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FootRPF-CM】小心许愿-10(1/2)

先说一下,因为我要考试,所以现在发的都是存货。写了有很长的时间了,有虫你们先捉我以后改。

(以及我还有很多的存货,长篇和one shot(我会挑日子发的。我码字这么快还不夸我(×

Caveat Possessor 小心许愿(10)1/2 → 阅读全部请点击右边tag #小心许愿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Robin van Persie/Cesc Fàbregas, Cristiano Ronaldo/OFC

分级:本节为G

1-9 前情提要:因为对一枚许愿硬币无心许愿,C罗一觉醒来回到了2008年并且身为枪手,梅西是他的队友。他们找到了米兰女巫来帮助解咒,同时也要保证阿森纳众人不起疑心。范佩西家的聚会上,荷兰人点破CM关系的转变,有所隐瞒的C决定保持距离,甩开M单独去找女巫。这一天是2.14。

提示:我不知道该怎么总结这一更... 送货上门,开门有惊喜?这俩人的模式是“你快跟我告白” “你先跟我告白才对”←这样的。

——————————————————————————

What if I told you that I wasn't getting older, but I was getting younger than everybody else? 

要是我告诉你我没有变老,而是变得更年轻了呢? 

——引援自《返老还童》(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


10 Making Love Out of Nothing at All (1/2)

10 让爱凭空而生 (1/2)

 

这一定是最漫长的一个情人节,当一缕阳光透过百叶窗的缝隙把葡萄牙人从浅眠里唤醒时,他就已经预料到了。

航班意外晚点,于是一整个上午,C罗戴着墨镜和鸭舌帽,端端正正坐在航站楼大厅的长排椅上等待了很久,而梅西果然没有再跟来。他无事可做,只好目送情人的难舍难分——噢拜托,机场是公共场合。直到午后阳光越来越刺眼、第六次忍住想发短信骚扰梅西的冲动(“我只是想确认他真的起床了,至少没有懒到把这宝贵的一天完全睡过去。”C罗在心里自我申辩)、第三十次思考从马尔彭萨机场到伦敦希思罗究竟有几百英里,葡萄牙人等待的米兰来客终于姗姗来迟:她架着一副黑超,镜框和镜腿的连接处是两个银色的G字母;轻薄款军绿色双排扣束腰风衣看起来极其眼熟,敞开的衣襟里露出黑色的紧身露脐背心和皮质紧身裤,也是C罗认识的名利场宠儿们热爱的出街打扮。小个子女孩甚至脚踩一双经典款恨天高,伊莲娜有过一双差不多的,如果梅西在场的话也许会尴尬地发现她比他还要高出一点儿了。事实是,C罗都差点没有认她出来,幸亏无论如何那头乱蓬蓬的棕发还没有变。

“新行头不错?”C罗说道,瞧着她肩上那只在巴塞罗那兰布拉大道和马德里塞拉诺大街[47]橱窗里常见的黑色菱纹挎包,他总分不清牛皮和羊皮,但是总之,金色的链条和金光闪闪的双C标志相映生辉。而一身奢侈打扮的米兰孤儿听到称赞,难得亲切可人地笑了笑。

“噢,谢谢你——”妖女摘下墨镜,C罗高兴地发现她至少没有把眼睛的颜色也换了,“——的信用卡。”

“不客气,随便刷。”葡萄牙人虚伪地笑道,而玛丽在他前后左右东张西望。

“你的小跟班呢?”玛丽用墨镜一头轻轻敲着脸蛋,神色若有所思,“他不会是去过情人节了吧?这可太不够意思了,真替你难过。”

“这不关你的事。”C罗皱着眉说。他卷起嘴唇瞥向这位极其擅长哪壶不开提哪壶的小姑娘,然后伸手抓住她肩上昂贵的金色链条,把巫婆小姐拽向机场停车场。

事实证明,玛丽或许不算旅伴的最佳人选,但是一旦习惯了她跳跃的思维方式和再明显不过的利己主义,C罗觉得这姑娘也勉强算是有趣的——其实这话的意思是他逐渐掌握了与她斗嘴的要领。

“等等…”玛丽把脸贴在后座车窗上感慨,“这片森林也是你家的?我觉得我好像看见湖了?湖也归你吗?”

