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如果我是条汉子(CM双性转,满足私欲的脑洞,一发完)

If I Were A Boy

如果我是条汉子

CP:Leonelle/Cristina(Crissy/Leonie,无差啦)

分级:PG-13

提示:Cristina分手了,Leonelle觉得她当然值得更好的人。大学AU,没有年龄差。

警告:考完之后的发泄。我写得飞快的东西,没人提梗,只是为了一己之私,就不要讨论啥逻辑了。梗我会填,先让我自己爽一爽(×。Irina Shayk的路人黑,我不否认,但是人物只是化用她的事迹,真相也不一定就是这么恶毒。不要骂真人。有虫请捉,包括错别字。

HE FOR SHE ! HE FOR SHE ! HE FOR SHE !

————————————


00

“宝贝儿,给多少小费会让你愿意把制服扣子再解开两颗?”

里奥内尔闻声回头,然后她看见克里斯蒂娜把托盘里一整杯的啤酒都倒在了嘻嘻哈哈的鼻环男的头顶,湿嗒嗒的纸币疲软地黏在桌面,气泡咕噜咕噜地翻滚。


01

“你害得我们都被酒吧老板炒了。”

“得了吧。我也不需要再打工了。”

“可我还要飞回阿根廷呢,你只要张船票。”

“我借给你。但你是自找的,”克里斯蒂娜说,“干嘛要来跟着打架?我一个人就能搞定。干嘛帮我堵抢眼?”

“是啊,”里奥内尔说,“你能搞定,但是事后要抱怨一整天指甲不小心被劈掉了,小公主。”

懒洋洋的夕阳里,高挑的马德拉姑娘噘着嘴瞧她的同伴。她比自己矮了整整一个头,真是一个身形迷你的拇指姑娘,苍白又寡言,男生们都当她是小妹妹,酒吧里那个下流货也是;假如他们敢对克里斯蒂娜说三道四,就更敢欺负里奥内尔了。现在,这位皮肤白皙的阿根廷乖乖女头发乱作一团,棕色的发丝间还夹着一根薯条。克里斯蒂娜伸手帮她拨掉。

“其实你可不好惹了,”克里斯蒂娜喃喃地说,其实她的嘴唇内侧在打架的时候磕破了,但她不想说,“狮子可不好惹。他们是蠢翻了才会招惹我们俩。

里奥内尔的微笑如此明显。她完全同意。


02

克里斯蒂娜永远都要坐在阶梯教室的第一排。所有教授都认识她,因为她实在太用功了,勤奋都写在脸上,听课的时候,或者记笔记的时候,更别提回答问题有多积极。当然也几乎是所有的学生都认识她。因为她的紧身裙、前卫的发型、还有身后一打烂桃花。她风流的名声在外,实则是难以采撷的高岭之花。

因为你是个辣妹,Crissy,他们都想看看你。”里奥内尔总结道,然后舒舒服服地在课本里埋着脸,企图继续补觉。克里斯蒂娜揪着她的耳朵——没有耳洞,到这个年纪还没有耳洞的姑娘也一定没有过男朋友,比如里奥内尔这样的。其实她发育得也不算太糟,只是要仔细看就觉得还是挺可爱的,只是太不爱打扮,克里斯蒂娜觉得。

“起来,快上课了。”克里斯蒂娜说,虽然知道多半是徒劳。

“我不喜欢这门课。我不想听。”里奥内尔说。这是她们的不同之处,克里斯蒂娜会愿意做她不喜欢的事情,只要人生能够变得更好。等人生变好之后,她讨厌的事也就成了她喜欢的事。可是里奥内尔只做她想做的事,而且她把那件事做到无人能及的好。

葡萄牙姑娘在桌上敲着笔,嘟嘴看她的好朋友睡得香甜。这时候她裸露的背脊——因为今天穿的是一件非常清凉的吊带——正好被砸中。她低头捡起那个纸团,潦草的圆珠笔字迹写着陌生号码。后排深色皮肤的俄罗斯交换生在冲她笑。他很英俊,健美又性感,绿眼睛像森林一样。她从前都不认识绿眼睛的人。

