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前目的地 -2 (CM+PSG AU)

献给梅西的西甲400球和即将到来的C罗皇马历史最佳射手纪录。他们值得比我笔下的更好。

以及献给我所喜爱的巴黎,任何赞誉都不足以形容你。  

前文阅读:#Prédestination

Prédestination

前目的地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wife/kids)

分级:本节为G

提示:舆论认为梅西来到PSG是出于他与葡萄牙人的秘密约定,然而事实并非如此,他们甚至还不是朋友。以及没错我们还是在第一章,上一节是“我亲爱的豪尔赫”,这是第一章的第二节。

为什么离开俱乐部的原因我不想解释。未来的无限可能也不需要解释,更无须谴责。并不是我希望他们如此。


CHAPITRE I. "Ça va toi la pigeonette* ?"

第一章  “小鸽子,你好吗?”


我不是一个擅长在新闻发布会上说话的厉害角色,比起杰拉德和哈维的一针见血,或者安德烈斯和塞尔吉奥的四两拨千斤,我太不会应付舆论,也太不会讨媒体开心。迄今为止,我人生最高光的一次发布会大概还是几年前的欧冠,在诺坎普(提起这个词我依然要窒息一秒钟,尽管离开的决定最终是我自己做出的)的新闻发布会大厅,面对世界各地媒体的长枪短炮,我满腔只有复仇的怒火,以及微妙的、想要在昔日恩师面前重新证明自己的决心[2]。

但是现在我失去了那种专注,身后不是诺坎普所带来的慌张比我想象的更加巨大且沉重,手心出汗,不能集中精神思考。Ooredoo训练场的赞助商卡塔尔电信一直是我的合作伙伴,但是这毕竟和甘伯太不相像了,无论是围墙旁侧伸出的法国梧桐、还是隔着铁网听见的街头卖艺人的法语香颂,全都与我之前的人生不相像。我无法自我欺骗,或者自我高估。仿佛一夜之间,过去那个孤独迷茫的罗萨里奥13岁男孩又徘徊在异国家乡,而我还需要时间。

“…梅西先生?梅西?请回答一下前一个问题好吗?”这是一个说西班牙语的记者,我认为他来自马卡或者国家报,加泰区的报纸大概不会愿意再来采访我,他们对我的了解已经足够编织半真半假的故事,“你跟克里斯蒂亚诺是什么时候约好一起转会大巴黎的?哪一次国家德比让你们有这个念头,还是老特拉福德那次著名的友谊赛?”

如果不是PSG高层的暗示在先,我的确想指出我跟克里斯蒂亚诺从未“约定”任何事,大概从来只有太多魔咒般的不约而同:同轮的进球或哑火,还有其它令人匪夷所思的各种花样的联系——匪夷所思之处在于真的有人乐意去统计数据,那感觉就像有人倚仗着我和克里斯蒂亚诺之间的竞争而获得工作;现在不是竞争关系了,但记者也为这好戏乐得发狂,无论我们是变成好友还是冷战,戏剧性保证了热度、销量。有人甚至成为了研究我们两个的专家,这种人往往不相信一切都只是上帝的作用,不是我们的意志。这很奇怪,我觉得有点尴尬,就好像一个当堂辩驳的人当真怀疑起自己清白来。这并不能怪克里斯蒂亚诺,实际上。

哈维曾经说如果是“隔壁那位”——他指的是克里斯蒂亚诺——就不会这样谦虚。“他会巴不得全世界媒体都盯着他的新闻才能讨饭吃,既然他那么喜欢受到关注。”哈维说,“要是你跟他一起参加发布会,肯定会被抢镜。你要小心,别让他摆你一道。”

于是果然,在我沉默发呆的当儿,桌子另一边的、和我之间还隔着翻译官的克里斯蒂亚诺从椅背上直起腰,捏住了话筒的黑色海绵,在扩音器里发出噪音。

“并不是一场比赛决定了今天,”葡萄牙人耸了耸肩,然后继续道,我愣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说的是西班牙语,也许这不奇怪,毕竟记者也是,“我们只是有长期的共识,我是说,金球奖后台等待的时间既然那么长的话,总得聊到这个话题去的。”

“你是在暗示其实你们多年来关系都还不错,只不过迫于西甲巨头的压力,不得不谨言慎行?”

“如果我回答你的这个问题的话,老佛爷就再也不会请我回伯纳乌参观了。”克里斯蒂亚诺夸张地摊手又挑眉,记者们笑出声来,官员也点头。他说了关于我的谎话,瞧也不瞧我,更不征得我的同意,但是我知道自己必须感激这个解围。“克里斯蒂亚诺什么时候邀请了你”总是比“为什么离开巴萨”的追问让我更好接受一些。

“那么接下来,”西语媒体继续发问,“两大巨星,可否谈谈对彼此的印象?这是老调重弹,不过现在你们的答案应该可以是发自内心的了。”

大家再次微笑起来的时候,克里斯蒂亚诺转过脸来,越过神情严肃的金发的翻译女官员,他点了点下巴,就像以前某些FIFA或者UEFA的发布会同台。我知道这次轮到我第一个发言。

“如果要说在来巴黎之前从未把‘跟C罗做队友’当做一个吸引人的条件,那我肯定是在撒谎。”我坦然地说,并不完全理解我自己说的话,但是它或许千真万确,因为谎言让我紧张,“而且克里斯蒂亚诺也一直是一位很好的球员,或者个人。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但是他是可以被信任的,无论场上场下。”

本土记者或许不能完全听懂我的阿根廷口音,但是西班牙来的媒体人纷纷记下了半张纸的笔记——还有克里斯蒂亚诺,我能看见的那半张脸上表情变幻莫测,尽管我认为我的话并没有什么值得变幻莫测的转折或者弦外之音。

**** ****

这场发布会结束的时候我赖在椅子上,等待被官员领走,对这个片区我还不太熟悉。据说克里斯蒂亚诺要去接他的儿子放学所以不会参加晚宴,对此我也当然没有异议,毕竟换做我也会这样做。他可以在镜头前假装是我的好朋友,但是不必付出私人时间。

但是在他起身离开,并且经过我的座位的时候,这个难以捉摸的葡萄牙人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非常轻,然后我转过身来,我们握了手。我才发现原来我自己也在等待着这个信号,就像过去某些仍然彼此敌对的场合,只不过从前有些时候我等不到这个信号,而其它时候我不会主动给这个信号。

你还好……?*”他小声说,谢天谢地这是一句我听得半懂的法语。

我点了点头,于是他松开手,逆着人群朝前走去,离开了新闻厅。


- TBC -

* 此句即节名“Ça va toi la pigeonette ?”pigeonette是小鸽子。在法语里,鸽子表示“一个容易上当受骗的人”。所以票哥的这句话翻译过来其实是“Are you ok you little idiot ?”可惜你煤外语不行啊。

同时,《鸽子》也是一支著名的西班牙民歌。大家可以搜搜歌词。

[2] 提到的这次发布会就在2015年5月对阵瓜氏拜仁的首回合的前夕。


我情感上想要日更,篇幅应该都不长,POV写法。有什么意见可以随时说啦,这篇我都不怎么校对,因为第一人称写起来就是比较松散。

评论(11)
热度(32)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