“不,那不归我,是里奥的。通常他在前面的路口下车,然后他家就在…”C罗突然意识到自己离题万里,而且他也不知道梅西家究竟长什么样儿,他还一次都没去过呢。

“你们这些富豪总是这么惹人恨,”玛丽继续把脸贴在车窗上,声音都瓮了,C罗不得不回头看向后座确认她没把唇膏粉底假睫毛全蹭在玻璃上——清洗是小事,他可不想让记者浮想联翩。

“努力工作吧姑娘,不过你也得承认天赋这回事。”当他停好车,决定还是不提起关于贫民窟的回忆,或者他所知道的小梅西的悲惨。人们都喜欢他们风风光光的那一面,这样评头论足起来才不会有压力。

“这就是我家。”C罗捏着钥匙扣上的阿森纳队徽挂件,让盾牌尖尖的那端正好指向自己的超级大宅,白色凉台上生长着藤蔓,在夕阳下镀上金边,令人联想起马德拉海岸线旁的度假别墅。还好,无论在哪一个时空,他对于房子的品味都是一样令人满意。

“客房很多,你可以自己挑一间,或者每天睡一间,我没意见,反正钟点工会收拾的。除此之外健身房、书房、家庭影院、室内日光浴,还有一些乱七八糟的房间,包括泳池,欢迎参观。只是不要进主卧,我有洁癖。”

“你这个语气,简直是真人秀版蓝胡子[48]……我要考虑延长帮你解咒的时间,”玛丽宣布,“这样我就能多蹭住几天了。”

C罗不置可否,他知道她也不过是在开玩笑,当真与硬币的巫术较量起来,眼前这个狂热分子可不会认输一丝半毫。于是他站上台阶,将钥匙插进锁眼,门轻而易举地就打开了,甚至没有反锁。与此同时,门厅传来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一个小小的身影探出头来。他端着一只高迪风格的马克杯,巴塞罗那全城戴爱的变色龙守护神图案与此人胸前阿迪达斯的的简洁商标格格不入。

“嗨,你们终于回来了?”里奥·梅西站在他眼前,笑容灿烂地举着徐徐冒出热气的杯子,像一个太容易高兴的小霍比特人。而C罗愣在门框里,杯柄突出的彩色陶瓷蜥蜴他咧嘴,就像在讲述一个恶趣味的笑话似的。他想起穿越后的第一天早晨也是如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对象出现在了眼前,然后,一切都不一样了。

“我不是叫你别再管我了…”他慢慢地说,觉得大脑转得越来越慢,几乎能听到“叮”的一声,全盘死机,亟须重启。而玛丽吹了一声与她的高价穿戴格格不入的口哨,伸出指头戳了戳嵌在门框里的葡萄牙人把他推开,自己步履轻快地走上前去打量起这间宅邸。

“所以你们俩原来住在一起?那么森林还是你的嘛…”玛丽朝大脑当机的葡萄牙人嘟囔着。梅西尴尬地摇了摇头,表示自己只是来串门而已。米兰姑娘立刻眼睛发亮,恋恋不舍地提起在路上见过的那片栎树林。梅西把目光从C罗脸上移开,不解地点了点头,然后又摇了摇头。

“树是为了跟其他房子隔开,也是为了避开狗仔,但是没有湖,只有一个泳池,”梅西捏着蜥蜴头想了一会儿,“一个有点大的泳池,有时候我可以把它当成一个湖。”

“天哪,这太棒了,亲近自然对女巫来说是头等重要的,”玛丽赞叹道,“那我能跟你一起住吗,里奥?”

啥?

