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欧足联在看着你-欧洲另一个金球奖(猜猜这是不是恶搞呢UvU)

本准备在接吻日更新小心许愿,不过我又磨磨唧唧没写完,既然没吻那凑日子也没意思。

但既然说了要更新,那还是丢个短篇上来。有些GN应该记得我很早就在写金球全纪录的fanfic,就是这篇。本篇完成在FIFA选举之前,所以还萦绕着“布拉特”。

如有冒犯,十分遗憾。但我自认没什么可抱歉的。

————————————

UEFA Is Watching U series  欧足联在看着你 系列   

#欧洲另一个金球奖

#UEFA Ballon de Dehors/Ballon de-d'Or

* 这个视角下基本是友情向。当然CP的JQ肯定如论如何都有蛛丝马迹。如果你感觉此篇除了CM没有一个画风正常的人类,那么恭喜你跟我感受一致。

Notes :

Ballon d'Or即金球奖,原文为法语,因为创始方是France Football杂志。Ballon de Dehors也是法语,读快一点和金球奖谐音(h和s均不发音,de=d'),后者的含义是“在外面的球”,即界外球。文中这个谐音词是哈梅斯解释的,他在法甲待过。

文中使用的奖项归属问题均为既成事实,我无投票权,我对每次结果全无意见,所以不接受相关掐。

全 文 普 拉 蒂 尼 视 角。你们都知道普拉蒂尼的一些看法,我不想冒犯任何人,每个人都很优秀,而我只是个来搞笑的伪球迷。

密集恐惧症是我瞎编的,以及必须要假设普主席听得懂简单的掺着法语的西语。

————————————————

“It's always me and Messi and one more. I think I deserved it, but Messi deserved it also. All of us deserved it.” 

“总是我和梅西,还有第三个候选人。我觉得自己配得上金球奖,但是梅西也配得上。我们都配得上。”

—— Cristiano talked about FIFA Ballon d'Or 2015 to Marca.

 ————————————————


故事开始得非常早,如果以球员的平均职业生涯长度为单位来进行计量的话,那是后一个时代尚未开启、前一个时代尚未结束的时候。

见到你们俩真高兴,晚上好。”2007年,卡卡说,三位金球奖候选人和谐友爱地互相打招呼,他们相互搂着腰和肩膀来合影,亲密得宛如大学室友。普拉蒂尼欣赏着如此唯美的镜头,他和布拉特都对后生们感到很满意。但他万万没想到这就是噩梦的开始。

又是他俩,年年月月总相似。”2008年,托雷斯说。看着C罗捧得金球,梅西——又是梅西啊——站在旁边傻笑着并且脸上露出“下回就轮到我”的表情,普拉蒂尼觉得西班牙人说得挺有道理。

又是他俩,不过我看好里奥,该轮到他了。”2009年,哈维说。普拉蒂尼哆嗦了一下,他觉得好像在哪儿听过这句。事不过三,他安慰自己。

又是他俩,”2011年*,哈维或者伊涅斯塔说,没人真正能凭一句话就分清这两位互为86的大师,他们总是太相像,也不急于表现自己,“噢,对不起,主席,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在说金球奖。”

普拉蒂尼举着欧洲最佳球员奖杯的手抖了一下,幸亏他握住的是球衣造型的胳肢窝部分,才没把银灿灿又傻兮兮的奖杯摔在梅西的黄金左脚上。噢,梅西,又是梅西,那么颁奖台方圆五英尺之内一定有C罗,微笑或者假装微笑,如果他以前的微笑也是装出来的话;哈维和伊涅斯塔就像Leonaldo操作系统里随机出现的bug一样:假如你喜欢罗梅争霸,他们就是顽强的病毒入侵;假如你烦透了所谓二人转,哈白就是世界足坛罗梅猩红热席卷之下最后的圣斗士。普拉蒂尼私人希望圣斗士能再多一些。噢,作为欧足联主席他不能明说,但是他真心期待圣斗士,有骨气的圣斗士,结束他俩的邪恶垄断,引导足坛良性竞争;主席先生连口号都想好了:“打罗梅,分金球,UEFA需要你”——有一阵儿UEFA官网被黑的时候普拉蒂尼满心欢喜地希望屏幕上那排看不懂的阿拉伯语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可惜黑客跟他心灵不通,还不如同轮帽子戏法的某两位苏黎世常客默契深厚。

