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FootRPF-CM】小心许愿-09(3/3)

Caveat Possessor 小心许愿(9)3/3 → 阅读全部请点击右边tag #小心许愿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Robin van Persie/Cesc Fàbregas

分级:本节为G

提示:范佩西助攻+1

——————————————————————————

What if I told you that I wasn't getting older, but I was getting younger than everybody else? 

要是我告诉你我没有变老,而是变得更年轻了呢? 

——引援自《返老还童》(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


09 Band of Gunners (3/3)

09 枪手兄弟连 (3/3)

 

“我以为我们是来看性感的巴西DJ的?或者风骚的乐队主唱?”C罗怀疑地问道。音乐太响,卖唱者用力过猛,以致于他不得不放开音量。

“我也这么以为,”弗拉米尼眯着眼吼道,“但是台上那个穿睡衣的傻家伙看上去有点像罗宾。”

“实际上,就是罗宾,穿着八十年代的衬衫。而且他把乐队主唱轰下台,改成自己的私人卡拉OK了。罗萨是吉他手[42],这是助纣为虐。”C罗确认之后无情地指出。

只见如假包换的罗宾·范佩西混入了乐队内部,鹤立鸡群地站在舞池正前方,握着话筒、照着追光灯充当摇滚巨星。除了那一身过于斯文的条纹衬衫之外,扮演得倒是像模像样。舞池里人声鼎沸,灯光昏暗,他新结识的枪手们与他不认识的生面孔混合在一起,下颌蹭过肩头,踏着落在地板上的彩带和亮片,金色的香槟酒摇晃在高脚杯,躯体纠缠,舞步暧昧。但孤身一人的好处就是既然他不属于任何人,也没有任何人属于他,那么异时空的来客依旧是自由的,他的秘密也就如同隐形。

“想跳舞吗,英俊的英超金靴先生?既然你今天也没带女伴的话。”法国中场挑眉打趣,C罗扭过头,回给他一个龇着牙的笑容。

“跟你?不。”C罗对法国人晃了晃手指,捞起玻璃杯朝吧台走去。在余光里,他看见拉玛西亚二人组出现在屋子的一角,半长头发的小个子用胳膊肘捅了捅他的同伴,示意他看向风骚无两的临时主唱,然后小跳蚤抱着西班牙人笑成一团。C罗摇了摇头,咧着嘴角继续向前走,然而事与愿违,他要想不声不响地被全场忽略的愿望还是落空了。

“克里斯,”荷兰人严肃地握着话筒,声音洪亮贯穿房间,“你一个人偷偷摸摸地溜去哪?派对在这儿,过来。”

C罗难以置信地回身看向范佩西,后者大步朝他走来——哦,别,他就不能去烦法布雷加斯吗?但是范佩西拽着他的胳膊往台上走,如果不是喝得很醉,那就一定是故意的。而在场的枪手们纷纷露出了极其危险的“果不其然”的表情。

“我不想…”他还没说完这句辩解就被推到了台上,罗西基背着电吉他招手微笑,然后鼓手敲着爵士鼓的吊镲打起节奏。不不不,他们一定是搞错了,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是个完美的模特,一个完美的运动员,但是他不能开口唱歌,尤其是当深陷时空困境自身难保的时候。

“别谢我让你这么出风头。”范佩西拍着他的肩耳语,“你再这么一言不发地忧郁下去就要变成哈姆雷特了,伙计,你该找点儿乐子啦。”

“你们听过克里斯唱歌吗?这肯定是头一回,我挺好奇的。”法布雷加斯耸了耸肩。有人附和他,而且不止一个人——好吧,很多个。

“你不会想听的。”他假笑道。然而就在这时,梅西双手合十,指尖磕在嘴唇上,朝他做了一个拜托的手势,请求他别搅了大家的兴致,或许是因为23岁的枪手克里斯会欣然接受队友的玩笑而不是冷淡拒绝。披着七年前的皮囊的葡萄牙人扭曲着嘴角,然后他冲自己点点头,在众目睽睽之下一把抓过了范佩西手里的无线麦克风,一脸视死如归的释然。

“谁第一个点歌?接受英西葡三语。”C罗宣布。观众们欢呼起来。

**** ****

“我警告过你别把话筒递给我了。”葡萄牙人开口道,他精疲力尽地趴在空无一人但玻璃酒杯堆积如山的吧台上,手指敲着邻座的罗宾·范佩西。时间来到下半夜,大部分宾客都打着哈欠告别了屋主,控制狂法布雷加斯勒令两位K歌狂魔把乱糟糟的客厅收拾干净,但眼下这显然是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下次绝对会让你离得远远的,不然魔音穿脑,麦霸,”范佩西说话时C罗感到他耳边的一堆玻璃杯危险地咔咔作响,“但是说真的,我怎么不知道我的队友居然是个翻版汉娜·蒙塔娜[43]?”

