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欧足联在看着你-UEFA Kiss Cam(皇萨众+CM+哈内,短完,PG-13)

Don't judge,no 地图炮,身为写手,基本准则。

****

欧足联在看着你

UEFA is watching U

CP:主要是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可能有副CP暗示,如果是直白描写我会单独提醒避雷。

 这是一个UEFA相关的宇宙,凡事都跟UEFA有点关系,警告,这可能是一个系列。本系列纯属虚构,如有雷同,我想去死。 

之前的《异地恋是一种怎样的体验》也跟此系列相通,但是没有情节联系。

 

#欧足联接吻游戏

#UEFA Kiss Cam

群像混乱,哈内可能比较明显。其他副CP你们自己揣测就好,我其实连谁说话谁接话都是刻意安排的。no wife no kids AU。


Note :

Love's Kiss Camera, 接吻环节,是NBA节间休息的时候进行的一种互动游戏,由现场摄影师选择,大屏幕用心形背景圈出相邻两位,然后他们需要在镜头下接吻。

Kiss Cam gif教学。2015.5.21‘大鲨鱼’奥尼尔亲吻约翰逊

 看好了吗,看醉了吗,ok我们开始啦↓

 ——————————


谁也没想到这一场世纪德比打着的噱头居然是这样的。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上层政策炸掉经济基础。Bomb,bomb,bomb,足坛大爆炸。

“…首例Kiss Cam的收视率和网络点击率将决定这项活动今后是否将在欧洲赛场推广。冠名竞标会将在下周一当地时间上午10:00于瑞士尼翁、欧足联总部1号会议厅进行。广邀各位业界同仁及媒体记者与会,特此通告。

“全部所有权和最终解释权归UEFA欧洲足球协会联盟所有。”

欧足联一纸通告像幽灵画符似的飘进各大球会、赞助财团和体育记者的电子邮箱。一夜之间,没有人关心这场对决的连锁效应,没人关心射手榜追赶进度,没人关心此役之后世界纪录将被如何改写,大家只想知道一件事:UEFA Kiss Cam究竟是什么。

“老实说,”前线专家迭戈-托雷斯向记者同胞坦言,“当今足坛最不值钱的就是世界记录了,托了西超二位的福,每个星期记录都不一样,比更年期老婆变脸还快,这让全球记者都很苦恼:巴萨打皇马还要怎么写,才能既不狗血又吸睛?欧足联为我们提供了一种新的思路。”

于是……

“普拉蒂尼想看亲亲!!!马竞股东火热竞标!”——世界体育报头版。

“德比新风向:球场求婚现已成为热门搜索词??”——马卡头条。

“一吻万年…盘点球场经典接吻,老马杰拉德榜上有名…”——每日体育报大标题。

“传NBA状告欧足联抄袭创意?两大主席隔空示好破除传言❤”——阿斯报独家爆料。

“噢,”内马尔抬起头说,刷完全部相关新闻,他的手机电量已经掉到了岌岌可危的红灯区,“我有点懂了,原来Kiss Cam是说在球场边布置好的一组镜头,就像NBA一样。中场休息15分钟,同时出现在镜头爱心粉红框之内的两个人就要亲吻对方。”

“不给我框,我也能亲夏奇拉啊,这有什么了不起的。”皮克说。

“重点是在全球转播观众的目光洗礼下,球场大屏幕也会实录,很感人诶好不好,”内马尔眼神放空,“而且不是你愿意上镜就上镜,镜头定格只能由摄影师决定,何况足球场观众的人数比NBA多太多,艳遇的话太刺激了…”

“但是中场休息我们都在更衣室,而且UEFA不可能让球员进Kiss Cam,所以你不用想了。”小白说。

“是啊,所以我希望我没进大名单,这样说不定在观众席还有机会亲到辣妹…别那个表情嘛Don Iniesta,我只是说说而已。”巴西万人迷叹气道,拉菲尼亚拍着他的瘦小身板哈哈大笑。

“看来这场比赛我一定得带着老婆一起看了。”角落里,维尔马伦忧心忡忡地说。

**** ****

巴尔德贝拉斯训练基地,天气晴,风向东南,风力十级。只是这股拉莫斯季风刮得比平时更早了一些,通常应该赛后才会刮起来。此刻铁血队副惊恐地脱离了跑圈队伍,旋风一般直奔进教练办公室,再也看不见人影了。

“全赖欧足联。”卡西说,“塞尔吉奥被吓到了。他以为是要在全球观众面前出柜。”