C罗终于强行重启语言中枢,说出了进门之后的第二句话,但是根本没有人理他。只见梅西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豪爽点头表示欢迎,玛丽姑娘眉开眼笑。这番情景让葡萄牙人卷起了嘴唇。他一把抓住准备扑上去拥抱阿根廷人的狡猾女巫,扯着脸皮假笑:“想都别想,你必须待在我这儿。客房在二楼左边第三间,你可以去放行李了,亲爱的。”

“可我想住在里奥家!而且你说了我可以自己挑房间!”玛丽抗议,C罗抱起双臂龇牙咧嘴摆出无赖的表情,他现在也的确是个无赖了。玛丽小姐站在原地对他叉腰怒视了十秒钟才上楼,脚步声惊天动地。梅西皱着眉瞧了瞧圣西罗魔女的背影,又瞧了瞧C罗,后者瞬间收起敷衍的笑脸,神情严肃地看向他的小队友,好像仔仔细细地盯着他看,就能从他身上揪出一个白纸黑字的正当理由。

“为什么你在这儿?”C罗问。

“因为你的保安放我进来了,他又不是不认识我,你刷卡我刷脸啊。而且我知道你的备用钥匙就在门外的花盆…"

“我是问,为什么,你在这儿…”C罗慢慢地说,好像这个谜题非常难解,至关重要,“为什么?

他盯着梅西的眼睛。他早就发觉这双眼睛在镜头光圈不够大时拍出来黑不见底,但其实是浓郁的深棕色,玛丽也有这样的眼睛,但是她更爱邪气地乱转。他永远也记不清各式各样的棕眼睛之间有什么细微色差,全世界的所有人种都有几率生得一双棕眼,棕眼最平凡无奇了,但是他能认得出这双:一开始是什么样,赢得一切之后是什么样,输掉一切之后是什么样;或许他记得的都是眼神。

“我也没有一起庆祝情人节的对象,如果你还想重提‘女朋友’的话题的话…”

“但你可以待在任何一个别的地方,为什么你在这儿?”C罗穷舍不舍,固执得要命,“不可能只是为了说来说句嗨。所以到底为什么?”

梅西抬眼瞧挡住了他的去路的冒牌枪手,手指环住的瓷蜥蜴在两人之间哈哈大笑,这廉价的旅游纪念品就是唯一的见证人。夕阳余晖落在它光溜溜的蜥蜴脑袋上,汇成一个亮晶晶的橘色光点。

“你会在这儿,除非……”他慢慢地说,也许是被马克杯反射的阳光晃晕了,实际上被阳光晃得连腿都有点软,他的死敌静静地瞧着他。葡萄牙人感到耳边嗡嗡作响,就像目睹巴别塔轰然倒塌,不,柏林墙轰然倒塌,砖块激起的尘土四处飞扬,覆盖了他整张脸,让他呼吸困难,模样也必定傻里傻气。

“除非什么?”梅西安安静静地反问,就像他真的想不出答案。但是葡萄牙人的大脑里的老式风箱噪音轰鸣——除非什么呢?也许有万分之一的可能,这不是魔法把戏?那么也有万分之一的可能,他愿意交付这一时冲动的真心?

“除非你们俩都突然变出个女朋友来,否则,伙计们,该开始干活了。”这时,玛丽奔下楼梯,同时把一张便利贴黏在化石般的C罗的手背上。再抬头她发现有些不对劲,于是伸手拍了拍那张古铜色的俊脸。

“十分钟不见,你就中风了?”玛丽说,“天哪,你傻啦?”

C罗勉强把自己从一片嗡嗡声中拉出来,收回眼神,龇着牙拍掉了这位关键时刻来打岔的小巫婆的手。梅西立刻溜走了,打开水龙头大声清洗着杯子,只留下一个连帽衫的背影。

“你——”C罗牙咬切齿,扭头看向罪魁祸首,她正无辜眨眼呢,“干嘛?!”

