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宵禁(修订+完整版,galaxy11衍生AU,为了庆祝布主席退gun休dan)

昨天晚上开了《宵禁》的脑洞,只是练笔。虽然是galaxy11的衍生,但是其实星际联邦完全是讽刺某机构的,宵禁也是特定意思,大家可以联想。而今天一看到Blatter辞职的消息就产生了“卧槽我居然克死了一代害虫”的自我认知,沾沾自喜中(×

所以决定把它火速填完,特此欢送布拉特。之前发过一部分的练笔过一会儿删掉。虽然是太空科幻但是本质其实是蒸汽朋克吧...

————————————————————————

Galaxy 11 AU    

宵禁  The Curfew

CP:看来看去,还是CM,有点双R但是太短了不明显。

分级:PG-13

提示:26世纪的星际警察克里斯重返地球执行巡逻任务,他遇见了违反宵禁令的某个人。


星际联邦历史——准确说是地球历史上,也曾出现过类似的情况:在薄薄的大气层外俯瞰这颗人口稠密的行星,会发现太阳没有照耀的半球是一片漆黑,微光可以忽略不计。21世纪人类称这种现象为“地球一小时”,但是关灯一小时并不足以节约出子孙万代用之不竭的能源;地球的未来在宇宙,在浩瀚无边的星际,在星际联邦。星际联邦带来发达科技、多元文明、共享资源,而重要的是,带来稳定与繁荣——至少联邦白皮书是这样说的。

“…但是他妈的要是真有他们说的这么好的话,就用不着宵禁了。”鲁尼在屏幕上抱怨,他带着头盔,因此瓮声瓮气,“你有没有想过,其实几百年前,人们都可以大晚上在街上游荡的,想干嘛就干嘛,还有不夜城。我们现在却不可以,四处死气沉沉,没道理。”

“在街上闲逛有啥好?满街都是外星寄生虫,在脑门儿上飘来飘去,你肯定不想得织女星[1]流感之类的季节病。”克里斯一边说一边填写工作日志,他眼前虚拟成像的触摸屏因为电流不稳而轻微抖动,也许有流星或者大型巡逻飞船经过产生了电磁脉冲。

“放屁。联邦只是不想让我们正常用电,因为地球人口多,会消耗他们的宝贝能源。不信的话为啥其它成员星球不宵禁?”鲁尼说,按动了后脑勺上隐蔽的按钮,于是头盔自动分成左右两部分剥离他的头部,然后像折叠玩具一样收进鲁尼手里的火柴盒大小的盒子里,发出轻微的金属音。盒子上描绘着三座星球和一只围绕着它们飞行的舰船的徽章,舰尾拖出长长的银色轨道;这是联邦标识。

“没那么简单。”克里斯说。还有安全考虑,或者说稳定考虑。人类文明比剩下两个星际成员都要短,革命史却比任何一个都长。

“操蛋的星际联邦,操蛋的联盟主席,操蛋的地球执委,操蛋的星际安全理事会,布拉特就是个大奸细。”鲁尼依旧忿忿不平地嘟囔着。他此刻脱下了制服。鲁尼值班结束,亚欧大陆宵禁的下半夜由克里斯接着巡逻。这是工作,近乎闲职,因为大街上空无一人,连猫都不会有,只飘荡着发出荧光的、蜉蝣似的外星夜行生物;幸亏它们不享受任何一个星际成员的人权,就像杀不死的苍蝇一样游荡在城市之间。

“你的AI还开着呢,快闭嘴吧。”克里斯警告道。他知道鲁尼说的是对的,但是没人能反抗星际联邦,至少不能坐在星际联邦提供的空间站办公室里这样公然造反。

克里斯拿出他的小盒子,和鲁尼的那只一模一样的标准配置。他把盒子贴在后脑勺上,然后它就像拥有自我意识那样,迅速地伸展开来包裹住他的头颅。钛钢材料加上外星科技,头盔又轻又薄,但是克里斯知道它不一定抵挡得住荷枪实弹——这没关系,他只是巡警,又不会上战场。地球了无生气、死气沉沉,甚至没有人会扣动扳机。

“所以你巡逻到哪儿了?”他问道,挥手示意墙角的机器人把他的座驾推出来。

“第1902扇区[5],北纬40°25′,西经3°45′。”鲁尼说,“你喜欢的那句格言怎么说的来着?对了,‘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2]’,祝你好运,克里斯。”

“别提什么星辰大海,我要回地球了。”黑头发的年轻人冲着屏幕最后一次点点头,然后在信号消失之前,他侧身跨上由金属机器臂平稳推到眼前的流线型两轮式交通工具。在握住向外突出的把手的那一刹那,头盔眼前的电磁屏幕弹出一串荧蓝的编码,同时一个礼貌而冷淡的女声用通用语在他的头盔内置耳麦中播报。