克里斯蒂娜转过身来,把纸条再次揉成一团,这声音惊醒了里奥内尔。她趴在厚厚的参考书上,眨着棕眼,平凡无奇的一秒钟。


03

里奥内尔是个奇怪的女孩——她绝对还不算是个女人,那太怪了,克里斯蒂娜不接受这么称呼她。奇怪的一个方面在于,她一瓶指甲油都没有,却是克里斯蒂娜美甲的得力助手。兴许有些人就是天赋秉异。

“快帮我嘛,你的手超稳的!”克里斯蒂娜恳求道,把亮闪闪的瓶瓶罐罐都推到里奥内尔眼前。她无可奈何地放下手里的马黛茶,点点头,这让葡萄牙人眉开眼笑,搂住她的脖子亲了一下额头。

“要哪个颜色?”里奥内尔说,“粉色?黑色?法式美甲?还是一样来一点?”

“绿色。”克里斯蒂娜说。她感到自己慢慢脸红,而里奥内尔什么也没有点出来。她爱阿根廷人不多嘴不八卦,但是现在她却有点遗憾。可她也不想炫耀什么甜蜜约会之类的,假如里奥内尔不问起来的话。

“Leonie,你该在自己身上多下些功夫。换掉衣柜里的存货,整个好看的发型,不要素面朝天就出门,你非常需要高跟鞋…”终于,她忍不住说道,“…还有,去打个耳洞,耳洞会让你觉得自己真的性感起来了。”

“我倒是想去纹身。纹个圣家堂之类。”里奥内尔说,“那也挺性感的。”

“才不会!你要是纹成大花臂,要装可爱都会变难的。”

我干嘛要装可爱?

克里斯蒂娜觉得她简直无法与这个呆子交流,只好瞪着眼睛看她涂完最后一层亮油。完美的一双指甲,绿得深邃又葱茏。只有里奥内尔会这么耐心,所以只有她能做得这么好。克里斯蒂娜明白,就算Leonie有朝一日真的去纹身,花纹夸张得就像她安静外表下狂野的内心,就算其他人都觉得这个小个子真是越来越古怪,她也能够读懂她,Leonie还是那个温柔又耐心的Leonie,她仍然要觉得她是可爱的。假如未来有个男人敢质疑这点,Crissy就要上前把他的鼻梁打断。


04

克里斯蒂娜打开储物柜,里面飞出了一些不属于她的大字报,铁壁上用醒目的红漆标注,一开始她甚至没有读懂,还有一些俄文单词。

“婊子。”她身后的人窃窃私语,念出那排字。里奥内尔在尖叫,把他们手里的大字报都撕碎。

“Crissy?”

“哦,婊子。跟你在一起让我恶心。

“嘿,Crissy,拜托,看着我?”

“婊子。背叛。你跟半个学校的人鬼混。”

“Crissy!”

“婊子。婊子和她的丑八怪侏儒。你们才是天生一对。恶心的同性恋。”

“闭嘴。”克里斯蒂娜说,仿佛嘴唇内壁又破了一次。里奥内尔推着她走出门。


05

临近毕业的时候终于大部分人都忘记了储物间的闹剧。他们又殷切地邀请克里斯蒂娜和里奥内尔加入合影。颁奖、感言、拥抱,好像足够多的宠爱就可以抵消什么。全是假象。

“我想透气。”

“我也是。”

她们脱掉学士服溜去曾经打工的酒吧。啤酒,或者威士忌,总归都是酒精,总归都是结局,下肚就没有两样。来买酒的男人都被她们拒绝了。

“这是女士狂欢,”克里斯蒂娜摇着指头说。

“我们不约。”里奥内尔言简意赅地补充。当陌生人露出悻悻的表情,她们搂着对方哈哈大笑,就像一双遗弃世界的不称职的造物女神。哦克里斯蒂娜多么爱这样的瞬间,一无所有和应有尽有的临界点,一脚就要跨到另一个宇宙去,在失去旧世界之前。她们有无可限量的未来,和最后一握的过去。