“我需要的第一样材料,你们今晚得去找到。被祝福过的榭寄生,情人节就是个大好时机。”玛丽坐在扶手椅上,用圆珠笔敲着茶几,继续道,“已经定位出来了,就在刚才写好的那个地址。所以要做的就是把它拿回来交给我,超级简单,别搞砸了。”

粉色便笺之上赫然用重重的记号笔写着伦敦老城某座广场的名称。在楼上的客房里,有一名真正的女巫刚刚施展了魔法。为什么没有巨响、没有硫磺味道、没有火焰也没有烟雾缭绕呢?也许他们只是太专注于别的事情。

“巫术,定位,你确定?”C罗心猿意马地问道。玛丽点了点头。

“所有的自然元素都有自己的能量分布,我要做的不过是建立一个坐标,然后在搜索引擎输入关键字,就能得到定位。当然你肯定看不懂这个过程。”圣西罗魔女高傲表态。C罗假装殷勤地凑过去给阿根廷人看地址。

“我觉得听上去像谷歌地图。”梅西在厨房的水声里小声说,

“就是谷歌地图。”葡萄牙人一口咬定。

然而就像是听见了他们的窃窃私语似的,新任房客朝厨房里探头,露出一个显然不怀好意的笑容。

“差点忘记说,”她的手按在胸口,装模作样地惊呼,货真价实地幸灾乐祸,“那广场上今晚会举办一个情人节夜市。我得整理行李所以不陪你们玩了,祝你们今晚开心点噢——单身汉们。”

- TBC -

————————————

notes:

章节名来自Air Supply同名歌曲。歌词实在非常贴合我建议你们都去听一听,尤其是B段,就是球场情景。很多歌名翻译是“让爱成空”,瞎胡闹,完全翻译错了。意思应该是“我什么都知道,什么都精通,但是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会爱上你”,所以是“凭空生爱”才差不多。

[47] 兰布拉大道和塞拉诺大街都是著名的奢侈品街。

[48] 蓝胡子的故事由法国作家Perrault创作,蓝胡子把城堡的所有钥匙都交给新老婆,但是不准她进其中一间房,也就是他用来藏匿前几任妻子的尸首的地方。票哥的洁癖是真的,所以他爱穿长袖避免过多皮肤接触。

* 票哥和玛丽在车上谈话的那段有CM的彩蛋糖,比较隐蔽(我的风格,不知道有没有人看出来。

以及下一更又是情人节又是孤男寡男又是槲寄生的,你们懂了吗


说点题外话吧。不感兴趣的可以不看。

这两天我有个欧美圈的朋友被自己CP圈的人强行抹黑了,知道是谁的也请不要在评论里指出,我们自己心知肚明就好。一度看着她刷夜写文,学校断电还会去水房插电继续写,真是鞠躬尽瘁,没想到最后落得被某些不怀好意的人扣上屎盆子。跟风黑我看了不少,那情景真是醉人,已经不管事实了,树了假想敌就开炮,还是导弹,不管轨道多么曲折,总归要打到这个写手身上。最可笑,还非要把好好的AB写手打成AC粉的罪名,给人瞎鉴定成份,这不是活脱脱的cultural revolution么。打成AC粉也就算了,还要被害妄想症,敢情人家写了几十万字的高质量AB,都是为了帮着AC恶心你AB粉的。我只能说想出这种理论的人内心不知道装着多少宫斗戏。

所以说萌CP这个事情大家看淡一点,不是什么宗义,三观还是第一。傻逼不分你圈我圈,我圈出来的傻逼也是傻逼,难道还不让人说了吗。写手良心不良心,不是掐架的人说了算,甚至也不是有些墙头草两边倒的读者说了算。fanfic一摆出来,真心与否,天地可鉴,问心无愧,写手们之间自己知道。

总之如果大家被相关WB长条刷了屏,又看出我所指,还请务必三思再定夺。十分感谢。同混欧美圈的,愿意说句公道话的,感激不尽。

我不会给地址,因为这场掐架有阴谋论的嫌疑,拨开迷雾之后还是乌烟瘴气,真相个P。不求煽风点火,只求公道自在人心。


最后一条无关通告是这个长篇完结之后我不会再把fanfic同步到贴吧了。之前几篇one shot就没有发以后也不会发了。我知道有两边都逛的心友,以后就不等贴吧啦。原因就是贴吧格式太不方便编辑,而且我也不想什么人随便都能看到我写的东西。以后文都只在lofter且谢绝转载,如果有在其他同人站看到的请通知我去撕逼(×。谢谢理解。爱你们。

评论(11)
热度(42)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