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漫长的婚约(庆祝一下北美大陆彩虹化,然而并不是说我希望他们去大联盟)

因为举天同庆LGBT的一大步,感觉还是该写点东西。我其实有三个one shot都写完了,但是没有一篇适合这个主题。所以我现写一篇算了。

我真是个实在人。真的很实在。我说话太直了,直到我觉得我会掉粉。

依然觉得如此暴露我的婚姻观一定会掉粉。基本是捏出来的人物,我写完就觉得我该写AU或者原耽,不过事已至此。。。


A Very Long Engagement

漫长的婚约

CP:CM和哈内。但是糖很少。真的要吃糖还是别看了。

分级:G

提示:Love is a force of nature*, but marriage is not.

警告:说教严重。说教严重。说教严重。梅西OOC,梅西OOC,梅西OOC。还有一个警告就是短。 No wife no kids AU. 但我留下了迷你。我就偏心咬我呀(× 无校对。


与谁结婚是一种自由;婚与不婚是一种自由;我爱你和你爱我,这都是自由。


哈梅斯拥抱他,就像拥抱亲人,并不是因为交换了球衣。他在想这亲密大概有几分是需要传达给提前度假的巴西人的,下次见面他会记得转达。

“祝你好运。”哥伦比亚的年轻人真诚地说,梅西惊奇地发现他真像多年前的自己——这本来是句玩笑话,教练分析战术时偶尔会提到,关于技术特点和个性的相似性。可是真正的相似只有自己知道,藏在他们行为处事的细节里。但显然哈梅斯比过去的他更好,在球场之外的方面成长得更早,更加自如大方,是个真正的少年英雄,梅西在他亲吻摩纳哥前队友时*就看出来了。

同样的,他也觉得内马尔会比同期的C罗更好,更懂得如何去渐渐成为一个更好的男人,那是原版C罗花了好几年、流过好多大屏幕上看得到的眼泪才换来的成熟——后者当然不肯承认,他甚至不承认内马尔像他。广告商就比他坦诚痛快多了。

“代我向他问好,”最后,哈梅斯悄悄地说,他们都知道是在说谁。名字都不能提的人,只有一个。

“他不在这儿。”梅西说,这是显而易见的。

“但你们肯定会通话吧,今天。”哈梅斯说,好像这也是显而易见的,“今天可是个大日子。

**** ****

梅西大概知道哈梅斯所说的是什么。因为时差关系,他的欧洲队友们还没开启祝贺短信的轰炸,所以在他磨磨蹭蹭思考究竟要不要给C罗发短信炫耀晋级的时候,随手就能在社交网络上刷出彩虹图案。

所以这就是意义。

但梅西不明白哈梅斯的重点是什么——他们的祖国都是同性恋婚姻合法化的先驱者,难道只因为美国是美国,才会让全世界都格外瞩目?他为北美的公民感到高兴,但仍然不觉得今天对他自己来说有什么特别的。

“你还不睡?”阿圭罗在电视节目的广告环节扭过头,意味深长地发出一声感叹,“哦——在等电话?要我出去吗?”

“我没有。”梅西反驳道,把手机扔到床头柜上,转身拍了拍枕头。他累坏了,他得睡觉,还得让Kun把电视声音关掉——

“里奥…”

“拜托,关电视,我要睡觉了。”

“可是里奥…”

“我真的睡觉了!”

“我是想说你的手机亮啦还振不停!再不接我怕柜子会被磨掉漆!”

**** ****

最终还是他裹着毯子站到阳台去接电话。假如把Kun赶出去,他会添油加醋地讲给每一个稍微有点兴趣的人。平时也就算了,今天的话,他会格外尴尬。因为时间特殊,说不准会被传成什么模样。他不想被队友舆论逼婚。

“你没睡?”梅西说。现在已经是欧洲大陆的清晨,但是就算对C罗来说,也起得委实太早了。除非他彻夜未眠。

“我在看你的比赛呀,天才。哈梅斯有没有代我拥抱你?”葡萄牙人爽快地说,没有左右言他,这令梅西觉得警戒。果然,他马上接着说道:“我以为你会主动联系我,结果啥也没有。”

