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FootRPF-CM】小心许愿-11 (2/2) 撕逼开始,狗血预警,爆.字.数.了.

据说理解难度比较大,来,我带着你们做彻底的前文回顾↓

1. 硬币是古希腊奥运会冠军恶灵的附身物。他让贴身随从顶替自己前往冥府,希望可以长生不死,冒犯了黄泉指路的赫尔墨斯,所以只剩灵魂留在硬币里,正面是他自己的肖像;因为古代奥运会为冠军打造个人钱币。Caveat Possessor是天主教打上的警告语,请人们小心恶灵 → 文末有番外,硬币视角。

2. C罗没有告诉梅西他本来应该在巴萨。而07/08正是巴萨梦二的崩溃期,前文有两次直接提到。原来的阿森纳双箭头是阿德巴约、爱德华多。梅西和女巫都以为,皇马C罗是唯一的时空旅行者。

3. 硬币从罗马特雷维许愿池中捞出,也必须投回罗马特雷维许愿池,这是天主教镇压恶灵的方式。

4. C罗回到2015意味着重启。他将回到三十岁生日宴的夜晚,没有玛丽来找过他。梅西不会记得错乱时空的任何事情,就像一开始C罗来到阿森纳的时候。

5. 看了1-4还觉得看不懂的,我建议弃文。因为老实说,我每章都在反复提醒,notes也是有逻辑的。如果漏掉太多,很难看懂啦。问我的各种问题,之前至少都在文章里提过两次,嗯...


Caveat Possessor 小心许愿(11)2/2 → 阅读全部请点击右边tag #小心许愿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Cristiano Ronaldo/OFC, Robin van Persie/Cesc Fàbregas

分级:本节为G。

提示:第一次撕逼大会开始啦。梅西终于意识到C罗并不是唯一的时空旅行者。魔幻主义警告,你们当鬼片看好不好进度条11/17,感受一下,再爆篇幅我去跳长江大桥(不是。

老实说一会儿MC一会儿CM,设定和文风还差别这么大,我快精分了。


——————————————————————————

What if I told you that I wasn't getting older, but I was getting younger than everybody else? 

要是我告诉你我没有变老,而是变得更年轻了呢? 

——引援自《返老还童》(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


11 Never Had a Dream Come True (2/2)

11 从未梦想成真 (2/2)

 

训练结束之后他们并没有回家,这算是头一次,不打着其它旗号的正式约会。晚餐时间尚早,而且腼腆的阿根廷人第一时间拒绝了烛光晚餐的提议,更不会想要去逛街血拼,这让万人迷先生唯一擅长的正常交往途径也被掐断了;他自然也擅长不正常的交往途径,但是潜意识里把妹约炮一夜风流那种手段是万万不可用在潘帕斯天才身上的;警戒,敬畏,偏执,心虚,随便你们怎么想,他自己都还没有完全弄明白呢。

“为什么我也像个学生仔了……”从来不愁罗曼史的球星先生小声感慨,少年时代束手束脚的恋爱方法论明明已经远去多年,年轻的皮囊其实并不会让他变得格外天真几分,只是现在经验都不管用而已。

“你说什么?”梅西好奇地问。

“没什么。那……想去看电影吗?娜塔莉·波特曼和斯佳丽·约翰逊有部片子正在点映……”

就这样,在步行街橱窗外逛了一圈半之后梅西叼着冷饮吸管点了点头。而C罗得承认他还是耍了个小花招:《鹊巢鸠占》[57]是一部他七年前就看过的电影,重温也不是出于对大英王朝历史的热爱。

“当时为了看两大美女斗法咯,”灯光暗下不久,C罗对旁座小声说道,廉价爆米花的奶油味扑鼻而来不过他现在不想计较,“我个人是觉得斯佳丽比较火辣啦…以后她还会演超级英雄,那就更辣了…”

“哦,”梅西干巴巴地说,抓着一把爆米花一颗接一颗地塞进嘴里,“可我挺喜欢《这个杀手不太冷》。”

“没错,”C罗改口道,“娜塔莉其实更漂亮一些……你那么看我干嘛?”