“欧足联只是想赚钱,或者提高点影响力,这样对FIFA叫板底气更足,但是他们的摄影师不会扰乱场上秩序,我猜。”德国劳模安慰道,“我觉得这个新花样看似随机,其实也是被操作的。”

“比如凯特王妃和威廉王子要是在场的话,摄影师一定会用爱心框住他们;但是老佛爷和巴萨主席坐得再近也没有镜头敢打过去。就像默契球,或者欧足联抽签用的特制球。”卡西同意,“反正是针对观众,也跟我们没有什么关系。”

“可是,”马塞洛怀疑地说,“普拉蒂尼想要我们跟巴萨相亲相爱。据说这是他的新五年计划……他会故意撮合两个阵营吧?如果是亲夏奇拉,我猜看台上还是有很多美凌格愿意牺牲一下自我的。”

众人瞪大了眼睛,毕竟伯纳乌官方已经禁播拉丁天后歌单好几年。但是的确,亲吻夏奇拉将是一个诱人的提议,假如皮克真的大方让她坐在镜头可以捕捉的位置的话……噢,waka waka,想入非非。

“呃,我说,你们是不是看了太多阿斯报…?”哈梅斯犹犹豫豫地说,“我觉得我们还是训练吧。”

“完全同意。欧足联想分散观众的注意力,但是伙计们,我们还有一场正经的恶战要打呢。”卡西说,右拳击着左手掌心以调整手套。世纪德比即将拉开帷幕——又一次。

**** ****

“这一定是一个世纪以来,情侣上座率最高的一次国家德比。”中场休息时,内马尔站在球员通道偷窥,他从更衣室里溜出来有一分钟了,“我从没这么希望自己只是个观众。”

“镜头还没开始锁定目标,他们就都亲起来了!我敢说我们还在踢上半场的时候他们就在眼巴巴地盼着中场休息!而且我发誓我在边路看到好几对情侣,可能有一打,你懂的,白衫和红蓝,其他的不可说。我都快分不出主客区了。”哈梅斯站在他身后从那非主流的发梢间隙里看到缠缠绵绵的各级看台。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好像他们买门票的不是一场重量级比赛,而是一台集体婚礼似的。然而事实是,球场此刻还在用高音喇叭播送着欧足主席对于UEFA Kiss Cam的高度重视和最终赠言,大屏幕一片漆黑。

不可说?这代号太逊了,我们队里把这种情况叫做‘邪教情侣’。每对邪教情侣都想上镜,国家德比Kiss Cam,这一吻比那谁谁进球的关注度还高,酷毙了。”内马尔摇着他金光闪闪的手机,“你看,社交网络上的Kiss Cam直播话题参与数远远超过上半场集锦点击率。最热门的几条猜想是这样的:1.很有可能选中一对皇萨,也就是不可说/邪教情侣;2.一定不会选中看台上的球员家属;3.巴萨皇马握手言和,不是指比分,因为全场都要祝福新人。”

“就没人关心谁会赢得比赛?或者关心一下梅西和克里斯谁是射手王?”

“当然有——第四条,踢得更好的那支队伍配得上胜利,进得更多的那个就是射手王,没有大规模球场纠纷,两大巨星一笑泯恩仇。”

“噢,好吧,他们想得可真不错…的确,某种程度上也算好事,至少好过煽风点火,用比赛说话就够了,”哥伦比亚新星承认,“至少我们都不想把对方痛扁一顿,我是指在更衣室里。”

“就连伯纳乌更衣室都不骂巴萨是混球吗,哇,”内马尔挤了挤眼睛,“这世界真是太和谐了,加上中国赞助满天飞,难道离社会主义不远了?”

“从没背后说过你们的坏话!至少我待在更衣室的时候没听见过!你是不是阿斯和马卡看得太多了?”同样年轻的罗德里格辩解道,两位南美少侠大眼瞪小眼,直到夜风轻柔地灌进通道里。

“好吧…其实,我挺愿意被Kiss Cam选中的。做NBA场边观众的话概率是不是大一点?”过了一会儿,内马尔说。

“我猜你可以试试。”哈梅斯说,眨了眨眼睛。

**** ****

“我去……”中场之后重新踏上球场的两队人马同时说道。这不怪他们,因为情况着实有些状况外。按照足协的要求,在球员返场的时候Kiss Cam应该已经结束,但是现在大屏幕还跳跃着一个亮闪闪的镂空爱心,形态夸张像被火烤过的棉花糖似的。而爱心的中央,宛如劣质大头贴,就是今晚UEFA Kiss Cam的某一对幸运儿——考虑到他们脸上的幸福笑容,我们姑且认定为幸运儿吧——男方颤抖着,摄影师立即体贴地稍微拉远镜头,让所有观众看清他正从外套口袋里掏出一个戒指盒。他把盒子举到两人之间,手还是抖得厉害。而就在他打开它的一刹那,他的女友跳起来搂住他的脖子。虽然没人听得见他们在说什么,但是这一定意味着“我愿意。”四面八方响起掌声和喝彩,不少人哭了起来,不少情侣——又开始亲嘴了。

