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前目的地 -5 (CM+PSG AU)

献给梅西的西甲400球和即将到来的C罗皇马历史最佳射手纪录。他们值得比我笔下的更好。

以及献给我所喜爱的巴黎,任何赞誉都不足以形容你。  

前文阅读:#Prédestination 

Prédestination

前目的地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wife/kids)

分级:本节为G

提示:总结前两章,主线是这样:巴萨跟梅西闹得不太愉快,PSG急于买人不希望撕破脸,所以两家重新开始炒“C罗梅西想做队友”的新闻,也就是所谓的“王子公园之约”。你罗就这样成为了接盘侠和背锅侠,门德斯和老梅西也是因此希望CM保持好友形象……他心情多复杂你们要理解。

(仿佛听见你票说:这个锅,老子背了...)

终于写回你票POV了,在别人的POV里他已经口嫌体正直到我忍不下去的地步了(怪谁(X


CHAPITRE III. "Je suis le mensonge que tu racontes"

第三章  “我是你撒下的弥天大谎”


或许上帝确实是存在着些恶趣味的,我活到三十几岁,终于将他的把戏看透。比如说如果你足够努力又虔诚,的确会得到一些曾经梦想的东西,只是等你真正得到它的时候,或许已经不那么迫切地想要了;童话故事也会变质。

再比方说,豪尔赫下达命令之后我一直在想该怎么正儿八经跟梅西说上第一句与足球无关的话——“嘿,老兄,咱们来假扮闺蜜吧”这样肯定不行——然后在送Junior上学之后就看见了阿根廷人的训练车刚好停在学校车库,恰恰是我决定把这项“交友任务”拖到明天的时候。多么不凑巧,我们两个之间所有真真假假的“凑巧”都被记者拿去写新闻了,剩下的都不够令人愉快。

“呃,嗨。”诺坎普的——好吧,现在只能说诺坎普的前任国王,他穿着一身白色T恤,又结结巴巴,真的越来越像一只鸽子,好像随时都要飞出车库似的,“我刚给蒂亚戈报过名。”

“哦,”我平平静静地说,“这学校不错,你可以放心。”

我预知蒂亚戈 · 梅西会跟Junior同校,因为昨晚刚刚回复了一条来自安赫尔的whatsapp消息:“急急急!克里斯,你说蒂亚戈该上什么小学比较好?”

要不是我正好知道有个蒂亚戈姓梅西,我就会以为这是我们的队长席尔瓦先生输掉了真心话大冒险而不得不被捉弄。时间过得太快,连梅西家的小胖子都要上学了,而我自己第一次怀抱Junior的日子还恍然如昨。

“…里奥一定是疯了,他觉得法国学校都不合适,应该把这孩子送回阿根廷跟他那一大家子人待在一块儿,”好心天使继续打字,“我跟他说了一堆国际学校的好处,他不为所动。”

大概从上周开始,安赫尔差不多每天都会给我抛来类似的求救消息,好像我是某种运筹帷幄决胜千里的神算子,可以用二进制编码向他传授锦囊妙计。好吧,我其实喜欢这个定位,毕竟奉承话是安赫尔自己说的:“克里斯,你太聪明了,你出的主意他都听得进去。”

我就这样成为了安赫尔 · 迪马利亚的幕后军师,我打字,他复述,一个活蹦乱跳心理健康的里奥 · 梅西,一支让敌人闻风丧胆的巴黎圣日耳曼,皆大欢喜,80%的功劳归我,其实偷偷给我塞一面锦旗我也是不拒绝的。

“如果送走了蒂亚戈他会后悔的,”我在等待绿灯的时候打字,迅速地得到了回复。

“是啊,巴黎的学校有什么不好,你儿子那所不是很牛逼吗,又教英语又教法语的……”

“我的意思是,梅西自己需要蒂亚戈在他身边,他那帮躲在阿根廷的家人们没权利剥夺这个。”我最后一次回复,“不过你告诉他前半句就够了。”

噢,梅西肯定懂的,他只是慌张地暂时没想起来。毕竟曾经的巴萨10号一度完美地解释过我为什么会泪洒2013金球奖,他知道我看着儿子走向自己是什么感觉。[8]  我们早就都过了只为自己而单枪匹马走南闯北的年纪,又一次走向远方的时候,最重要的人必须在身边,他们远比奖杯的归属来的真实可靠。