他觉得这就像谈论哪个型号的跑车性能更好,完全无伤大雅,立场也当然可以随时改的。只见阿根廷人扭头瞧他,一只手支在座椅扶手上撑住下巴,目光越过堆得高高的爆米花山。片头现出金光闪闪、手持火炬的哥伦比亚女神,映得他的脸都格外亮了一些。

“其实我觉得你长得比她们都好看。”梅西说,微笑了一下,然后重新转向大屏幕。这太直接了,C罗愣在原地没能第一时间接话,晃过神来只好伸手去摸爆米花粒,接着他听见——

“我可以像罗宾一样叫你‘克里斯蒂娜’吗?”

“……不行。想都别想!”

**** ****

“我说吧,电影还不错?”

“嗯哼。要是没有你一直叽叽喳喳地剧透就更好了。”

作为来自未来的人,C罗却从来没透露半句关于球员走向和俱乐部发展的信息,他自我欺骗那是出于避免时空悖论的考虑。但是电影剧情是另一码无关痛痒的事情,谁会不乐意在意中人面前炫耀自己所知甚多呢。

他们安静地随着市中心的人潮走了一段,游船的彩灯映亮泰晤士河面的漩涡,C罗一直盯着它瞧,浪涛翻滚又归入黑暗,一次又一次;直到阿根廷人捧着的超大号爆米花都吃得见底了,零散的颗粒在空荡荡的纸盒里沙沙作响。

“前两天,玛丽跟我说,一般来讲,硬币的法术只改变了时间线,是不能改变感情的。比如,塞斯克和罗宾,他们本来一定就相互喜欢,只是我不知情。”C罗依然瞧着远处,继续道,“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梅西在空盒子里掏呀掏,假装完全没有听懂,蓝色的灯光照得他耳尖发紫了。

“好吧,你不想承认就算了。”时空旅行者说,“我只想说……一开始我真的恨死这一切了:时空旅行,魔法硬币,倒霉的阿森纳,阴森森的伦敦,一无所有的二十三岁,我恨死了。”

小个子立即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抬头看向传闻中刚愎自用、现在却诚恳地进行自我剖析的球星先生。

“后来…是你让我觉得其实没那么糟。”他瞧着船位波纹徐徐蔓延,在低缓的堤岸归于平静,“现在,这对我根本都不像什么诅咒,诅咒是不会让人牵挂的,你明白吗?…我甚至有点感激它,没有它的话,我跟你还是原来那副老样子。这话不能告诉小巫婆,她会觉得我是被硬币蛊惑了,但是我发誓,这跟巫术魔法没有关系。”

“老样子?什么样的老样子?”梅西重复了一遍,他欲言又止,因为葡萄牙人继续说话,像是生怕被打断就再也不会吐露心声了似的。

“以前,每个人都告诉我,是你把我人生的难度系数增加了好几倍,是你害得我事事功半事倍,”C罗轻声说,握住小个子的一只手腕,甜腻的奶油味道尚未散去,河风里传来雾都旅人的欢声笑语,异乡客亲吻了另一个异乡客,轻柔得如同一个梦,“我真高兴他们想错了。你是这个世界里发生的最好的事情了,我什么都可以预料,可我猜不中你怎么想,我猜不到你还能变得多么好。但我想要知道。”

阿根廷人眨了眨眼睛,完全不能止住笑容。他反握住时空来客的手指,什么也不再说了。

**** ****

“我得十二点前回家…”

“知道啦,乖孩子还有妈妈盯着呢。你为什么不告诉她你要在我家里过一个‘闺蜜之夜’之类的?”C罗敲着门,俏皮话惹得阿根廷人哈哈大笑,而别墅的门突然从内被打开,支撑在门板上的葡萄牙人瞬间失去重心。

“喂!你开门不会先打个招呼吗?”

米兰姑娘翻着白眼让出通道。

“正好,你的浴室出水口被堵住了。”玛丽说,“去掏一下吧,趁着水还没漫出来。而且你不想让维修员看出来家里住了个姑娘吧?”