又是他俩,”接下来几年,好些个人异口同声,余音绕梁,喉舌伴奏,一整个赛季都绵绵不绝,直到下一届金球奖。唯一不同的声音大概是C罗:“是他,又是他!我就知道!我发誓这次他不来找我的话我也就不去恭喜他。

普拉蒂尼认为,C罗态度真不好,就像他也认定除了他俩之外,金球根本落不到别人手里似的,不够谦虚——梅西得了奖,干嘛非得搭理他C罗呢?金球奖外面那层薄薄的金子又不是CR7赞助的,再说C罗得奖了也不会出言感谢阿根廷人。而且他俩应该早就在后台化妆间漫长的等待里把“头胎儿子到底该取什么名字”都聊过了,还扭捏个啥,装不熟以便继续联袂下一届金球奖提名吗?UEFA早知道“绝代双骄”、“王不见王”都是西甲妄图称霸金球奖的诡计,他们跟布拉特商量好了,要用这样的剧本来换取收视率。卑劣,错过了斯内德、哈维、伊涅斯塔、里贝里和太多优秀球员的黄金赛季。

但是后来梅西的的确确像初次得奖一样兴奋地拥抱了他的金球奖老熟人*,葡萄牙人是否回应UEFA主席并没仔细看,他只记得记者高高兴兴地扛着相机去,垂头丧气地拖着镜头回:“不让拍,别凑热闹啦,反正没打起来,也没亲上。”与此同时被撇在一边的老佛爷,表情就像是踩到了狗屎一样——“踩到”其实还形容得轻了。

而当普拉蒂尼回到尼翁,终于强忍着密集恐惧症点开梅西四度摘得金球的图片新闻——连续六次入选三甲也就罢了,居然连续四中破了名宿(普主席欣赏起自己年轻时代的照片)记录;说真的,就冲那密密麻麻的数据表格,梅西的死敌不应该是长得像电影明星的罗纳尔多,而应该是狂躁型的密恐患者——密恐患者普拉蒂尼觉得自己即将患上Leonaldo恐惧症,他们的频繁出现给他烙下了深刻的心理阴影,阴影面积过大,以致于他现在连看到《蒙娜丽莎》*都觉得五脏六腑一阵绞痛,深深怀疑这位十项全能的名叫里奥纳多的超级画家在转世时一分为二,落到体育届来贻害人间。他一看到梅西C罗站上领奖台就胃痛,为一大批“那些年我们错过的金球奖”而痛。他替遗珠感同身受,甚至不怀疑要是晚生三十年,遇上梅西C罗,他自个儿恐怕也一个足球先生都捞不着,就要变成罗梅娴熟打造双王微妙合影时的尴尬背景牌。

他的猜想后来居然——他妈的——成真了。当然他该料到的,C罗可不是那种“梅西是世界第一,我的守望从今夜开始”*的类型。回击又快又狠——当然葡萄牙人自己可能还嫌四年太长了。

啊,C罗。”里贝里说,这是2013年终的FIFA金球晚宴,好像法国人早已对这样的结果习以为常似的,“又是他俩——不过这回是C罗。我想起了2008年,主席,您呢。”

普拉蒂尼啥也说不出来。他胃痛。密恐反应,而且是周期性和突发性密恐的叠加效应。简直像女人的痛经,他每年金球奖和欧洲最佳球员颁奖差不多也要这样痛一次。欧洲最佳UEFA尚可以任性选择,可是金球奖——那可是金球奖啊,坊间早就戏言应该搞两个金球给Leonaldo一人发一座了;FIFA金球奖的作用就是让对足球一窍不懂的路人一看得奖人的名字就知道“哦这不是那个电影的金球奖”。因此普拉蒂尼质疑它的权威性。

“我觉得我要吃点止痛药,”小主席先生脸色惨白,布拉特大主席假装没听见。而领奖台上的C罗是在这个时候开始哭的,让人想起曼联最近一次欧洲封王的那场比赛*,他也是哭得这样开心又委屈,然后才是梦之队,史无前例六冠王,横扫全球的拉玛西亚,再然后来到了全新银河战舰所向披靡的时代,C罗仍然会哭,梅西还是微笑,完美闭循环。噢,就好像无数个相似的金球奖的夜晚没完没了似的,苏黎世歌剧院的超强暖气一遍一遍地吹起法国人后脖子上的汗毛,这触感从来都相似。