显然梅西也同意我的观点——尽管他不知道安赫尔的真知灼见都出自我,他的昔日死敌——所以他现在才出现在这里,不自然地跟我say hi。知晓真相无疑会更尴尬,拉玛西亚天之骄子的自尊心不会允许他亏欠我太多。

“我想……谢谢你,”这个时候,梅西说,随手把车钥匙塞进牛仔裤的口袋里,难道从来没有人告诉他大腿鼓起一块的模样当真十分滑稽么,“……关于之前那个发布会。谢谢解围。”

已经过去了半个月,他现在才想起来要感谢我,感谢我的当众伪证,保全他和老东家之间的秘密,看上去更接近和平分手。假如不是狭路相逢,也许会一直避免跟我说话,因为我就是他撒下的弥天大谎。巴塞罗那和里奥 · 梅西关系终止的原因迷雾重重,PSG无意与加泰地头蛇纠缠,而我是现成的挡箭牌。这些年来,我和梅西所说的“愿做队友”的言论都被重新掘出,无论真真假假,全部铺在大众眼前混淆视听、转移焦点。或许俱乐部们成功了一半,绝代双骄镀着金子的世纪友谊短暂盖过了转会谈判的污点。可人们也不傻,我不知道这事能瞒多久,按豪尔赫的说法,他们已经开始怀疑了:罗萨里奥天才突发奇想要把亲手打下的王国交付给晚辈,真的只是为了快快乐乐地去跟老对头达成队友心愿吗?

我当然知道是从来都没有什么队友心愿的。可怜的球迷们要是发现自己被耍了,会大发雷霆、掘地三尺地挖出真相。那个时候,用不着四大皆空,法式革命的狂怒会把我们统统赶下神坛。

“不客气,俱乐部的意思也很清楚,而我是职业的。”我说,“不过恐怕我们还得假装好一阵子。”

“假装?”梅西问道,神情迷惑,我简直快相信他真的把我当做朋友了。但是我没有球迷那么鬼迷心窍,我知道自己和安赫尔、阿圭罗甚至内马尔都不一样。

“你和我,我们必须继续假装是挚友,从第一次见面开始就惺惺相惜、恨不得歃血为盟,”我挤出一个假笑,想起我自己头一次对阵M19的时候是身穿白衫的红魔,真是预言般的讽刺场景,“皇萨时代只是迫于俱乐部压力才才低调行事;直到今天,一笑泯恩仇,我们终于成为正大光明、相亲相爱的世界最佳拍档。”

梅西的神情从迷惑变成尴尬,最后定格在我无法形容的状态。就像有时候德比遭遇了误判,或者受到侵犯却不为裁判理睬,他从草地上若无其事地爬起来,目光和我短暂交汇的那一刹那。我可以马上扭过头去,可以假装示意别人,但他已经知道我在看他了。我无法克制自己的注意力,就像我无法克制言语里的讥讽。

“这很怪……”阿根廷口音的西班牙语慢吞吞地争辩,“我想我不能……”

“我们俩做朋友当然会怪,小鸽子,”我又轻又快地打断,这句子脱口而出,如同脱轨的列车来不及挽救,“所以只是假装而已,Facebook点点赞,赛前来张合照,就像每日训练一样稀松平常。别担心,你用不着逼自己真的喜欢我。”

当然,我也用不着真的喜欢曾经与我争夺一切、如今又要求我付出一切的这位仇敌。所以,当他近乎失望地垂下头,低声告别,然后合上车门飞快地离开的时候,我站在原地什么也没有再说。

可我真心觉得这是最好的情况:他不必对我感恩戴德,而我仿佛可以把自己从怪异的责任感当中解放了。


- TBC - 

[8] 2013金球奖后梅西接受采访:“C罗落泪?我理解他的感受,他跟他的儿子、他的家人来到现场,他充满着感情。”这跟C罗自己的说法如出一辙:“能在母亲和儿子的支持下拿到金球奖是一种莫大的荣誉,这是一个感性的夜晚。”

* 由于各自的技术转型正好互补,CM可以共存的论调在这两个赛季尤为盛行,其实也得到了他们自己的肯定。再过两年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们谁也不知道。

* 我尊重所有的俱乐部,但我无法信任所有的俱乐部高层。

票哥很怕伤害某人自尊心才通过天使关心别人,真是really傻,他会后悔的(手动再见

评论(14)
热度(29)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