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对你爱爱爱不完!(M10生贺,巴萨众allM+CM,恶搞,短完,梅吹注意)

依然是存货,我下周出门考试所以提前发。allM,allM,allM  杰克苏,杰克苏,杰克苏  寿星最大!寿星球霸!寿星赛高!全世界梅吹,联合起来!!! 

这是一个梅吹语录拼出来的生贺大部分梅吹内容都有新闻出处,工程浩大notes写不全,自己去搜关键词就知道那些杰出的吹出自哪些名宿和评论员。

【仅供梅蜜!】【仅供梅蜜!】【仅供梅蜜!】梅黑看了不爽找我撕逼的就是自己手贱我不管了!这不是演习!不是玩笑!

我已经警告过了,不蜜煤老板又冒险阅读留下心理创伤我不负责。不过不蜜煤老板和票总裁的,也不应该关注我。

 

——————————————

UEFA Is Watching U series

欧足联在看着你 系列

(#UEFA Kiss Cam  #欧足联接吻游戏 - 后续)

Romeo take me!*

对你爱爱爱不完!

CP:el Barça/Lionel Messi(你们没看错,就是这么杰克苏,现在叉掉还来得及),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分级:PG-13。粗口+性暗示(不要问我暗示在哪里)

前篇:UEFA Kiss Cam(直接情节联系,解释为什么有CM,不想读前篇至少看一下梗,时间线也是承接这篇,所以没有美洲杯和国家队)

* 英文标题其实来自Love Story,中文歌词来自郭富城。你们感受一下我这个标题就知道乡村爱情的文风了。所以注释提前。这两首是我的写作BGM,爱我怕了吗(好想来尔康手阻止你们下拉(。

我      仅

没      供

节      梅

操  ↓  蜜

——————————

一大清早起床,我的眼皮就在跳。我不记得哪个眼跳财,哪个眼跳灾;但是一踏进甘伯体育城,门卫大叔对我眨眼的时候,我感应到今天应该是要跳灾的。

“里奥,诺坎普超人,”他一边眨眼一边说,“比赛不错。你真棒。我们爱你。”

“呃,谢谢。”我当时没意识到这是我今天收到的第一个...表白

**** ****

我爱你,你知道吧?”达尼说。我先是点了点头。

“你一句话,就能让我续约*,哪里都没有在你身边好,他们都说离开了巴萨再遇上你,我会变博阿滕,”他接着说道,圆框眼镜之后的眼珠认真地盯着我,盯得太用力了,眼球都鼓出来好像在拼命忍住笑似的,“真的爱你。我的前妻也这么说。”

我的第一反应是想问他,的前妻为什么爱我,中间是不是有啥误会然后我忍住了。就是在这个时候我觉得事情有点开始古怪了起来。但是除了点头之外我也做不了别的。呃,也许——

“我也爱你,达尼。”我嘟囔着,并不违心,只觉得有点尴尬。我继续朝前走。

过了一会儿我瞧见了内马尔。他一见我就立刻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就像看见送奶工的小奶狗。或者看见小奶狗的宠物护士。

“里奥!过来!”

他喊道,像唱诗班的领唱,或者歌剧里胸部浑圆的女高音,尽管要想象这一幕有点艰难,可是听上去蛮像的,我发誓,就是因为他的表演欲太强了。他朝我伸出了手,不像我的“小弟”,就像上帝朝亚当伸出手似的。

我走近了表示洗耳恭听。

“我们这个赛季很美妙,”他宣布,“尤其是你。跟你一起踢球,我的幸福感就像跟吉赛尔·邦辰结婚一样——不,准确说跟布拉德·皮特结婚,因为你很man,你是REAL man*。”

我感激他这么直白。我想说谢谢然而内抢先了一步——

我爱你。”他庄严肃穆地开口。老天,虽然我猜我不该惊讶。他们巴西人都是这样,奔放,主动,雷声噼里啪啦好像狂风暴雨近在眼前。大概是胜利让他们过于欢喜。最近的比赛总是让大家欢喜。

