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前目的地 -6 (CM+PSG AU)

献给梅西的西甲400球和即将到来的C罗皇马历史最佳射手纪录。他们值得比我笔下的更好。

以及献给我所喜爱的巴黎,任何赞誉都不足以形容你。  

前文阅读:#Prédestination 

Prédestination

前目的地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wife/kids)

分级:本节为G

提示:梅西在PSG的第一场球出了点小状况。


CHAPITRE III.  “Folie”

第三章  “狂热”


我父亲送蒂亚戈去新学校报道,眼下新宅子里只有我一个人。我儿子很兴奋,从昨晚起就在念叨:“要看金马[9]!”。因此我很感激安赫尔的建议,而且他给我敲响了警钟,如果我想要在PSG干出点不逊色之前的成绩,就得像在巴萨那样,真正把巴黎当做家,自然也不能把蒂亚戈送回阿根廷。

“您好,请问需要什么帮助?”我按键的时候,语音忠实地响起。

“天气预报,”我用还不怎么熟练的法语说道,“还有,呃,巴黎第16区的路况。”

这也是安赫尔的主意,他最近鬼点子特别多,好像浪漫之都真的使他头脑开窍了似的。他信誓旦旦地说:“里奥,你应该练习几句简单的法语,比如说,先从跟法语siri对话开始,问问天气啊,导航啊,菜谱啊之类的,直到你们双方都能听懂。”

我果真照他说的去做,试着每天跟人工智能软件聊上两句外语,这比面对真人更容易些,好处是siri并不会感到厌烦。这两天我试图说服自己克里斯蒂亚诺 · 罗纳尔多并非像看上去那样痛恨我,大概只是又一次被牵扯进无休无止的与我有关的新闻,令他终于不耐烦了。而且克里斯蒂亚诺是一个非常重视球队荣誉的人,他不会故意为难我,搞得大家都踢不好球。

简而言之,克里斯蒂亚诺不喜欢前任死敌这件事情不该让我太惊讶,也完全不应该令我沮丧。他说的没错,我们都是职业球员,场上的输赢才是第一位的。

就在我神游天外的时候,siri已经把需要的信息反馈在屏幕上。天气晴好,道路通畅,一切顺利,只等待万众期待的里奥 · 梅西王子公园首秀,也就是PSG新赛季的首战。布兰科无条件地给了我首发;蒂亚戈 · 席尔瓦作为队长参加了昨天的发布会,对我表示百分之百的支持;全队——包括克里斯蒂亚诺?或许吧,至少他在Facebook声称非常看好我,得到了十几万的点赞——都给予我充分的信任,我也不能让他们失望。这是新生活真正的第一页。

**** ****

“老天爷啊,听听看,全场都在唱你的名字!震耳欲聋!”中场休息的时候,安赫尔在我耳边大喊大叫,队长和蓬蓬说着我不能完全理解的词儿,但是能确定的是我自己也和他们一模一样地咧嘴傻笑着。

“我真是太爱你啦,小跳蚤!”马尔科 · 维拉蒂扑在我的右肩上说,我确信他的西班牙语还有“小跳蚤”这么没大没小的称呼是跟我们的国家队开心果拉维奇先生学的,“你超棒!就像实况游戏一样!”

每个人都对这场比赛很满意,我也不能要求更多了:上半场一传一射,年过三十的新援在巴黎圣日耳曼的梦幻开局。虽然我不能完全赞同布兰科对记者说的“梅西根本不需要适应“,但是称赞总是让人飘飘然,酣畅淋漓的胜利总是美好,我愿意从今天开始尽情享受它。

“安赫尔,你说的没错,一旦开始踢球,一切就都会恢复正常了,谢谢你。”我搂着最亲爱的队友,真心诚意地感激他这些天来的陪伴,但我没听到回音,因为有更多身着深蓝球衣的队友上前来拥抱我们。

不过不是所有人,因为从头至尾,克里斯蒂亚诺都戳在墙角,用令人发指的慢速喝着水,好像那一点液体他能喝到天荒地老。葡萄牙射手一边磨磨蹭蹭一边露出不服气似的神情,实在难以忽略。又或者说,我心里还有一小部分期待着我们能就此破冰——显然是我自作多情。过去斗得你死我活的那么多年,我都不曾相信克里斯蒂亚诺真的嫉妒过我,至今我也不相信。

或许他就只是真的非常,非常不喜欢我罢了。人人都有的权利,我从来不奢望什么。

中场休息的时间飞快过去,在队友们的怂恿下我第一个重新踏上草皮,短暂地独享来自巴黎球迷的热情欢呼。他们中间的许多人或许曾经在欧冠赛场边咒骂过我,现在却做出顶礼膜拜的人浪。甚至有一个人跌跌撞撞地冲下看台,工作人员来不及阻止,他迈开步子像冲向终点的冠军那样朝我跑来,手中的红蓝色PSG围巾如同旗帜。我马上明白过来他想做什么。

“梅西,我能抱一下你吗?”这个绿茵场的闯入者小声说,生硬的西班牙语,其实就算他说法语,这么简单的一句我现在也能听得懂,但这点体贴应该得到珍惜,所以我毫不犹豫地点了点头,在保安快步赶来之前给出了本赛季第一个计划外的拥抱。当这位球迷被带走之后,我的脖子上也多了一条尚且温热的PSG围巾,球迷款,我自己甚至都还来不及得到一条。

这个小插曲令我不自觉地微笑,走到场边把围巾递给助理教练,大家也都心情不错——然而回头时候,一个阴沉沉的身影把我吓了一跳。克里斯蒂亚诺近在尺咫,双臂抱在胸前,模样非常不高兴。这让我有点恼火了,兴许不论我做什么他都不会满意。我摆正了目光朝前走,决心要无视他,但是葡萄牙人却率先发话:

“我猜就算是个端着枪的恐怖分子你也能愣在原地给他个爱的抱抱。”

“只是一个球迷……”我小声辩解,“而且他戴着我们的围巾。”

克里斯蒂亚诺面露讥讽,就像我真是那种一无所知的绣花草包、真的看不出谁真心待我好而谁执意找麻烦似的。

“你真是蠢得可以,”我最不友好的队友粗鲁地说,“你怎么知道他不是狂热的加泰人?”

哦,够了,他不喜欢我,这个事实我可以接受,但是如此冷嘲热讽不是我应得的。他可以无视我为了融入球队而做出的努力,但我起码得证明自己不是个任人鄙夷的傻瓜笨蛋。

“没错,我就是蠢得可以,起初我以为只是我的到来给你添了麻烦,所以你不爽也可以理解。”我回击道,助理教练意识到我们的谈话不够愉快,立即紧张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示意球员赶快就位,但这话我必须得说完,“可要是早知道原来你这么恨我,上帝作证,我一开始就不会选择巴黎。”

克里斯蒂亚诺瞪圆了双眼,一直撇着的嘴唇就像搁浅的金鱼那样张大:“你说什么?”

裁判在这个时候鸣哨,正好给了我理由不去理睬他那装模作样的惊讶。


- TBC - 

[9] “金马”是指巴黎的亚历山大三世桥的镶金天马雕塑。大桥非常美丽,距今有百余年历史,雕塑群包括骑士、天使、仙女、女神,是法俄友谊的象征建筑,链接着香榭丽舍大街和荣军院。图片可戳

* 应该都还记得天使的军师是阿票厚。我都想给票票发个背锅侠荣誉勋章了。

评论(19)
热度(30)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