C罗完全不敢相信,他从来都很注意的,除非——

“你的头发?你掉头发居然把我的浴室堵住了?你他妈……”

玛丽丢了一个敷衍的假笑,坐回沙发继续哗啦哗啦地翻杂志。梅西扯了扯即将发飙的葡萄牙人,终于让他勉强想起,这尊难伺候的神佛是他们自己请来的。

“我会被她搞疯。等着瞧,我说不定明天就疯了。”C罗宣布,然后大声地踏着步子上楼。梅西觉得他应该去帮忙,但是女巫小姐悄无声息地指了指沙发座椅。

“……你故意的?”

“算是吧,我哪能掉那么多头发啊,只是一个小小的巫术袋,耗他几分钟就好,把你们俩分开可真难啊。”玛丽小声说,“怎么样,他告诉你了吗,时间线是怎么变动的?”

“我,还没问。”梅西坦承道,“可我觉得,没什么问题,就只是,我们的关系可能……变好了一点。这也很正常,现在我们是队友。”

这显然无法说服女巫小姐。她在玻璃茶几上敲着长长的指甲,眼睛眨也不眨地审视阿根廷球星。

“假如你不帮忙的话,我就自己去搞清楚了。”玛丽说,“你应该明白,医生是不会在不清楚病症的时候就下药方的;要我解咒也是一样。”

梅西皱着眉头,一整晚他都想要套话,但是最后还是放弃了。克里斯的秘密本就不属于他,如果葡萄牙人不愿意分享隐私,必然也有他的道理。

“克里斯没那么信任你,而且他已经越来越不想走了,你把他逼急也许适得其反,”梅西说,“……等我以后慢慢问他……”

“真是不慌不忙啊,你真以为这硬币是天赐福音,会一直保佑着他?《天佑女王》[58]听多了?”意大利来的疯姑娘庄严地点了点头,“而且,不信任我的是硬币,不是克里斯,被逼急了会害人的也是硬币。总之,你就等着瞧吧,女巫直觉是错不了的。”

**** ****

C罗从浴室出来之后听见客厅里传来可疑的声响,还有卑鄙女巫的高声大笑。他马上就后悔把小个子留在楼下和魔鬼共处一室,然而实际情况却是两个人交谈甚欢。这有点超现实了。

“克里斯,快来,我们准备玩塔罗牌了,希腊诸神版的哟!”玛丽哗啦啦地翻着一叠深色纸牌,而C罗不敢相信梅西似乎是真的挺感兴趣的。

“你算命准吗,神婆?”他疑神疑鬼地坐下来,抱臂瞧着半吊子的花式洗牌。女巫愉快地朝他挤眉弄眼,态度太好简直像有所预谋。

“我是刚学的,不过肯定比占星网站准,重点在于解读。”玛丽在茶几上摆好牌,然后手指飘忽地触过每一张,“我先来。感觉到某一张是特别的,选出来,它代表我——”

就像突然磁场相吸,她用指尖扣住最右边一张,把它推出牌列,然后将正面朝下的纸牌翻过来。

“一个女人,很准呐,你的确是个女的,没骗我们。”C罗讽刺道,梅西笑出声来,女巫生气地瞪大眼睛。

“别插话!这是‘正位女祭司’,”玛丽接着说道,眨了眨眼,“说明我具有优秀的判断力和洞察力,精神研究方面尤其出色。所以别担心,你解咒的事情包在我身上了,本小姐可是状态良好,斩妖除魔也没问题。”

C罗没有接话。他现在对回家不那么热衷了,而其中原因委实复杂。

“喏,克里斯,轮到你了。”

“我可以随便选一张吗?”他不耐烦地说,手指头在两张牌上戳来戳去。

“‘随便’也是一种定数,你当然可以随便选。”玛丽说,语调狡猾。这话让他非常不舒服,无神论的葡萄牙人下决心要瞎选一张,证明命运都是狗屁。然而翻过塔罗牌的那一刹那,时空旅行者感到一块石头滑进胃里似的沉重。无论塔罗牌是个多么新颖的领域,他认得双蛇杖和两对飞翅。

