主般的队友开口道——他没救了。至少这次我不会给他救场。无论对方会提出什么刁钻无礼的问题,都跟我无关,显然……

“一刻钟前,巴萨现任主席公开表示希望您回到西班牙出庭作证,”这位咄咄逼人的媒体人一开口就来者不善,“…对于主席竞争人选此前提出的上诉要求,您有什么想表态的吗,梅西先生?”

在场工作人员一片哗然,随后陷入更加混乱的私下低语。提问声此起彼伏:

“对巴托梅乌和罗塞尔集团的指控是否属实?这是您离开巴萨的原因之一吗?”

“您与拉波塔尔的矛盾的确是从小罗时代就积下了吗?传言巴托梅乌曾经在2014年试图与PSG交易,这是不是真的?”

“在巴萨的主席之争中,您到底站哪边?”……

噪音越来越大,梅西没有说一句话,他的脸上闪过困惑、尴尬、无奈,可能任何一场臭球都不会让绿茵天才如此苦恼。而实际上,看客们或许也不是真的需要一个答案,他们自己的想象力已经足够编织剧情。

“巴塞罗那两边都在隔空开火,利昂内尔真是可怜,现在不表态也不行了吧…”一个人感叹道,却令我非常想要反驳:仍然维护着巴塞罗那的梅西或许是心软的,但他并不可怜。所有离开了绝对巅峰、放弃了往日荣光、秉着对足球的热爱而另寻去处的昔日球队头牌们都不应该得到怜悯的评价。旁观者没有资格对强者的隐忍评头论足,欣赏别人的挣扎是一种糟糕的偷窥,因此我从不给记者们这样的机会。

“这还是公益活动现场吗?或者说你们想就地来个记者发布会?好得很,我正好也有话想说。”我不客气地开口道,记者齐齐刷刷投来目光,眼神里充满着不信任,PSG官员危险地摇头示意我不要惹火烧身,但是为时太晚,大概从当初默许俱乐部派出“双王之约”的公关通告开始,我就已经要对这件事情负责到底了。

“克里斯蒂亚诺,”像是突然从睡梦中惊醒似的,梅西对我小声说道,“这不关你的事…”

哦,小鸽子哟,你得搞清楚,关不关我的事是我说了算。或许我的确不必为你做任何事;可是如果不是我,还能有谁呢?也许你擅长拯救球队拯救球迷,但是拯救自己的功夫真是一等一的糟糕。

再说了,我可绝对不允许我的老对手被当做一出悲情戏供人观摩。


- TBC -


* 这一更算10.3的。昨晚网络有点问题,今早才发。急着出门,背景不知道的先问,我后面再补。

评论(15)
热度(36)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