“我想去看日落。”

“好。”

她们拎着啤酒醉醺醺地爬上山丘。离太阳西沉还有一会儿,这一侧的城市却已经陷入沉寂。全世界只剩她们俩,她们俩之后世界不存在。一直是这样。

两个姑娘叼着易拉罐珍惜地啜饮最后一滴廉价酒精,里奥内尔躺在草地上用手枕着头。从此以后没有克里斯蒂娜的监督,她或许迟早要把白皙的胳膊都纹上花样。想到这里,葡萄牙姑娘趴下来仔仔细细地瞧她,记住她现在的模样,短暂的青春年少。

“我要去巴塞罗那了。有教授把我推荐给了那边的一所学校。”突然,里奥内尔说。克里斯蒂娜觉得她应该为里奥内尔高兴,因为巴塞罗那是一个比现在更好的地方,那座城市或许会少一些偏见的目光,或许会让偏执的Leonie更加自由,而自由总是让她更加优秀。

“你呢?”拇指姑娘转过脸,几根青草贴在她的脸蛋上,夕阳晕染金边,现在她是真正的童话里的人了。不出几年,人们要惊叹这个姑娘的能量,她的魔法,她的魅力,她的一切。

“我去英国。”克里斯蒂娜说,“或者马德里。先英国然后马德里,那就是一个很长的计划了。”

里奥内尔笑出声来,她的酒窝是克里斯蒂娜见过的最美的酒窝,或许比整排耳洞还要性感,耳洞还会发炎。可是没有耳洞Leonie却知道Crissy的哪些耳坠该配长裙,哪些耳钉和牛仔裤最搭。

“那么你也许会嫁给一个英国人。”她说,“哦,英国人皮肤颜色都不够深,我真替你感到难过。”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克里斯蒂娜的橄榄肤色迷恋症在学校里传开。她那苍白的朋友把这一点记在心里了,可是她不愿意跟克里斯蒂娜一起去晒日光浴。真固执。里奥内尔从来不肯为任何人改变自己,就算愿意掏心掏肺地对另一个人好,她也还是她。多少姑娘都做不到这一点。

“也许我不会结婚,我的脾气太糟糕了。”克里斯蒂娜说,“但这样也挺好。”

“得了吧,你会的。”里奥内尔说,“我才是不会结婚的那个。”

“拇指姑娘也有自己的王子。”克里斯蒂娜伸手捅了捅她身边的人,“你会美得不可思议的。”

她许诺道,就像许诺童话故事的结局是皆大欢喜。这让里奥内尔的眼神温柔,她欲言又止,但是克里斯蒂娜想,她总要说的,关于分别,关于孤独,关于不可言说却切身体会的种种。

“你会过得快乐。我希望你过得快乐,Crissy,”她叹息道,“跟我保证,有一天我们再见面,你还是这么骄傲得不要脸。”

克里斯蒂娜不确定没有里奥内尔的话她还会不会选择与全世界对着干,会不会把旁人目光都当做空气,假如她不再拥有同类。

“我不知道。也许我会太想念你,然后我就没法过得好了。”她诚实地回答,金色的山丘静悄悄。

“我也是。”过了一会儿,里奥内尔说,“别吝啬给我打越洋电话的钱。”

“那我得找三份工作才够。”她装模作样地抱怨,然后再一次,里奥内尔搂着她的腰,瑟瑟发抖地笑。她能感到她还有没说完的话。她不确定她还说不说。

天哪,Crissy,我有时想,如果我是个男孩……“她说,然后住嘴了,夕阳也悬停在城市边缘,最后一次再见。克里斯蒂娜躺在湿漉漉的草地,或者只是她的脸湿漉漉的。

她叹了一口气。

你想让我等到下辈子?”克里斯蒂娜说。


- End -


* 谨以此文献给我身边那些美好的姑娘,为那些美好的年头和念头。至少还有你。

我去哭了。你们随意。

评论(16)
热度(135)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