“我也爱你,内。”我立刻说道,就像对达尼一样。然后他摇了摇头。

没有我爱你多!”巴西的明日帝王星张开了手臂,我目瞪口呆地以为他要拥抱我,其实原来他是要比出一个爱的体积来。我张大嘴巴看他在周身画了一个大大的圆圈。应该可以装下我们两个,假如把这个体积实体化为一个特大号的桶。我想起了泔水桶和垃圾桶。不是太开心的联想,呃,我总是冷场大王。

爱你这么多!”橄榄色皮肤的11号继续兴致勃勃地说,继续挥舞着两条竹竿似的膀子,“你谦逊、聪明又低调!球技好,人品好,什么都好!我跟着你学到了很多东西!但是还不及我爱你这么多!

我退了一步。我觉得很不对劲了。然而有人伸手把我推了回去。

“不仅如此,语言无法形容我多爱你,我都不知道还要怎么爱你了。对手都享受跟你比赛——真的,不信你去问。”伊万站在我身后接着说,“非要剃光头的话,我希望是里奥主刀*,那我就心甘情愿了。”

我以为之前说过的“拉基蒂奇剃光头”只是一个笑话,毕竟他还要结婚的,没有人能光着头去结婚,太残忍了,我下不了手,毕竟连安德烈斯结婚的时候都努力地长出了一些头发。我只好仔仔细细地在两个队友之间瞧來瞧去。

“嘿,伙计们,”我说,“你们到底是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表达对你的爱,狮子王。”他们异口同声地说道,就像二重唱。我越发怀疑这是一场恶作剧了。兴许巴萨三台的摄像头就在角落里也说不定。我决定闭上嘴巴继续往前走,训练场上总不会出岔子。

**** ****

我以为训练场上不会出岔子。

但是我错了。

这不是我第一次预测错误,可没有哪一次这么让人想要掩面逃跑。哪怕是欧足联那个蠢透了的亲亲游戏也没吓倒我,我愿意回到摄像头前亲一百次克里斯蒂亚诺也不想听一百次这个

“里奥,拜托,别让我觉得自己是一坨屎。* ”杰拉德·皮克·伯纳乌——我叫他的全名只是因为一分钟以前我宣布跟他绝交了,就像小法把我们的Instagram账号全部拉黑一样*——他追着我满场跑。这不公平,他的腿太长——虽然他也还是追不上我。

“里奥!”他嘻嘻哈哈地边跑边喊,“别跑嘛,我还没唱完呢。”

“他干啥追你?”哈维尔好奇地说,我赶紧躲在他身后。曾经的国家队队长,我最信任的同乡大哥,全世界都要捉弄我的话,他也一定不会。

“他们都疯了。”我说,“我以为愚人节又过了一遍。”

“哪种疯?”哈维尔说。就在这时我们的大长腿后防核心又大声念起了肉麻的句子,他声称那是夏奇拉的歌词,用来形容我正好。

哈维尔眨眼,我用眼神示意他别再说了,但是他咧嘴笑了一下,坏笑。我心里警铃大作。

“没人告诉我已经开始了。”哈维尔说,“好吧,里奥,听好——”

“哦,不,”我摇着头后退。

“不管是在阿根廷还是在西班牙,你都是我最信任、敬佩、喜爱的队友,你是我三十年只见过一个的天才。”他真诚地说,前半句几乎可以欺骗我,“所以我爱你。爱你爱到可以为你开烤肉派对,我烤肉,你只负责吃。*

爱你!爱你哟!”远远地,巴西帮坐在草皮上挥着手里还没戴上的胸罩式GPS背心,拉菲甚至抛着飞吻。马库和萝卜模仿起了上周的Kiss Cam(老天,说真的,他们只是模仿?而且哪一个是我?我哪有这么下流?),还有佩刀手舞足蹈,噢,甚至还有小狮子,他正把散落的足球聚拢,拼成一个爱心。

我听见自己哀鸣了一声。摇着头我踉踉跄跄地走开,路易斯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

我看见他的大白牙,更希望他只是想咬我而已。

“别!”我赶紧说,“我今天听得够多了!我怪不好意思的!”