连镜头也是相似:C罗哭,梅西笑;然后C罗笑,梅西还是笑;C罗和金球,梅西和金球;C罗和儿子,梅西和儿子,869天或者870天;自由世界的自由公民,红蓝色深入骨髓。这几个短短的瞬间里,足坛名宿兼欧足总舵主知道一切都完了,又回到了最初的起点,恰似一帘幽梦,充满着掐死你的温柔;莫比乌斯环,西西弗斯,量子力学折叠时空,黑洞,时间逆行,宇宙的毁灭和起源,布拉特连任,弗洛伦蒂诺和拉波塔尔二进宫,王朝的复辟和斯大林主义的死灰复燃,萨科齐再次竞选总统…这一切的重蹈覆辙都如此糟糕,可没有一样糟糕得像这件事一样长长久久:金球奖,世界足坛最高荣誉,是梅西还是C罗。这是足坛的土拨鼠之日,本不该发生,普拉蒂尼觉得。他现在不仅可怜金球遗珠;他连罗梅都可怜,他们在这样的纠缠里煎熬这么多年,扮演了这么久的死敌,以后终于可以公开一笑泯恩仇的时候,就是该退场的时间了。

“我要复活欧洲金球奖,”稳定心神之后,普拉蒂尼想,“既然FIFA偏爱他们俩,我的欧洲金球奖只关照遗珠。我的颁奖既不要梅,也不要罗。”

这个想法暗地操作的时候,梅西的四连霸仿佛还在昨日,但是皇马头牌的连庄却已到来。两张熟面孔,一张新的,FIFA标配,多年来也只有一次意外。夏天的时候梅西就已经提前赢下了一个金球,却从来没有像今年这样一点底气也没有。明眼人看得出局势在改变,但是老姜却心知肚明这只算微调——比如普拉蒂尼——他知道一切不过是新气象的假象,世界杯年的动荡。罗梅就像小强,而且是超级变种无敌巨型小强,命硬冠军多,人红数据好,他已经放弃抵抗垄断,决定搞欧洲另一个金球奖了。

又是——”这回,是诺伊尔说,而这次普拉蒂尼打断了他。八年来第一次,他想心平气和地谈谈Leonaldo预订金球席位的现象。他想谈谈这种不公正,和不公正之下可能存在的必然。没错,不公正也有其必然,八年后就算是欧足联主席,就算操盘手是布拉特,也不得不承认这一点。时间斗转星移,曾经的欧洲宠儿有些已经远走他方,有些超新星从众星捧月跌到危机边缘,而足球世界还是围着罗梅转,或者罗梅转给世界看,至少FIFA金球奖都是如此。就算他再不喜欢如此格局,八年后,定律也已经写成,不得不承认。

又是他们俩,我知道,真抱歉,我是支持你的。”被誉为足坛拿破仑的欧足联主席诚恳地说,“可UEFA没办法控制某些选票…连监督也做不到,我跟布拉特说过无数次投票机制不合理…”*

啥?跟布拉特有什么关系?哪里不合理?”据说踢着门腰位置的世界冠军成员一脸迷茫,“他俩?谁?我是想说又是在这儿见到您,真荣幸。

大个子德国人转了个身就离开了。他不该这么早就动身,因为金球奖候选人化妆间里恐怕没有什么他的朋友,剩下两位再不和睦,也不会跟他更熟络。何况来过金球奖现场的人全都知道,梅西C罗不过是装作不熟;即便场下再无交集,光是七次金球奖场下无聊枯坐的时分就足够交个朋友,更何况他们自打青春年少、百无禁忌的年纪就一起分享过世界之巅,然后又分别把荣誉从其他人怀里夺回,再在对方手中输掉。哦,金球奖,那是怎样的氛围,在名字揭晓那一刻之前,没有淘汰,没有进球荒,没有媒体中伤,众人都是踌躇满志、兴高采烈的,仿佛一场残酷斗争后的幸存老兵即将接受帝国勋章;梅西C罗也是一样。他们还在这样的喜悦中从未麻木,或许永不满足,而曾经的欧洲足球先生也明白这情感与金球底座的名字是谁并无关系,那是球员短暂的乌托邦和休战日。

“您看好里奥还是C罗?”亨利问。他倒是完全不担心德国人的名字将印在今天晚上他手中的信封里,而普拉蒂尼扬起了眉毛。

“我怎么知道?”普拉蒂尼说,“不是他,就是他,没有差别,我反倒最希望诺伊尔得奖,我总是希望第三个人得奖。不管怎么样,我还是想搞欧洲另一个金球奖,也许搞出来了可以先给你补发一个。”*