“赫尔墨斯……黄泉指路人,欺诈之神,”玛丽念出牌上的希腊文字,“同时还是运动之神……也是传说中,硬币诅咒的施加者,这个我们都知道咯。这张牌叫做‘审判’。”

“什么意思?”梅西追问道,他紧张地捏着沙发一角。

“‘正位审判’,意味着复活之喜,重逢之乐,好运气,好消息,坦白。”女巫诵念道,目不转睛地瞧着葡萄牙人,“就是说,你坦白点,一切就都好起来了。”

C罗僵硬地撇了撇嘴,不自然地把牌扔回桌上。最后轮到阿根廷人。

“里奥,你是不是该回家了?”在选出牌之前,C罗忍不住插话。他承认,他有点不想看这张牌,更不想听人解读。魔法巫术是一架通透的棱镜,他们瞧向未知世界,但未知世界也可以窥伺他们,答案揭晓之前,薛定谔式的谜团令人好奇;而揭晓之后,无论如何,乌云都笼罩在头上了,奥秘就是一个黑洞。他不想把梅西也牵扯进来,虽然其实已经牵扯够多。

“看完就走。”果然,阿根廷人固执地坚持,翻过了最中间那张牌。

“这是……波塞冬?”他仔仔细细地瞧,抬起头看向女巫,“正位,海神?”

玛丽明显愣住了,这反应令人生疑。C罗想起,用来镇压硬币的特雷维许愿池的主体雕塑就是海神……这是多么奇怪的联系,难道塔罗牌真的能够洞察人心?

“是波塞冬没错。牌面是‘正位高塔’,”女巫不动声色地说,“意思是重大的变化。”

接着,无论C罗怎么使眼色,她都不肯再多解释一句了。

**** ****

当C罗端着三杯饮料从厨房里出来,客厅里只剩女巫姑娘一个人。她只拧了一盏台灯,在黑暗中凭借微光继续占卜,老实说那场景有些瘆人,活像老式招魂电影。

“里奥呢?”C罗按亮了主灯,只见玛丽头也不抬,手里捏着一个小东西念念有词。

“回家了,妈妈催得紧。”

葡萄牙人走近之后认出了她手里捏着的物件,梅西送给他的软陶小人。

“你为什么拿着我的东西?”

“为了和里奥建立联系,”玛丽闭着眼睛回答,“从灵媒角度讲,这件物品还不属于你,我可以通过它,代替里奥再做一次塔罗占卜。”

C罗还没来得及问为什么还要做一次,玛丽就翻开了纸牌。

“居然还是正位高塔……”棕发女孩站起身来,退后两步,手捂住嘴巴,“这怎么可能呢?”

“正位,应该是好的意思,对吗?”C罗上前一步,紧紧攥着妖女的胳膊,头一次在她眼睛里瞧见了难以置信和害怕,这反常令他如临大敌。

“‘正位高塔’,巴别之塔,毁灭之塔,”她低语道,“重大的变故,致命的打击……所有塔罗牌里,只有高塔是绝对的坏牌,无论正位逆位,逃脱不了的定数。”

C罗听见他的太阳穴在可怕地跳动——这不可能,当然不可能,就算要倒霉,也应该轮到硬币的持有者,应该轮到贪婪许愿的对象。总之,被惩罚的应该是他自己,不应该是里奥·梅西,不是吗?

“克里斯,你老实说,里奥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你肯定知道的,“玛丽目不转睛地盯住他,好像要从眼珠底下挖出秘密似的,“你来自未来。从前发生过的以后都会发生,回忆一下?”