“我想感谢你把9号位让给我踢,这不容易,我很高兴咱们私人关系不错。你是个伟大的人,真的令我服气。”乌拉圭神锋说道,他神态很老实,我觉得这么短的时间他也许,可能,是没有被更衣室唯恐天下不乱的几个人带坏。

可是我又错了。今天所有人都跟我作对。路易斯·苏亚雷斯接着说道:“你就可以理解,我为什么爱你…

这三个词今天在我耳朵里磨出老茧,或者我的耳朵里都冒出了鸡皮疙瘩,就像条件反射似的我转身就逃。也许我一辈子也治不好这种尴尬恐惧症,亲密肉麻的真情表白,哦,真尴尬。这个时候,最后一个我信任的人出现了——另外一个我信任的人在卡塔尔——没有什么头发的安德烈斯安慰似的看着我。我立刻朝他奔去。

我气喘吁吁的时候,安德烈斯同情地拍着我的肩膀。

爱太多有点儿吃不消?”他试探着说,“可是谁会不爱你呢?你是独一无二、不可复制的,你的进球属于普拉多博物馆*。我也爱你。

我想知道普拉多博物馆是什么,跟普拉达是什么关系——开玩笑的。假如不把重点放在“爱你”上面,我就只需要不好意思地脸红一下就够。但是我的队友们不安好心。

“最美妙的屁股*,我们爱你!”塞尔吉奥跑过地时候喊了一句,同时萨莫拉得主远远地用手比了一个爱心。我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鸡皮疙瘩就像安第斯山脉一样绵延不绝。安德烈斯再次戳了戳我。

“哈维打电话来,”他眼带怜悯,不知道是怜悯我还是怜悯哈维,也许两者都有,“快接吧。”

我拿过了电话。它有千斤重,中亚的沙砾在电流中咔咔作响震耳欲聋,我的脑神经脆弱得像新婚夜里瑟瑟发抖的螳螂新郎*。

“哈维,别——”我恳求道。

“我爱卡塔尔的热情球迷。”他干巴巴地说,“我爱你们又踢了漂亮比赛。我爱你出球越来越销魂——干,也许哪天你都要变成我了。”

“这就够了,谢谢夸奖,”我赶紧说道。但我能听出他语气里的视死如归。无论是谁,强加这个恶作剧在整个巴萨更衣室,一定都是个可怕的角色。为什么每个人都非得跟我说那句话呢?

我爱你,里奥,我看着你长大,从新星到史上最佳,一开始我们不那么要好但是我真高兴后来你完全不计前嫌。我走了也还是爱你。大家都爱你。谁不跟你配合,就是他不适合足球。我爱你。”昔日大脑说。假如不是今天已经听了太多次,我大概会有点想要擦擦眼睛,为那些美好的陈年旧事。

“好吧,”我低头嘟囔着,“你都压轴了,该告诉我到底是谁策划了这档子事?也许是Lucho?今天是什么日子,世界——你们叫这什么来着,世界梅吹日?”

老实说我以前以为“梅吹”是个骂人的字。或者黄色笑话。眼下我更希望它真的是脏话或者下流话,那我至少还能哈哈大笑。

我没来得及听到关于始作俑者究竟是谁的回答,安德烈斯马上夺下了手机。哈维还在嚎叫,他就把电话给掐了。这可会让我们的前任队长非常生气。

“别傻了,不是Lucho,教练可不能知道——”我的现任好队长瞧了一眼我的表情,马上改口道,“但我们都是真心的,真的——爱你,比你想得还要多。

我立刻想起了内抡着胳膊划出来的那个巨型泔水桶般的爱的体积。那个体积换算成地中海的海水的话,可以开海滨浴场了。当然也可以淹死我。

Don't play around because I'm for REAL!*”杰拉德远远地高唱,整个巴萨都冲我挤眉弄眼,撅臀扭腰。我难以置信地摇了摇头。

“别不相信,”前阿森纳队长、现任的我的队友凑过来说,“我也爱你。

“噢,托马斯,老实说,你这句西语学了几个小时,谁教你的?*”我扶着额头问道,瞧着比利时人露出一个显然是假装出来的无辜的表情。也可能他真的只是没有听懂。

“真的受不了的话,为什么不搬救兵?敦刻尔克大撤退*嘛。”杰雷米提议,我立即冲法国后卫摇头。不不不,安德烈斯说得对,不能找教练,万一Lucho真的查清了来龙去脉,他一定会大声发问:“你们为什么都要对里奥说‘我爱你’?”——那样一来,我的尴尬恐惧症就要进入绝症晚期了。