海布里昔日枪王之王看他的表情就像曾经布拉特看着贝克汉姆,然后遗憾地说:“对不起,英格兰出局啦,我们要去俄罗斯。”*

“为什么要给我补发一个?”亨利委婉地拒绝了欧足联的好意,就像布拉特委婉地接受了来自冰雪帝国和海湾钻井的大礼,两者都让普拉蒂尼觉得难以理解,“我今晚就离金球够近的。”*

之后的故事全世界都知道。悬念短暂地挣扎不过几十分钟,命运最终指向了死敌和死敌之间,七年来无一例外,过去不管C罗在不在场,其实无一例外;世界颁给其中一个一座金球奖,就要颁给其中另外一个一座十字架,没人有空手而归一身轻的福气。一般人都没有死敌,然而三次甚至更多次地拿到金球奖的人也非同一般,普拉蒂尼不得不承认。 

“获胜的是…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亨利念道。这位梅西前队友的表情说不上非常兴奋,大概会成为球迷炮轰的一个借口。安切洛蒂和老佛爷都很冷静,拉莫斯静静地看着,罗德里格斯眼睛发亮。但是梅西——还是那个梅西啊,他们都看着他长大,从最开始像疼爱孩子一样疼爱他,到现在像对待审美疲劳的老情人一样编排负面消息,属于梅西的媒体蜜月期过去也已经很久了——但此时他看上去宁静又安详,假如不是明知道他这辈子都身披红蓝,观众会以为他正是在默默微笑。他的反应无可指摘,只是压抑过度,普拉蒂尼不明白他压抑的究竟是被C罗追赶的恼怒,还是衷心祝福的秘密友情。没人知道这些年来,他们在化妆间里分享过什么样的话题,没人知道两年前创造历史的梅西为什么拥抱孤独的美凌格,为什么表达错过的感谢;就像没人知道一个小时之前,迷你罗走向梅西的时候到底想说些什么。八卦总是传得特别快,但是没有恶意的八卦会被自动过滤关键信息,没有人添油加醋,就好像其实大家都争先恐后地保护着它似的。

“我想赢得更多荣誉,个人的和球队的。”C罗说,他望着台下,这次没哭,笑容得意却又真心实意,“那需要很多努力,但是我会竭尽全力。”

摄影师完美地捕捉到阿根廷人一瞬间的表情,就好像帮葡萄牙人送出了一帖善意的战书,而一如往常,巴萨国王收下了。全世界都在微笑,今年的气氛好像出奇得好,好得简直令人伤感,连一见罗梅抢奖杯的场景就胃痛的毛病都没有再犯。

而且,这真奇怪,普拉蒂尼承认,布拉特站在C罗身边就像一只干瘪的老山羊那样又矮又小,梅西站在葡萄牙人身边却一点儿不怪。或许真的应该颁发两座金球奖,让他们有生之年一起领奖,然后拥抱一下,好让小报记者拍得惊世骇俗的照片拿去领年终津贴;而诺伊尔可以得到一个欧洲另外的金球奖,或许,其他不甘心的落选人都会有。足球应该让每个人都愉快,这也可以是一种方式,幼稚,但是想想总也可以,一次总也可以。

“Ballon-de-d'or,这是法语,”拉莫斯小声念道,大舌音听上去十分怪异,“我一直搞不懂,卡里姆总拿这个开玩笑,但是这玩意儿跟Ballon de dehors有什么区别?”

这话不是说给普拉蒂尼听的,但是法国人听见从法甲来的新晋小队友相当专业地回答:“一个是金球,一个是界外球。发音长短不一样,你仔细听。”

界外球…”后防大将恍然大悟,“法国佬太厉害了,金球就是场上的足球?这个双关太屌了吧?”

“噢,不,其实不是...”年轻的罗德里格斯接着说道,“足球就只是ballon,就像西班牙语的balón,‘金球’整个词组听上去才像‘界外球’。”

“一点儿不错,金球,界外球,听上去都差不多。”另一个人表示同意。然后他们一起走向台去与队友合影,皇马自带的摄影师已经喜气洋洋地把镜头都对好了。

如果是平时,听到这样不入流的词语解释,普拉蒂尼会尴尬地想捂脸,但是此时此刻,他却觉得有点轻松,甚至回忆起一些年少时光,就好像他自己也刚刚赢得一座金球奖,或者他的多年好友赢得金球奖;而典礼结束的第二天,他们就放下了沉甸甸的奖杯,迎着新一轮太阳重新站上绿茵场;轻盈的皮球飞出苏黎世歌剧院的浮夸玻璃窗,飞过高山和大海,飞过傲慢与偏见,飞过斑驳的训练场外墙,飞过南看台的皮鼓与旗帜,然后来到脚下,终将落入网中。