“基因识别:地球人类,编码0-3。虹膜识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星际警方,地球扇区,编码0-3-0-0-7。任务目标:地球,编码0-3。路线载入完成,自动导航完成,能源补充完成,是否现在启动。”

“是的。”克里斯说,握紧了车头两边的把手——其实没有必要,制服和摩托车身之间的电磁场会将他紧紧地贴附在太空飞车之上。但是无论他进行过多少次跨星际旅行,属于地球人类的本能依旧深藏内心深处。

“星际联邦交通监管司祝您一路平安、工作顺利、生活幸福。接来下系统将用十二种星际官方语言进行星际历今日新闻播报。旅途愉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0-3-0-0-7。联邦万岁。”冷淡的人工智能声最后一次响起,荧蓝的字幕弹出系统开机默认文字,这是为数不多的每个警员都可以自己打上个人标签的内容,系统默认的开机语言无法被删除,但是至少他们还能继续添加,有人选择打上全家人的名字,这样在漫长的太空旅行中就如同常在故乡。

“联邦万岁!我们的征途是星辰大海。”克里斯在他眼前的虚拟屏幕上读到这排字母,同时,空间站的舱门豁然洞开,他朝着星夜俯冲,风驰电掣地向那黑色的星球而去。

****

星际安全理事会管制下的联邦警察署拥有数以千计的、分别来自三个成员星球的警员,在不同的职能部门各司其职。克里斯,或者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不过是这数千人中普普通通的一个。至少当他骑着太空摩托慢慢滑行进入北纬40°的亚欧大陆西侧时,城市上空是安静、漆黑的,与没有船只航行的黑色海洋融为一体,正如星际联邦地方安全条例中要求的那样。一切都普普通通,直到人工智能的告警音突然在头盔内作响。

“陆上宵禁警报器被触发,陆上宵禁警报器被触发,距离目标1000米以内,坐标…”

“直接带我去。”克里斯说。然后摩托车立即扭转车头,穿过密集排列的居民楼之间,呼啸着飞过高大的行道树。好几只长条状、荧光色的太空蜉蝣生物被车尾气流卷起,撞在高楼的玻璃幕墙上,又慢悠悠地悬停,然后继续向前浮动。它们的学名是“星际漫游者”,在数百年前的星际大发现[3]中随商业货运飞船寄生而来,但是被地球媒体称作柔若无骨、首尾难分、漂浮在空气中的“变形虫”,是一种极其低等的外星生物。

摩托车根据自动导航静止在一小块难得空旷的平地,头盔内屏上迅速显示地标信息:圣地亚哥·伯纳乌遗址,上世纪极端分裂分子的秘密集会地点。克里斯知道这曾是一处体育场——过量接收星际难民、自身人口基数大,导致现代地球土地紧张,人们早已不再兴建陆上体育场,健身房里的私人隔间是富人的享受,只有博彩公司旗下贴着巨幅广告的飞船里才有举办大型体育运动的空间,而电视转播费用也相当高昂,现场座位更是一票难求。

“目标锁定,红外线数值符合星际公民标准,编码:0-3,地球人类。”人工智能高亢地说道,头部一侧的传感器闪烁红光,“正在载入数据,5秒钟后向中央警署发送违例警告……”

“取消。”克里斯说。

“是否确认取消?红外线数值再次扫描,符合星际公民标准,编码:0-3,地球人类…”

“目标辨认错误,确认取消警告。计算机,关闭。”警员重复,同时看到不远处刚刚触发了宵禁红外线警报器的身影——又小又矮,可能还是个青少年,也许只是和父母吵嘴才闯出门外。那身影也定定地看着他,或许已经被星际警察的从天而降吓呆了。

“计算机即将关闭,同时您将失去星际联邦数据库自动同步功能和武器库调动权限,您在此期间遭遇的生命安全威胁联邦概不负责。”头盔内的电子合成的女声不情不愿地服从道,“再见,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0-3-0-0-7。”

轻微的一声关闭提示音之后,他眼前的屏幕消失,虚假的女声也消失。克里斯摘下头盔挂在车头把手上,像个老式飞车男那样靠人力推着摩托朝前走去,车灯照亮了那张年纪轻轻的脸。这应该是一位少年,比警员矮出一个头,棕发搭在白净的前额上。

“小伙子,你触发宵禁警告了,新规定是9点以后禁止户外活动。”克里斯一边说一边打量他,他穿着复古的运动套头衫,和警署统一的紧身制服完全不一样。宽大的法兰绒罩在小个子的身上,似乎把他衬得更加瘦小。克里斯觉得他有些眼熟,但是或许每一个母星人类都比奇形怪状的外星同事眼熟。