但是我或许可以找别人——某个不是巴萨的人。而且我正好有一个救兵人选。

**** ****

“你还好吧?”我啪的一声关上车门,车主开口问道。条件反射地,我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一听到“你”,“我”这些人称代词,我整个人都不好了。

“我现在精神紧张。”我斩钉截铁地说,好像语速越快发动机越给劲似的,“我们快走,趁他们没发现我不见了。”

“为什么精神紧张?”

他跑题了,而且孜孜不倦地刨根问底,这不正常。我瞪着眼睛瞧了瞧那张日晒程度十分圆满、棱角十分圆满、钻石耳钉抛光十分圆满,只是被一坨发胶毁掉整个造型的脸。我思考着有多大的可能,巴萨更衣室的传染病会波及到马德里头牌。可能性应该是零。tiki-taka黄金中场尽管陷落了,但是我至少可以相信死敌。更何况是叫他来的。

“我的队友都疯了。我要逃走。”我实话实说,但是漏掉了“我爱你”那个部分。说出来太奇怪,哪怕只是引用。鉴于我们几天之前还吻过——好吧不止一次——,加上那句话,气氛就要更诡异了。

他挑起眉毛。糟糕,我还是觉得好诡异。

“噢,好吧,”葡萄牙人说,“其实,我——”

我立刻捂着耳朵大声尖叫起来。拜托,别,不要,至少不是现在。换个时间也好,别在这句话在我耳朵边磨出茧子的时候说出来,别在恶作剧的时候说——不,我并不是期待着任何东西。我并不期待任何不一样的感觉。我并不害怕听过会麻木。听任何人说“我爱你”的感觉都没有差别,绝对没有

“不准说!”我吼叫道,气急败坏,非常罕见,也许我已经中邪了,“不准!今天!说!”

葡萄牙人眨了眨眼,耳钉也是忽闪忽闪的。我马上想起来自己反应过激——我永远也不会变成钻石一样闪闪惹人爱,因为无论如何,总有人不爱我,永远不会说爱我,也许眼前的这个人首当其冲。

“……我只是想说我把你的墨镜放在中控台下面的抽屉里。你上次忘记拿走了。”果然,他无辜地说,表情很熟悉,想不起来哪里见过。

我不记得什么时候把墨镜留在他的——好吧我想起来了。他仔细审视我的表情然后我扭开了头。愚蠢的UEFA,愚蠢的我。他们当然不会以为Kiss Cam就只是亲一下然后拜拜这么简单吧既然我们彼此都认识了这么多年?老天爷我甚至换手机的时候都还存着他的号码,甚至还是带着联系人头像的那种,虽然当时我也不知道是为啥。

“快走吧,求你了。我不想再看到巴萨的人,连门卫大爷我都不想见,他们是一伙儿的。”我恳求道。让马卡阿斯知道了,这一个星期的大标题都不用愁:《Kiss Cam惊爆内幕?缘分还是另有隐情?巴萨天王低声下气哀求CR7为哪般...》

你意识到你听起来很像求我带你私奔的朱丽叶小姐?

“你才是小姐,修眉剃毛还涂脚趾甲油的克里斯蒂亚诺。到底走不走?”