C罗摇了摇头,用手敲着前额,搜肠刮肚。梅西有什么不幸呢?错失冠军也算吗?不可能,不可能,他明明一直好好的……

“俱乐部大满贯,金靴,金球,什么都有,伤病也只是暂时…他什么都好,没有什么变故……”

“那阿森纳呢?”玛丽追问道,“虽然不符合自然法则,但是也许你无意间触发蝴蝶效应了……”

C罗继续摇头。他记得穿越的第一天,他就仔细查过阿森纳的战绩,和记忆中分毫无差,就算是微小变动也不足以导致全局变化。

“那我就不明白了。”玛丽咬着嘴唇,转了转眼珠,“对了,你还记得本来应该在阿森纳的前锋是谁吗?如果的确产生蝴蝶效应,反应是连锁的,不会只是影响里奥一个人。”

“我记得……爱德华多,”C罗一边说,玛丽一边打开电脑开始搜索。

“姓达·席尔瓦的?”玛丽问道,“他现在……为乌克兰的顿涅茨克矿工踢球。有印象吗?”

“是啊,没错,我记得,大家都记得他……他应该是南非世界杯那阵子转会到顿涅茨克矿工的。算是个励志人物了。”C罗说,他还是没明白,原阿森纳前锋能跟梅西的高塔牌有什么关联。玛丽懊恼地拍了一下键盘。

“那就是基本没有蝴蝶效应咯,时空系统在自行修复,该去矿工踢球,还是去矿工踢球了,只不过差了几年,在时空概念里这几乎是微小变量可以忽略不计啊。”玛丽用一只手撑住头,盯着屏幕,“我想不通——”

再搜搜阿德巴约呢?他应该从阿森纳转到……到……曼城还是皇马来着……”C罗继续努力回忆,但是圣西罗魔女用力转了一下吧台椅,滚轮在木地板上发出惊天动地的噪音。

“阿德巴约……他现在在曼城没错。”玛丽一字一顿地说,“可他从没为阿森纳踢球,一分钟也没有。”

“是啊,那是因为我来了,爱德华多不也离开阿森纳了吗?”C罗瞧着她严肃的神情,话音刚落就意识到哪里出了问题。

一个人换一个人,两个人不可能只换一个人;别说你是罗纳尔多,就算你是马拉多纳也不能以一抵二,这是规则。”玛丽低沉着嗓音说,“……里奥。你把里奥也换到阿森纳了,是不是?这是‘高塔’唯一的解释,否则没有其它可能。”

他张大了嘴巴试图反驳。我没有把他换到阿森纳,我也没有想把我自己换到阿森纳,我根本没有希望任何事,我不想改变任何人,这全是硬币捣鬼……徒劳。

“为什么这么做?我就知道,邪灵不会随便找上什么人…你一定许了不恰当的愿望,才让他有机可乘。硬币里的妖怪哟,”米兰女巫站起身来,咄咄逼人地走向他,灯光荧荧,影子拖长在墙壁,像祭司拖拽长袍审判着异教徒,“为什么?因为你知道他会赢得大满贯,在巴萨?你知道他会抢得金靴金球,在巴萨?你知道,除了这样,没有别的方法可以摧毁他?你想摧毁他,就像想要摧毁赫尔墨斯的威严,是吗?

“我不这么认为。你最好闭嘴,不然就算你是姑娘我也揍。”葡萄牙人扯了扯嘴角僵硬回答,玛丽在他身后喊着留下硬币。他想转身逃上楼,然而黑暗的楼梯上已经有一个身影,他挡住了去路,再也没有去处。

“里奥,你怎么还在…但我不是,我其实不想…”C罗结结巴巴地说,一步一步地后退,小小的阿根廷人在阴影里一言不发也一动不动;可他亲耳听得够多,辩白是无力的反抗,十字架上的最后一颗钉子也楔入了。沉睡的狮子王幡然醒悟,他犯了多么愚蠢的错误。

里奥什么都知道了。被诅咒之人想着,踉踉跄跄地退后几步,摇着头,却说不出话来。怒火升腾而起,不属于他的愤怒盖过了愧疚。瞧,你失去他了,有人应该为此付出代价,一个声音轻声在脑海里蛊惑,你需要她付出代价,那个女巫。