显然你不知道七年后汉娜·蒙塔娜也大变身了,世事难料,C罗想到。他用一只手撑起头看向荷兰人,壁炉的火光投影在高档的深色木质地板上,空荡荡的大宅安静无比,适合酝酿一个睡前故事。

“你以前从没听过我唱歌?四年来都没有?真的?”C罗谨慎地试探道,而范佩西耸了耸肩。这不可能。

“不太记得。可能有,可能没有…我从没往这方面想。”范佩西把类似咖啡和啤酒的混合物倒进水槽,然后将空酒杯搁在不锈钢池底。C罗坐在原位抱起双臂——这是头一次,硬币创世出现了漏洞,毫不起眼,耐人寻味;而他在这里停留的时间越长,或许这个时空的小漏洞会暴露更多,但他本人会将它们一一填补,直到最后虚实难辨。这无疑是个糟糕的循环。

突然,范佩西压低声音,神神秘秘地说道:“说起另一件我从没意识到的事…从什么时候开始你跟里奥…?”

荷兰人愉快地挤眉弄眼,C罗抱着的双臂立即掉了下来,手腕磕在大理石吧台上发出重重的一声巨响。那疼得要命,但是他来不及哀嚎就第一时间出言反驳:“不!你干嘛这么想?”

范佩西撇了撇嘴角,实指放在嘴边示意他不要惊动小法,或者更糟,小跳蚤本人。

“这有点儿明显啊,你们总在互相使眼色,还想瞒着我?”范佩西扳着指头,神色就像在解释最基本的定理,“一开始,我发现你把里奥最想要的游戏光碟送给我了,那可真是令人毛骨悚然因为我以为你们俩正在绝交中。阿森纳锋线不和,那太可怕了,然后塞斯克向我发誓说你们没有不愉快……”

“啥,等等,”C罗抖着依然隐隐作痛的手腕,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你说他想要PES2008?我不知道——”

这回轮到范佩西瞪大眼睛。他不确定地开口道:“整个更衣室都知道——难道你,忘了?”

C罗感到自己的脸就像冻住了似的,喉结艰难移动,像被黏糊糊的半固体堵塞的水槽。最后他只好拍在了范佩西结实的肩膀上。

“我——没——没忘,当然,”葡萄牙人挤出一丝笑容,“我会再送一个给他。当然。”

“所以这不是你某种‘欲擒故纵’的戏码?”范佩西挑眉调笑,“好吧,我知道了,你还没追到手,所以才这么忧心忡忡愁眉苦脸的…你在烦恼些什么?阿尔塞纳、球迷,还是媒体?别傻了…”

“我烦恼的是别的事情,别再胡乱猜测了,罗宾·范佩西,也许你该操心你自己。”C罗离开座位走下吧台,突然心烦意乱只想回家,“该想想怎么打消你亲爱的塞斯克回归巴萨的念头——总有一天他要回去,DNA,你自己说的。”

“嘿,这个暗示太恶毒了,”荷兰前锋嚷道,“他哪儿也不去!”

“我要是你就不会这么肯定。未来将发生的事情只会让你意想不到。”说完,C罗背对着范佩西朝门廊走去,假如三秒钟之内梅西不自动出现并且跟在他身后,葡萄牙人就决定扔掉小跳蚤自己打道回府。这本来可以是一个皆大欢喜的夜晚,但是在最后一秒他把它搞砸了,友善的阿根廷天才知道了他的所作所为的话,肯定很失望。可是C罗知道自己所言句句属实,而且他不打算道歉。如果因为知晓未来就必须为现在的悲观道歉,老天,那他还是孤独一人的好。