“天哪,我也要哭了,球场求婚,全世界都看见了,太感人了。”内马尔眼巴巴地凑上前去看着,于是里奥·梅西走过去拍了拍他的小兄弟。

“冷静些,”梅西说,“我们马上就要重新比赛。”

“这个…恐怕还得等两分钟,”站在皇马和巴萨队伍正中间的工作人员小声说,“一共得亲三对,这还差一对呢。第一次组织这样的大型互动,时间没把握好,主席请你们理解一下。”

二十二个人都难以置信地倒抽了一口冷气。显然普拉蒂尼的发言稿写得有点太长了,要么就是之前的广告播放太久,或者摄影师挑的对象都恰好是接吻马拉松型选手。或者根本另有阴谋。

“非得亲出三对来?得了吧,”C罗抗议道,“万一第三对更磨磨唧唧的呢?我们还踢不踢比赛了?”

“可是没办法啊,罗纳尔多先生,”通讯官小伙子哭丧着脸,脖子上挂着的那枚蓝色渐变背景的UEFA工作证贴着胸膛一起一伏,“欧足联给Kiss Cam拉的冠名赞助有三句广告词,亲一次出一句,最后那句包括品牌名,非常重要,所以一定得亲满三次。”

立刻,在新一届国家德比中遭受冷遇的世界巨星们纷纷抱怨起来,当然也有一小部分议论起了球场上空大屏幕里那个闪烁不停的巨大爱心。这是史上跑题最严重的一次德比,神奇的是观众们居然兴致勃勃也不催促。南看台球迷们挥舞着围巾,最下方空地上敲起皮鼓,这赞赏毫不吝啬。

“Kiss Kiss,camera!”他们高高兴兴地喊起来,节奏就和加油呼号一模一样。银河战舰、红蓝军团,全部目瞪口呆。比起生死缠斗,他们更想看这个,老天爷,足坛宠儿们觉得自己简直被衣食父母打入冷宫,他们拿高薪是因为用进球羞辱对手,而不是靠着充当亲密接触的背景牌。

“这真是蠢透了……”过了一会儿,C罗音量提高,而通讯官则海拔都缩水了一英寸,整个人朝巴萨阵营倾斜,“普拉蒂尼到底……”

“再等几分钟也不会怎么样。”梅西解围道,“又不会对比赛结果产生什么影响。”

“也许没影响,但为什么要把球场搞得像个选秀节目,你有高见?”C罗回击。于是,通讯官如得特赦,悄悄溜回看台,但是没有他从中隔开,两大天王凑在一块儿立刻剑拔弩张。梅西毫不示弱,他迎着老对手的目光。

我只是觉得笑声好过嘘声,你也知道那是不公平的。”梅西说。他瞧着比自己高出一个头的葡萄牙人,在对方的怒视里纹丝不动。新时代的诺坎普和伯纳乌都从不吝啬对死敌的头牌吐露恶言,球迷们失去了为死敌鼓掌的心胸,无论对方奉献什么样惊艳表演。这一点他们都亲身经历、心知肚明。

是不公平,但本就如此,你还没有习惯吗?”C罗抿着嘴,目光柔和了些,“我早就习惯了。”

“你们不觉得今天没听到太多嘘声?无论哪一边?”内马尔小声问道。皮克挑起了眉毛。

“同意。”哈梅斯抢在皮克回答之前说,“因为都忙着开怀大笑或者擦眼泪或者亲嘴。”

两边对峙中,好几件事同时发生了:巴西天王朝皇马10号微笑,苏亚雷斯跳开一步,伊涅斯塔和卡西张大了嘴巴,现场观众排山倒海的欢呼声骤然消失,仿佛齐齐屏住了呼吸。而大屏幕的粉色爱心框,无可置疑地框住了场边正在交谈的巴萨和皇马头牌,然后悬停在灼热的球场空气中,固执地不肯转向——其实这完全不违反规则,因为他们的确出现在镜头范围内,并且正好位置相邻。

现场是如此的安静,就像终于知道自己闯了大祸的熊孩子。夜风吹动彩旗飘飘,爱心框还是岿然不倒。

“我吓疯了,大家也吓疯了,我想说不定是摄像机臂卡住了之类的,直到他们打出了泡泡,”事后,拉莫斯接受Canal+采访时心有余悸地表示,“超级安静,他俩谁也没说话,只用余光瞟着屏幕,心里说不准都想掐死对方。我甚至听得见我后脖子上的冷汗滴到了伊克尔的手套上,我发誓,听得见。”

十秒钟之后,爱心泡泡升满全屏,从梅西的下巴飘到C罗的堆满发胶的头顶。这是该接吻的催促信号,导播显然是豁出去了。

“妈呀,”终于,内马尔打破沉默,“来真的?”