“我干嘛要联系你?我以为你在睡觉。”梅西说,“比赛也早就结束了,你看完就该去睡觉。”

“得了,别装不知道了。”C罗直截了当地说,“今天是个大日子,全世界像我们这样的人都睡不着。

“美国邀请你投票了吗,值得你这么兴奋?”梅西说道。C罗哈哈大笑,他果真觉得这有趣。他的笑声让梅西更不想继续这个话题。他想起迷你罗加入了美国籍——但那又怎么样,他和C罗都不会逼迫那孩子去爱上同性,没有人应该因为这个法案而一夜之间爱上同性,C罗也不应该因为这个时刻的特殊性就格外爱他一些,那改变了爱的定义

“噢,”过了一会儿,葡萄牙人温柔地说,“来吧,我们去结婚,跟我结婚。我是认真的。有对八十多岁的老头也去结婚了,love wins。*

“八十岁的老头肯定是认真的,但你才不是。”梅西说。

“是的!我已经在看戒指了…”C罗显然是敲了敲键盘。那场景他可以想象,在微凉的夜色里,皇马明星坐在空荡荡的床头,手托着电脑,目不转睛地浏览价格都没打出来的奢侈品官网,或者是高级定制的申请网页。他几乎就要答应了。几乎。

“别——就是别一时兴起,行吗?”梅西说,“在葡萄牙和阿根廷随时都可以结婚。我想不通为什么非得是今天。”

“好吧,那你挑个时间地点。”

“你觉得我一定会答应?”

C罗的笑声戛然而止。他不确定地说:“你不愿意?真的?为什么?”

“你现在只是想狂欢,想庆祝。但是结婚太复杂,不是开个派对拉个横幅就结束了。”梅西说,“我不答应。”

一整片大陆开放同性婚姻,你看待它就像看待人权宣言;就像看待镭的发现;就像看待生命起源的真相——不是上帝的神力令万物泾渭分明,他们诞生在混沌的海洋。真相无法被炮制,只能被解读和承认。但这感人的奇迹不能完美复制到每一个人的生命里,就像每个人都懂得关于真爱的大道理,却并不都有机会走到最后。你赢得了战役,却不一定非要留守在这座城池里。荣光属于全人类,就像一场光辉无限的壮丽集体大片,你可以泪流满面,可以纵情欢笑,然而你自己的故事不总是那么简单的。

爱是电光火石,并非约定俗成,你会爱上什么人,也会不爱什么人,自然而然,与世俗法律无关。没有人应该读着法律条文,就觉爱情光芒万丈,情人举世无双,那或许是情怀作怪。我们有争取结合的权利,也有拒绝世俗束缚的自由。

所以你觉得,以后也许我会反悔?我会搞砸一切?”C罗慢吞吞地说。

我也可能会反悔和搞砸一切。现在我们都不能保证。”梅西诚实以对。

“那么你的意思是你永远都不跟我结婚了?”

梅西握着电话,他的目光飘向南美大陆绵延的山脉。它们在那里存在过多久?但是也不比永远更久。他不想自我为难,也不想让C罗自我为难,只为了说出世人喜爱的情话,得到世人肯定的目光。他不需要这个。他只想按部就班,享受一切,然后也许足够幸运,就这样走到最后。

“久一点。”

“多久呢?”

**** ****

梅西拉开滑动门回到房间内,阿圭罗神经兮兮地咧嘴笑。

“电话粥诶,”他最好的朋友之一假意打探,其实应该偷听了不少,“讲了些什么?海滩?比赛?”

“他跟我求婚了。”巴萨国王若无其事地说。他的蓝白队友顿时跳起。

“我就知道!今天是个大日子,不是吗?”阿圭罗嚎叫起来,“我——就——知——道!什么时候办婚礼?葡萄牙还是阿根廷?你们会带头参加彩虹游行啥的吗?我准备多少红包比较好呢?”

“我拒绝了。”

“啥?你不想彩虹游行还是不想要红包?”