“所以…你担心的是里奥?”范佩西的声音从身后传来,C罗不得不停住了脚步。然后他听见在一片木柴燃烧的寂静里,对方接着说道:“如果你认为塞斯克想回去,那么你一定认为里奥也想回巴塞罗那…而你也知道总有一天门德斯会说服你去皇马。小报预言的未来会成真,这是你担心的。”

C罗慢慢地转过身来,牙刃割着口腔内壁。他得承认,尽管范佩西完全理解颠倒了,但是他说得不完全错误。

“不,我一点儿也不担心什么反目成仇,我只担心我自己。”他的牙齿咬着舌尖,矢口否认道,“我是挺喜欢那小子没错…但绝不超过职业范畴。”

**** ****

C罗把车开出范佩西家的车库之后摇下车窗停在大门口。然后,毫不意外地,他看见梅西正在拥抱他的挚友。“情人节快乐,塞斯克,”他搂着西班牙人亲密地说,“我真为你高兴。”

而范佩西站在一边低着头,手机屏幕的荧光映亮了脸。过了几秒钟,C罗的手机震动起来,收到一条短信:“又一条友情忠告,特供给最近特别健忘的克里斯蒂娜:carpe diem[44],只争朝夕。”

这时梅西拉开车门坐进了副驾驶,透过敞开的车窗朝两人做最后的挥手,好像他们不是后天就能再见面了似的。C罗一直等到再也看不见那幢房子才终于下决心开口。

“你才是PES的超级粉丝,为什么不告诉我?”他飞快地打着方向盘,假装语气轻松,但是当他听到梅西也同样语气轻松——而且不是装的——的时候,那感觉可真是不好。

“没想那么多,正好你也不用为礼物发愁了。”小跳蚤在安全带之下伸了个懒腰,“话说,我记得玛丽的飞机就是明早的。所以我们几点去机场接她?”

黄灯闪烁了几下,就在车轮即将碾过斑马线的时候恶作剧地跳跃成一个红色光斑。这让司机先生感到一阵隔靴搔痒的恼怒。

“老天……你真的要反衬出我多缺情商才满意?”C罗嚷起来,盖过了刹车声,梅西抓着安全带扭过头,深夜的泰晤士里映着一排排的路灯,路灯的影子又映在车窗上,幻象之中又投射幻象,没完没了的圈套。阿根廷人瞪着他莫名暴躁的队友,神情困惑,不用看他的表情,C罗都能感受到那个在空中悬浮的大大的问号,像打地鼠的锤子一样敲击着葡萄牙人的前额。问号也属于他自己。

“我只是问了一句玛丽什么时候…”

噢,对,C罗差点忘了,他们的高中生女巫转眼就放假了。明天一早飞机降落希思罗,约定将被履行,他们要正好在情人节这天开始回家之旅的探索。过不了多久,这个井然有序以假乱真的魔法世界就要摆脱C罗这个游离分子了。死敌和死敌的大团圆近在眼前,他快跟眼前这位假枪手说拜拜了。不会太久的,连范佩西都猜得到。只不过比反目成仇还要糟,巴萨国王根本不会记得有“反目”这一说,因为天生就是两种阵营。

“你不必知道。不用你费心。”C罗说。

梅西瞪大了眼睛,隐形的问号再一次重重地敲下来,这次他没法忽视。

“因为你没必要在我身上浪费更多时间。”C罗继续道,“该去陪你的女朋友了,尤其是明天——准确说来是今天了。情人节,记得吗?”

“女朋友?”梅西重复了一遍,语气简直无辜。

“没错,女朋友,我们有过一面之缘,在另外一边。”握着方向盘的人扯了一下嘴角,算是微笑,“那是个漂亮的好姑娘。你该下车了。享受假期,别再管我,拜托,我不能再给你添麻烦,我也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梅西没再说话,他若有所思慢慢点头,然后松开安全带,而C罗害怕他要给他一记临别拥抱,就像对待法布雷加斯似的,下巴磕在肩头那么亲昵。他甚至以为他要吻在他的脸上,就像亲密无间的兄弟老友——噢他就是害怕他在魔法误导之下做出这样不可回头的事,超出皇马头牌可以承受的范围。然而没有,阿根廷人推开车门走下去,连再见都没有说,就像在巴萨的时候,这真是让人难以忍受,所以他扭开头瞧着另一边的窗外,静悄悄的林荫道上什么行人也没有,别墅区的富人们本应无忧无虑过得快活,眼下他却烦得要死。