- End -


觉得自己已经完全看懂的,就不要看注释了,因为有些注释不太友好。事实总是不友好。

* 欧洲金球奖改制为FIFA金球奖是在2010年。前者被世界足球先生合并后,UEFA的同类型奖项就是欧洲最佳球员,沿用了被废弃的欧洲金球奖票选机制,2011年颁发,奖杯是一件球衣的形状,银色。坊间叫它金裤衩其实是不准确的...

* 2007-2014,梅西和C罗分别入围金球奖前三甲8次和7次,仅2010年被哈白打断,但当年欧洲最佳球员仍然是罗梅同时入选三甲。票哥也没有出席2011(实际上是2012年初)颁奖礼,在2015年颁奖时他说来了8次是他自己记错了。二人垄断金球长达七年,垄断还将继续。

* 据说梅西的的确确在2012(2013年初)金球奖后台“招呼C罗过来,两人像孩子一样拥抱“,此段语出西班牙媒体人迭戈-托雷斯(在UEFA Kiss Cam中也出现了),他还提到老佛爷对此非常恐惧,立即表态不能继续如此,因为如果CM关系要好的话,当时对媒体自述"我不开心"的C罗也许会在2015年续约前离开皇马甚至"因为梅西"转投巴萨。其实老佛爷的介入相当朱罗记,你们懂的,媒体用词我基本没有改,请体会。这一届金球奖气氛或许的确不错,因为梅西自己在采访中都表示“太紧张所以忘记感谢C罗。

* “长夜将至,我从今开始守望,至死方休”是《冰与火之歌》中守夜人保卫北境长城的誓言。同时也是侏儒提利昂被妻子拒绝同房后的台词。

* Leonaldo Da Vinci,里奥纳多·达·芬奇。其实在Fandom里CP缩写是Crissi和Cressi用得更多。只是调侃。

* 曼联上一次拿下欧冠是在07/08赛季,C罗虽然失点但是球队依然在点球大战中战胜切尔西,赛后这孩子喜极而泣。曼联双冠王也让关键先生以绝对优势获得当年的金球奖(金球+世界足球先生)。

* 亨利从未获得过金球奖或是世界足球先生。2015年担任颁奖嘉宾时他自嘲“这是我离金球奖最近的一次。”其中故事很复杂,涉及到普拉蒂尼吐槽布拉特和金球奖改制的内容,有兴趣的话我会在评论里回复。

* 2010年FIFA公布了2018和2022年世界杯的主办国:俄罗斯、卡塔尔。英格兰本是2018的大热门,卡塔尔胜出后,英格兰申办大使贝克汉姆向全英发表道歉。背后的操作如何,大家都知道。

* 其实我并不确定普拉蒂尼是否出席了2007-2014年间的所有FIFA Ballon d"Or Gala,但我觉得这并不重要。

* 869天和870天是指C和M以及其长子间的出生天数差距同为869/870天。

* 2014年梅西获得了世界杯金球奖。

* 普拉蒂尼公开支持诺伊尔获得金球奖,早前也声援里贝里,2010更看好哈白;并且去年退出FIFA主席竞选,系列言论反FIFA决策,疑似与布拉特决裂。普拉蒂尼也曾发表关于C罗获奖的批评言论,因此票哥对他很不友善,普主席近期有求和迹象,也被票哥完全无视了 → 当然了你把人家哥俩前无古人的7个金球奖否定掉了一半诶干嘛要理你。

【这是篇讽刺意义并不明显的现实童话,其实无论是FIFA还是UEFA都不会这样仁慈和感性。同人的归同人,官腔的归官腔,GNs乐一乐就好,不要太当真。】

本系列其他篇章:(相互无必然情节联系,主题和群像高度相似)

UEFA Kiss Cam 欧足联接吻游戏  + 后续 对你爱爱爱不完!

异地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非要探讨篇章联系的话,本篇无疑应该是系列的起源。然后是Kiss Cam及后续,再来是异地恋。

当然,我主观上并没有任何要写UEFA系列前传的意愿。只是巧合(。这篇写成其实比Kiss Cam早多了。

评论(21)
热度(45)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