梅西用眼神示意了好一会儿,曼城前锋才终于意识到他拒绝的是什么。这令他难以置信——大多数人恐怕都要难以置信。谁会拒绝克里斯蒂亚诺?

“你怎么可能拒绝呢?我是说——”他眼里光芒一闪,“噢,我懂了,你这是跟姑娘家学的吗?先拒绝几次,才能答应,给他下马威。太阴险了。”

“好吧,你也可以这么说。”梅西承认。

“那你要拒绝几次?”阿圭罗继续八卦,“三次?总不会是五次吧?七次和十次都太多了,那位爷要恼羞成怒了吧。”

“噢,那倒不至于。”梅西说,“实际上,我说,我们八十岁再去结婚。他说好。但是戒指已经选好,所以就当先订婚好了。不过我不打算找见证人。”

阿圭罗吓傻的表情让他想笑——他决定把照片抢拍下来发给远在另一个半球的葡萄牙人。他肯定会非常,非常得意。

**** ****

再见内马尔的时候,梅西明显感到他心情低落,但是却跟美洲杯提前报销没有关系。

“内,你怎么了?”他试探性地问,巴西天王立刻把头转过来,一脸垂头丧气。

“噢,我不明白,你跟克里斯蒂亚诺都结婚了,虽然是有点低调……”

“等等,我可没结婚。”梅西纠正道,“无视那个戒指。我随时可以摘下来。只是太贵了所以还是多戴戴比较划算。”

内马尔瞪大眼睛,好像这逻辑是一团乱麻。但是最终他甩了甩头,继续吐露心事:“好吧,我和哈梅斯都以为你们俩已经结婚了,但是我问他的时候,他还是说不行。为啥?”

“他怎么说?”

“他说‘再等等,再等等…’等到啥时候?全球彩虹游行都快结束了!……你笑啥?”

“噢,没什么。”梅西眨着眼睛说,“不想冒犯,我就是觉得,我真喜欢哈梅斯。”

年轻的巴西人瞪大眼睛,而10号悄悄用拇指抚摸着戒指。他希望那是五十年之后的故事的句点,漫长的婚约的终点,他希望自己戴着它永远只是因为他愿意。对C罗也是一样。

他希望。他愿意。

- End · Love will always win -


我的本意绝对不是所有人都要八十岁才能结婚。这篇里的梅西是我硬捏出来的自由主义者。纯粹为了表意,OOC产物。本文设定CM应该没啥特别的经历,没啥海枯石烂刻骨铭心就一对平凡情侣....旁人起哄很多,看得出来。

我也不知道我这么写,这两位能不能八十岁去结婚。我希望,我愿意(喂。

* 《漫长的婚约》是奥黛丽·塔图和一票目前爆红的法国一线影星主演的爱情长片。一战背景。大法兰西在13年通过了全境mariage pour tous法案,同性婚姻合法,亦享有抚养孩子的权利。葡萄牙和阿根廷通过类似法案都是在2010年。

* Love is a force of nature来自电影《断背山》。

* 6.26美洲杯对阿根廷的点球大战中,哈梅斯第一个罚进点球之后亲吻了曾经的俱乐部队友、阿根廷门将罗梅罗。

* 全境同性婚姻合法化后,德州达拉斯第一对登记的情侣是一对相伴五十多年的八旬老人。他们的事迹很感人,推荐阅读。

* 虽然是坚定的LGBT支持者,但我并不认为Gay或lesbian就一定更加真爱。权利的产生是为了无人抱憾,为了平等,而不是为了随意行使权利。并且我毫不怀疑,总有一天人类将要把婚姻从社会经济制度的依附中剥离,从传统家庭观念中跳脱。爱是一种本能,婚姻却不是。直到某一天,同性结婚是合理的,八十岁结婚是合理的,不婚也是合理的,新的解放就将到来。

又到了丢这首歌的时候: Love Will Set You Free 其实中文歌这种类型比较少,红豆可能像一点?(闭嘴

* 你们可以叫我带刀刺猬,我不介意(。

评论(16)
热度(39)
  1. TalmudhFiona卓二2贰 转载了此文字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