“克里斯,”突然,窗外传来呼唤声,梅西居然又神不知鬼不觉地弯腰站在窗前,挥着手示意道别。他的脸上有非常浅的、几乎得意的微笑,这微笑C罗再熟悉不过了,几年之后他们在球场相逢,这就将成为他最痛恨的表情。

“老天…”C罗撑着额头说,“你就是阴魂不散是不是?你又想干嘛?我什么帮助也不需要,我一个人就很好,你就算掏心掏肺我也…” 

而梅西打断了他,隔着玻璃和昏暗的路灯,让他本身就微妙的神态更加难以辨认。

“谢谢。也祝你情人节快乐。”梅西小声说,“回头见。”

小个子的身影消失在豪宅大门之后,二楼卧室亮起了灯光,而C罗还是没有发动车子。他静静地停在原处,想起离开范佩西家客厅之前的对话,就在他宣称对未来死敌的感情绝不超过普通队友之后。

“得了,我可不傻,我是过来人,你骗不过我。”一个小时前,范佩西摇头,冲他固执的葡萄牙队友展示着手机屏幕,“瞧瞧你自己的眼神…你看他的眼神不会说谎。”

那是一小段抓拍视频,他自己握着麦克风,跟狂扫吉他的罗西基勾肩搭背,又唱又跳,场下观众发出一阵又一阵的哄笑和倒彩,甚至有人朝台上喷圣诞彩带,但屏幕上的人眼神却只固定在一处,等待他注视着的人回应一记笑容。接着,他瞧见自己露出一个可悲的、暴露无遗的巨大傻笑,并且还是不能把眼神挪开,好像阿根廷人脸上印着歌词似的。

“坠入爱河多么容易,哦,”C罗看见他自己傻笑着念到,如同一个神志不清、及时行乐的醉鬼,或许他当时是有点醉,过多的鸡尾酒饮料作祟。所以他注视着近在咫尺的死敌,一反常态、英勇无畏地继续唱到:“坠入爱河多么容易![45]”

“瞧见了?”范佩西收回握着手机的手,对嘴硬队友的最终沉默感到异常满意,“这就是…等等,你那是什么表情?”

荷兰人先是困惑,然后目瞪口呆地抓住他口是心非的同伴,把他拉近细细审视。他立刻就明白了,这副年轻的皮囊根本藏不住秘密,谁都能把他看透,感情和咳嗽一样都是藏不住的[46]。

“我的老天,”他听见范佩西一字一顿地说,就像直接敲击在鼓膜表面,无处遁形,“原来你自己都没意识到?”

驾驶座的C罗重重躺回椅背。月亮升到挡风玻璃的最高处,明亮而刺眼;伦敦郊外的夜晚寂静无声;孤独的情人节的晨曦即将来临,不出几个小时,空气里即将弥漫甜腻腻的劣质巧克力味道,布满同样甜腻腻的陌生人之间的亲吻。一夜之间,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又变回那个愤世嫉俗的无名小卒,对于身边的一切都无能为力,却还是傻傻地爱上了自己的明日死敌。

- TBC -

——————————

Notes:

[42] 罗西基是音乐达人,曾在2012年与捷克著名乐队“三姐妹”同台献艺并且担任吉他手。而范佩西和C罗唱歌的爱好也算广为人知。两个人都唱得不好听,公平点讲的话。

[43] 汉娜蒙塔娜是一部关于地下摇滚童星成长的喜剧,2006-2011播出,是迪士尼当时的爆红剧集,本色出演少女歌星的麦莉赛勒斯也一炮打响,后来她的举止出位、打碎乖乖女印象的事迹大家应该也就知道了。其实我觉得这姑娘挺厉害的。Dont judge so easily. 玛丽在我心里就应该长得有点像汉娜蒙塔娜。

[44] carpe diem,seize the day出自《死亡诗社》,前半句是拉丁文。

[45] 这句歌词“it's so easy to fall in love”出自摇滚名曲《It's So Easy》但是不是枪花那首,而是断背山的插曲,你们懂的。

[46]  Love and a cough cannot be hid,爱情和咳嗽都是藏不住的,英文谚语。


评论(14)
热度(36)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