“别急,我倒个车就好,最美妙的屁股先生——”这话也有点耳熟但是我还是想不起来在哪里听过。我一边扯安全带——我早早就系上它,要是车主根本不打算解救我的话就糗大了——然后突然想起了我跳动的眼皮。

“今天眼皮跳灾。”我坚定地说,“我会倒霉。”

“不,你这是跳桃花了。”C罗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我很想瞪他一眼,但是考虑到这是眼前唯一一个正常人,唯一一个不会跟我说“我爱你”、不会诱发我的尴尬恐惧的家伙,而且好歹还算跋涉了半个国家来营救死敌,综上所述我决定珍惜他。所以我只是说:

“走吧,快带我走。”

“去哪儿?”他敲着方向盘问,我不相信他心里没有目的地。这个口是心非的伪君子。但我也是个口是心非的伪君子。彼此彼此。

“我饿了,先找地方吃饭。然后可以回家睡大觉,我今天心力交瘁。”我勉强坦白。

“今天是你的生日,天王,你就这么没追求?”他摇头晃脑,咧着嘴角,“人生才几个二十来岁?不要等到30岁再感慨年轻真好,来不及了,因为你又不是我。

“哎呀那你想干嘛随便咯,反正我要先吃饭。”我直接放弃抵抗。生日,我都快忘了。太多“我爱你”,我以为今天愚人节,或者世界梅吹日。天哪我还是觉得这个字儿太不雅了。想起来我就尴尬。

然后我的救星先生、我的敦刻尔克指挥官扭过脸来,笑容邪气和上个星期一模一样。一般人看到这种不良微笑只有两种反应,要么想要揍他,要么想要吻他。想揍他的觉得他眉目可憎、情商负值、污染空气,想吻他的大概只是觉得他帅而已。这个人性感得很危险,可能还有一点点体贴和微量的温柔。哪一种人才算真正了解他?不会有人无视皇马头牌的存在,总有两种立场选择,就像创世纪要先把光和暗分开一样基本。

可我两件事情都想做,我两边都想站,就是这么得寸进尺的贪心。我既想打败我的夙敌,也想亲吻我的同类;二元性,它的名字叫克里斯蒂亚诺,黏在我的反射弧上,甩不掉的冲动,无法规避的歧路。我知道自己是个奇葩。这几年总有人说我来自火星也许是有一定道理的——火星人不肯说我爱你。火星人想吻谁就吻谁,想揍谁就揍谁,揍完了再吻也不碍事。而且火星人是坐着贵死地球人的玛莎拉蒂逃走的。

坐的不是我自己那辆玛莎拉蒂*,当然咯。所以也许我今天过后也还是不记得要拿走墨镜——噢,闭嘴,住脑。隔着屏幕我也知道你们在想入非非。没有你们想得那么下流——有也不关你们的事。

**** ****

“我觉得我们搞砸了。本来克里斯蒂亚诺说这肯定是个感人的生日礼物的,结果里奥不仅没感动哭,反而还被恶心死了。”内马尔遗憾地说,“你注意到里奥最后的表情没有,看我们像看神经病。”

“管他的,看造化。主意是克里斯自己想的,万一搞砸了也是他活该。而且最后还不是殊途同归嘛。”皮克耸了耸肩。

“二十多个人说‘我爱你’……是我也会爆发尴尬恐惧症。”伊涅斯塔撇嘴道,“你们说什么时候告诉里奥真相比较好,关于这些尴尬事儿到底是谁的主意?”

内马尔看了看表。

“大概现在他们在吃晚饭?”

“或者正好吃完。假如是吃麦当劳套餐的话。”

或者根本没空吃。

三个人面面相觑,为最后一个场景哆嗦了一下。

“现在发短信给里奥?”内马尔说,“隔壁大爷*会打死告密者,我不敢,我还跟他好几个同款代言*,他只要在拍宣传海报的时候派造型师扒掉我的裤子我就惨了。”

皮克想象了一下那个场景,十分逼真动人。C罗的确干得出来。

“我有个主意,”伊涅斯塔两眼发光,“有一个人远在天边,德高望重,一言九鼎,而且不怕C罗……只不过我掐了他的电话他肯定得跟我赌气一会儿。”

内马尔拍手叫绝,皮克挑了挑眉。他想,哈维听到“里奥一点儿也不喜欢被全队表白”这个消息,应该会感到欣慰多了——废话,除了百分百自恋狂魔,谁会喜欢这样的生日礼物啊?