“女人,你居然设计我……又一次?塔罗牌根本是你的局……你才是妖魔邪灵!异端!”被揭穿的骗子狺狺怒吼,揪住女巫的衣领,虎口掐在脆弱的脖颈,感到她双脚悬空,挣扎都如微风拂草,不属于人类的力量灌注在四肢百骸。硬币隔着布料发烫,灼烧皮肤,嚎叫着催促,应该将这背弃契约、目中无人、妖言惑众的女巫推入万丈深渊,地狱烈火把她焚尽,三头恶犬将她撕碎。克里斯蒂亚诺啊克里斯蒂亚诺,瞧瞧,这就是你愿意追逐的荒唐,这就是你愿意舍身的爱情,爱情就是荒唐,你终究是比不过那一身红蓝的;杀死女巫,放弃一切,背负疯狂,跟我走向永生!赫尔墨斯的信徒终将苟延残喘,将你的皮囊交付于我,我给你阿波罗般的永生,我是所有时空中最懂得你的那一个,我将实现你的所有愿望,我的愿望就是你的愿望……

“克里斯蒂亚诺!”一声怒吼和一记拳头把硬币持有者从狂怒中打醒,他松开拧住少女脖子的手,像断线的风筝一样歪倒在吧台上,滚烫如烙铁的邪魔硬币从口袋里轱辘轱辘地滚落在地,他的头脑就像从水中浮起那样慢慢恢复清醒。玛丽的咳嗽声遥远地传来,梅西再晚来一步,这姑娘或许就真的断气了。

“硬币…咳咳…硬币不能再让他拿着了……”圣西罗魔女摸着脖子说道,“你刚才被它附身了,克里斯。一直没有动作,今天却狗急跳墙…看来到目前为止我的研究都是对的。里奥,请把它给我,你们谁都不适合拿着这枚硬币。”

他想要我,C罗想说,想要我的皮囊,这副年轻身体,原来如此,这是他千方百计留着我的原因,原来平和的日子都是假象,来自未来的人留在此处只会平添烦恼。

可他说不出,隐瞒真相的皇马人今晚没有资格再诉苦,至少在巴萨遗失的国王面前不能了,辛巴也许再也不会好心好意、无忧无虑地伴在他左右了,也许。侥幸是人性的弱点,他也无力幸免。

“我很抱歉……可我真的不是故意要让你离开巴萨的,我不会那么做的。”在阿根廷人拉开门准备离去的时候,他忍不住小声辩解,最后挣扎。梅西的脚步停顿了一秒,打开潘多拉魔盒的罪人充满期待也充满绝望地等待着:回头看一眼就好,一个眼神也行,也许……

一秒钟之后门被干脆地关上,挂饰的流苏左摇右摆,影子像千足虫似的张牙舞爪。没有也许。

- TBC -

——————————————————————

notes:

[57] 《鹊巢鸠占》,更加广为人知的译名是《另一个波琳家的女孩》,2008.2.19英国上映,卡司强大,两大女星分别饰演亨利八世的情人和童贞女王伊丽莎白的母亲,还有未来蜘蛛侠加菲、缺爷等人担纲小角色,当时大家都不如女主红。不过其实是野史,评价也不太高。我选择《鹊巢鸠占》这个译名,算是蛮用力的暗示吧。片中也有玛丽,巧合。

斯佳丽扮演的超级英雄是Marvel的黑寡妇。

娜塔莉主演了《这个杀手不太冷》。

[58] 《God Save the Queen/King 》是英国国歌。

* 塔罗牌与希腊诸神的对应,关于赫尔墨斯的说法有两种,英文网站说是“审判”,中文网站说是“魔术师”,我选择前者。

* 推荐返回阅读 07 圣西罗魔女 2/2

* 不用想那么复杂,其实就是一个怪蜀黍想要住进票哥美好的肉体里,只用等他感情脆弱的时候再附身就相当于从硬币里复活啦!怪蜀黍讨厌你煤,特别讨厌。想蛊惑你票去杀女巫,是因为他知道女巫是来对付他的嘛。按照逻辑,女巫对付不了,就该对付你煤了嘛。怎么样,是不是很像鬼片啊

番外:硬币视角,告诉你们是怎么回事,跟正文没什么联系,对希腊神话有兴趣可以看,不然就算了。渎神记

我是站阿波罗/赫尔墨斯的。

评论(36)
热度(33)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