马塞洛凝重地点了点头。

“要是不是你们那位在唇膏上涂了毒药,”皇马后卫坚决地说道,“就是克里斯在唇膏上涂了毒药。一定的。这是阴谋,他们要同归于尽,然后第三次世界大战就可以爆发了。”

“那可不一定,”哈梅斯喃喃地说,虚弱地抬了抬手指,“你们瞧。”

只见原本吓呆的观众们小声窃窃私语起来,他们起先不安地摇头,然后忍不住悄悄地探头去看看台上零零散散、身着球衣的“邪教情侣”,或者“不可说”。

“亲一下也没啥大不了。”内马尔听见主席台下排的某个男性球迷大胆地说,“大老爷们儿别扭扭捏捏、小肚鸡肠。‘大鲨鱼’亲约翰逊的时候可不打马虎眼儿啊,老兄们。

奇迹般的,有人响应他,甚至有情侣以身作则地先亲了起来——好几面队旗噼里啪啦地从手里掉了下去。屏幕上的定格还是一动不动,两大巨星僵持着也一动不动,于是观众们的胆子放开了,他们拍着手,杂乱无章地叫喊着。这些声音一开始难以辨认,后来隐隐约约地,内马尔听出了“克里希”,或者“克里西”这样的名字。

“从什么时候开始连巴萨球迷都开始高唱C罗的名字了?而且还叫得那么亲热,Crissy?”伊涅斯塔生无可恋地捂着脸,拒绝再看镜头,“我以为只有英国佬才这么叫,太娘了。”

“不不不,”沉默许久的皮克终于发言,他语气平稳,惊人镇定,或许是英伦气质尚有残余,“不是Crissy,是Cressi,Cristiano斜线Messi的Cressi。其实我更喜欢Crissi,你懂的,同一个造词原理…”

“噢,你可以闭嘴了,”小白闭着眼睛说。这个时候,现场观众又改变了主意,他们摇着两边的旗帜,或者围巾,对摄像机露出胸前的队徽,然后高度整齐划一地喊道:里奥纳多!里奥纳多!

Leonaldo,”卡西悲惨地瞧向他的国家队队友,眼下他捂着脸就没法捂住耳朵,“我猜这肯定也不是在说达·芬奇。我真高兴哈维在卡塔尔,不然他现在就要暴走了

“也不是在说那个拍泰坦尼克号的家伙。”内马尔补充道。

“一点儿不错。”皮克耸了耸肩。

呼声重新排山倒海,镜头前的第三对被选中之人——他们多少是自作自受,至少在半分钟之前,他们还有机会从镜头前逃开,等待UEFA宣称技术故障,现在可不行了——同时抬头看了看屏幕,然后环视逐步陷入狂热的看台。还有拒绝的余地吗?也许总可以拒绝的,但拒绝观众的观望之心还远远不够,话题已经诞生了,大概很多论坛服务器已经瘫痪。也许他们可以一起把尴尬进行到底,可以放开胆量享受这场亲密接触的风暴。新的舆论风向即将到来,每一个人都在喝彩,除了惊魂未定的皇萨22人。

“所以,你打算做这个吗?”终于,C罗说,摄像机捕捉到他的表情,一定会有唇语专家自作聪明的解读,“丢人,还是丢人,二选一?

梅西瞧着他的死敌——即便出现在同一个Kiss Cam镜头里,他们也还是死敌,这一点永远不会改变,就像球场的九十分钟之内只有一个赢家,永远不会改变,但是即便如此看客们依旧对新的可能充满兴趣。他们是球员,但首先是个人,很多时候无关生死,很多时候立场百无一用。世界多奇妙。

“这只是个游戏,没必要非得争个输赢,克里斯蒂亚诺。”梅西温和地说,语气就像在谈论一场实况足球,就像谈论常有玩家热爱把西甲两大刷子凑成锋线组合那样,“没必要较真。”