“抱歉。你是交通警察?因为我看到你牌子上的编号是0开头的,那么你不是刑警,也不是特工。”男孩儿说。他的通用语十分标准,逻辑也很清晰。克里斯猜他在学校的功课大概不错。

“交通警察不会来管站在地面上一动不动的人,飙车的飞天摩托就够多的了。我们被称作巡警,是公共安全警察。”克里斯说,注意到大男孩儿脚后藏着一个圆形的东西,“我们的职能在特殊时段,特殊发挥。”

克里斯走近一步以便看清他脚下的物体,那是一只已经漏气不少的旧足球,大概被人抛弃许久,充气足球本身就是无人问津的过时货。而在凹陷下去的皮球上半部分,缩着一团淡粉色的半透明东西,表面蒙上一层灰白的斑点,就像正在发霉的果冻。

“这是什么?”

“星际漫游者。也许它快死了,不发光,也飞不起来。它们都要死的。”小个子说,“我注意它好几天,它就这样躺在这只足球上。我还是想把它带回家,也许它会感觉好一些。”

克里斯第一次意识到天空中柳絮似的软绵绵又讨人嫌的飞虫们也是会死去的。其实他知道生物都会消亡,但是变形虫将死的模样他是首次见到,相比死亡,它活着模样委实绚丽迷人。少年蹲下来用手捧住那团平日里看上去轻如鸿毛、现在就像一滩死肉似的漫游者,它在他手心缓缓蠕动,然后又一动不动。

“马德里的星际漫游者都在慢慢死去了。”小家伙低声说,“而且它们都停留在伯纳乌附近,好像把这里当成坟场,或者当成家,两种可能都很怪。”

他说出的古代地名让克里斯挑起眉毛。这一带曾经叫做马德里,但是那是国家概念尚且为人强调的年代。现在各级元首都由联邦直接委派,对辖区打上宇宙通行的数字编码,久而久之很少有人再提起这么细微的地名了。尤其是马德里伯纳乌,这个地段就像被历史抹去那样,消失在星际数据库之中。坊间传闻好几个世纪以前,甚至在星际大发现之前,这都是一个至关重要的地点。

伯纳乌的星际大战,”就像看透了年轻警察的想法似的,另一个人接着说道,“在星际联邦还没有建成的时候打响。正好550年前。”

“你是说,足球外交的那场友谊赛,就在这里?”克里斯说。足球外交是星际联邦史前一段佳话,克拉肯星[4]人早在星际联邦建成之前就抵达了地球,他们还与当时地球上最大腕的一批球星展开了一场跨种族的友谊赛。此后半个世纪,克拉肯星人的舰队和天琴座阿尔法星系的飞船一起出现在太平洋上空。重返地球的克拉肯人带来了爱好和平的新盟友。次年,华盛顿、北京、莫斯科、巴黎、柏林和伦敦等多国首府同时宣布同意签署《星际邦联成立协定》,目的是为了展开技术合作和信息共享。在那个世纪末,三个成员的星际邦联演化为星际联邦,全面同一化开始,分裂联邦的极端组织,“同盟战线”,被新晋成立的星际安全理事会成功镇压。

友谊赛?不。克拉肯的要求很高傲,如果地球的球员们罢赛或者输掉比赛,外星战舰就炮轰多处人口密集的大都会。他们自认一定不会输,只想羞辱地球人,没想到却败北伯纳乌,颜面扫地,只好如约退出地球。”小个子捧着即将死去的外星生物,神色平淡却不容置疑,“但是他们五十年之后又回来了,勾结内鬼,更加厚颜无耻。这才是星际联邦建立的真相。”

“……我听说是这样。”最后,棕发少年补充了一句。

夜空静悄悄,克里斯没有说话,摩托车未关闭的老式发动机轻微作响。也许小个子只是不小心被分裂分子洗脑了,在大学里这种秘密社团总是很多的,就像星星点点的荒原之火,没人比克里斯更清楚这一点。鲁尼肯定跟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兴趣相投。

“好吧,异想天开的故事讲完了,你该回家了。我不想罚你的款,但是你也不能让我为难。”终于,警察先生说,“我可以载你一程,但是你得给我指路。因为关了计算机,我的车就跟史前的古董货没什么两样。没有数据库不能直接把你的人脸匹配到你家住址,就算有住址也不能导航。”

“没问题,谢谢你,你是个好警察,03007。”少年说,读出他胸前的铭牌,接着跳上摩托车的后座。克里斯接过他手里奄奄一息的星际漫游者,暂时放进车身的隔间。然后,星际警察坐上驾驶位,感觉到这个天不怕地不怕、一个劲胡言乱语的小个子在他的腰上伸出了手,轻轻地环抱。他信任他就像星际漫游者信任一双足以将它捏碎的人类之手。