- End · 20150624 Happy Birthday Leo!-

来跟我一起唱:对你爱爱爱不完!我可以天天月月年年到永远!(×

                      

* 阿尔维斯6.10续约巴萨。一个原因是梅西劝他:“达尼,哪里能比这儿好?”晃成博阿滕是网友调侃。

* 5月对阵科尔多瓦时,梅西让点给内马尔失去帽子戏法机会。事后Ney发推:他很man。real man是大丈夫,REAL man是什么我就不说了。。。

* 传言拉基蒂奇将在欧冠夺冠后剃光头,他澄清:除非是梅西来给我剪头发。小伙子结婚了,祝福❤ 

* 今年巴萨2:1曼城后,著名梅吹、英国名宿莱因克尔表示“梅西让我意识到自己就是一坨屎。”“那些说我就知道贴梅西屁股的人,那是多么美妙的屁股啊”也是语出这位骨灰级粉丝。

* 14/15赛季巴萨三冠之后塞斯克小公举把他的拉玛西亚好盆友们全部取关惹,就算帮皮主席抱不平他也不肯关注回来。玻璃心的小公举真是不好哄呢233

* 近期小马哥在采访中表示“烤肉派对上里奥什么也不做,其他人都忙干活。但是里奥踢球就够了。”不过真相是煤球是负责陪小孩子的。

* “梅西的这粒进球属于普拉多博物馆”是ESPN评论员的原话。有说是对黄潜,有说是对毕尔巴鄂,我不确定。普拉多博物馆是马德里一座主要收藏美术品的著名博物馆,西班牙最大。

* 哈维所说的梅西不计前嫌是指在高层清扫小罗时对梅西产生的连带影响。当时哈白都不给他传球,大家纷纷找博扬。

* 雄性螳螂在交配当晚就要被雌性吃掉。啊啊啊-啊啊啊黑猫警长。

* Don't play ground because I'm for real是夏奇拉名曲《狂热》的英文版歌词。REAL大写就和REAL man中的REAL是一个含义。

* 虽然在西甲一年啥也没干,维尔马伦的西语还是很差,采访都要英语。

* 敦刻尔克大撤退是二战初期一次重要的战略撤离,34万英法联军从法国东北角度过英吉利海峡登陆英国本土,虽然德军赢得了战役和欧洲大陆,但是联军毕竟保存了反击实力。马蒂厄是法国人,这段近乎亡国的历史他不会忘记。

* 票哥有一辆黑色的玛莎拉蒂,他也代言过。煤球买了一辆白色的。我本来觉得撞个牌子也没啥的,但是有个图你们必须看一下。我已经美图秀秀出了华点。玛莎拉蒂情侣款

* 内票无论是早期职业发展还是商业代言的路子都是很相像的。耐克和PokerStar,还有哪些欢迎补充。这两个人的人生笼罩着奇妙的巧合,水仙CP也不是不可以(喂。大爷是部分团蜜对C罗的称呼,我认为时至今日已经不含褒贬。

* 我觉得我大概连煤球的形象都颠覆了。但是老实讲我觉得他是个很会腹诽的人,就算嘴上不说话脑子也已经转了八圈。他以前的采访不打官腔就是这个感觉,根本是记者们怕死了的话题终结小公举。不然怎么会被说是更衣室冷笑话之王。(。

* 可能有人会问我票哥为什么不吹梅西。1. 现实中票哥吹的方法跟别人都不一样,“我们都是天下第一”,是他最近委婉的吹人方式  2. 在这篇同人里,他还是会吹的,but in another way(.

Blind Faith之后一直在发糖,大概有一巴掌的糖了。这是啥意思呢,就是说,我的刀片技能冷却了,可以随时发大招了。把这个看做刀片预警吧....

生日快乐里奥梅西!再次的!端午安康+父亲节快乐啦!

评论(20)
热度(89)
  1. 王良殷Fiona卓二2贰 转载了此文字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