“是啊,德比也只是一场比赛,干嘛这么较真,可是又不是我较真。”C罗耍赖似的说道,把双臂锁得更紧,然后阿根廷人露出了一个接近笑容的表情。大概在大屏幕上看得更加明显,因为看台又安静了一秒,紧接着陷入更大声的起哄。

“好吧,你说得没错,不能怪你,”梅西说,他走进了一步,观众席上立刻爆发出尖叫,“那我们得快点结束这个蠢透了的接吻环节,然后继续比赛。这周一过,又是一个新记录了。”

C罗静静地站在原地,但是松开了抱在身前的双臂。内马尔认为他在屏息,因为他自己已经不敢喘气了,而且那精壮的胸膛此刻几乎没有起伏。

“完全同意。”葡萄牙人对他步步逼近的一生之敌说道。

随后,电光火石的一个刹那,他伸手找到巴萨国王,将小个子拉到眼前。梅西需要踮起脚尖,而C罗低下了头,他们唇齿相接。这不是个浅尝辄止的吻,因为内马尔能看见湿润的嘴唇,但是他们吻得也中规中矩——而且没有人被毒死,世界也没有在反物质的湮灭反应中惨遭毁灭。

特效就像烟花爆炸,赞助商最后一句画龙点睛的广告词弹出在四周的巨型LED屏幕上:祝皇马巴萨踢出真爱。观众席沸腾成一锅红蓝色掺大量白色砂糖的热汤,好多人胡乱地和邻座搂搂抱抱,爱心镜头终于挪开,飞快地环绕球场,给出一个打着粉红色滤镜的全景图。花体的UEFA Kiss Cam闪烁在球场上空,然后缓慢消散,45分钟倒计时重新出现。裁判们一边鼓掌一边叼着哨子走回场边,摄像机重新对准了绿茵场。

“你都泪光闪闪了。”哈梅斯提醒道,然后朝前走去。内马尔吸了吸鼻子,他回头想找到梅西,他想说里奥你实在太勇敢了——当然C罗也很勇敢。他们都是了不起的角色,谁不希望了不起的角色们共同上演好剧情呢?历史就在脚下,每一天都是新的一页,所有人都应该感到幸运,为他们有生之年可以见证的巅峰对决。干嘛要把有限的时间花在彼此痛恨上,既然连绝代双骄都肯亲吻对方了?这是年度最佳心灵鸡汤,哪怕它只维持一个中场休息的时间。新的可能业已不可避免地出现在眼前,他们总会登陆到那片全新的大陆去。太年轻的时候,或者足够年长了,一切就容易多了。

于是巴西人回头,然后他瞧见两位Kiss Cam的主角慢吞吞地拖在后面,镜头挪开了好一会儿,他们还是贴得这样近。

“感觉?”C罗问。

“跟我原先想的不太一样。”梅西眨着眼说。

“噢,”C罗挑起了眉毛,“原谅我的镜头恐慌症——有镜头我就水平欠佳。”

C罗有镜头恐慌的话,全人类都会患上空气过敏症了。内马尔还来不及细想这番对话可能的含义,紧接着,他看到白衫7号再次低下头,这一回他双手捧住了那颗棕发蓬蓬的脑袋,凑近了。他们看起来超级用力,火辣辣的那种用力,嘴唇微肿,水光闪亮,下颌大张,露出森森白牙和灵活的舌头。也许这两头猛兽亲完了还可以顺便把对方直接咬死,然后吃得渣都不剩。不给镜头是对的。

“我的上帝……好…吧…”内马尔说,就在他决定扭头朝前跑、假装什么也没看到之前。这是货真价实的洗脑邪教——哦,不可言说。

- End -


后续戳 《对你爱爱爱不完》 注意阅读文前提示

* 我为我的调侃可能造成的不礼貌表示遗憾,毕竟有时候我看来是调侃有人看来是掐架。但是我没什么歉意。不可说的邪教万岁,Long live Leonaldo,or Cressi, or Crissi. (。

没什么好注释的。因为这篇文本来也模糊化处理了很多信息,我深知它就是个恶搞(× 其实这个故事4月份就构思了,不过当时是一个梗,发在微博里。看过那条微博的人应该知道有些英文双关在中文里用不了,所以我稍微改了情节。

本系列UEFA≠现实UEFA。still not a big fan.

* 我已写文示范什么才是打开方式正确的“踢出真爱”,希望永远也不要再看到某方输掉的赛后,有球迷打着CP粉的旗号求对方真爱。这种人啊,不说你萌CP还好,你跟我萌一样的CP,我只想打死你。我下手很重的。

评论(12)
热度(124)
  1. 王良殷Fiona卓二2贰 转载了此文字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