“鉴于我私自放走你,口头感谢就可以,不要给警署写感谢信了。”克里斯说。他是开玩笑的。

“而且别再随便跟人谈起什么伯纳乌,马德里之类的。”他补充道。这不是玩笑。

但小个子还是发出了笑声,隔着法兰绒和警员制服,他的胸膛在克里斯的背脊上抖得厉害。然后他又说:“好吧。顺便说,摩托车不错,我以为你们都更喜欢公费开飞船。”

“不是所有人。等你到了考驾照的年龄,就可以给自己搞一辆车。内置计算机高不高级无所谓,一定要有传统机动车的发动机,电瓶甚至烧汽油的那种都行。因为总有一天,人工智能喋喋不休会让你只想叫他闭嘴。”克里斯说。然后他扭过头,看见本该遭到逮捕的少年犯果然正在微笑,一只宝蓝色的健康的星际漫游者慢悠悠地晃到他身边,像霓虹灯一样旋转,擦过高高的鼻尖,又旋转。那将死的粉色漫游者如果恢复了活力,大概也会色彩醒目地在它的救命恩人身边飞来绕去。宇宙的无穷。

克里斯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将头盔递给后座的人。于是蓝荧荧的漫游者失望地溜走了,触着克里斯的手背就像羽毛一样。

“戴着这个比较安全,但是别跟计算机说话,不然她会自己重启,那我们可就有麻烦了。”克里斯说。

“我干嘛要跟计算机说话,既然有个大活人?”头盔里的声音瓮声瓮气地回答。

“好,那准备走了,抓紧。”最后,克里斯对他肩膀之后、罩在钛钢头盔下的那颗覆盖着蓬松棕发的脑袋说道,然后扭动车把手,复古汽缸发出天崩地裂的噪音。紧接着,他像五百年前的地球人类一样紧贴地面、载着背上的陌生人朝月光下的康庄大道驶去。地心引力将他们拥抱。

- End of « The Curfew » -

彩蛋问题帮助理解:三人行,必有无间道,到底小胖、票哥、煤球,谁才是革命党人同盟战线的人?


notes :

去年三星galaxy 11广告大部分人看过,我不贴地址了,很好找。剧情就是外星人入侵地球,非要跟地球上的一批球星踢比赛,不然就炸炸炸。贝肯鲍尔把C罗梅西鲁尼格策法尔考奥斯卡等人集结起来,组成了一支队伍叫galaxy 11并且最终【艰难】赢得比赛。外星人走了,广告最后的彩蛋是五十年后,两个疑似CM的老头再次看到了天边的太空飞船。

你们会发现我又借着事实胡编乱造了(。我把galaxy 11的比赛放到了伯纳乌,并且把广告的HE改成了BE。三星没给外星人名字,我叫他们克拉肯。

[1] 织女星就是后文中的天琴座阿尔法星,实际上是一颗恒星。织女星系被科学家认为极有可能存在着外星生命,至少存在一个“类地球”,克里斯指的就是这个星球的流感。

[2] 原句出自田中芳树的《银河英雄传说》,是一出壮丽的银河英雄史诗。英文是“My conquest is the sea of stars.”500年后就当这是一句谚语吧!(滚

[3] 星际大发现和15世纪地理大发现、大航海时代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前者是我编的,而且主要是地球被别人发现,只是没弱到被殖民而已。sorry我的宇宙观很悲观。Galaxy 11啥都好就是太天真了,人家五十年后回来了显然就是一个25光年回去,心想不行,划不来,再一个25光年重返地球大举进攻了嘛,反派还活着怎么可能放过你(。一个可怕的巧合是我写完这条注释之后被提醒,织女星到地球正是25光年...我自己觉得有点怕怕的(. 

[4] 克拉肯(kraken)是挪威海怪,一般长得像巨型章鱼,我觉得三星里的外星人就像章鱼怪,所以星球叫做克拉肯(。但是别人的星球肯定不会叫自己怪物,那就大概是通用语Crahken这样写吧(。

[5] 鲁尼所说的坐标就在马德里。扇区编号1902是皇马建队年份,彩蛋。

* 这是一个相当初级的星际社会,虽然叫联邦但是其实只有三个星球或者星系:太阳系、克拉肯星系、天琴座星系。我的重点其实是在25xx年的变相白色恐怖。。。。

鸣谢Galaxy 11、星际迷航、银英传、基地、第九区、神经漫游者、1984和布拉特任下的FIFA提供灵感。但是文中任何同名的机构外星生物不享有此上参考资料中的内涵。即:设定属于我,不要不告知我就进行二设,感谢。

评论(16)
热度(27)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