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FootRPF-CM】小心许愿-09(2/3)

Caveat Possessor 小心许愿(9)2/3 → 阅读全部请点击右边tag #小心许愿

CP: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Robin van Persie/Cesc Fàbregas

分级:本节为G

提示:C罗终于意识到小法感兴趣的人并不是他的拉玛西亚同窗(情敌解除佩法提示。


——————————————————————————

What if I told you that I wasn't getting older, but I was getting younger than everybody else? 

要是我告诉你我没有变老,而是变得更年轻了呢? 

——引援自《返老还童》(The Curious Case of Benjamin Button) 

——————————————————————————


09 Band of Gunners (2/3)

09 枪手兄弟连 (2/3)

 

荷兰人家的聚会在伦敦的月亮挂上灌木丛树梢的时候真正开始。起初,情况还完全在掌控之中。

神秘的时空旅行者克里斯蒂亚诺严格贯彻着“里奥梅西去哪儿我就跟到哪儿”的方法论,就这样,他平安无事地度过了最初的人群熙攘的半个小时,终于可以结束寒暄时间。两位意图瞒天过海的共犯一起挤在沙发一角,假装认真地盯着巨大的超薄液晶电视显示屏。唯一令人担心的部分是,到目前为止他还没见过范佩西的身影,或许是在某个内间和来客侃天说地,或者跟哪个姑娘打得火热,所以才对调戏队友这件事情失去了兴趣。荷兰前锋的房子绝不逼仄,但是比C罗自己的大宅还是要小一些,所以看上去好像每一平方英尺都挤满了人,让他望而生畏。

电视台已经结束了对英超上一个比赛日的总结,现在内容转到西甲。在花里胡哨的进球剪辑之后,评论员又开启老生常谈,以一种显而易见的煽动性的口吻谈论着第二回合国家德比可能的复仇或双杀。

然后画面再次转到了花里胡哨的进球集锦,配合着好莱坞灾难大片的背景音乐,只不过这一回主角变成了历史上主宰过西班牙国家德比的球员——几乎清一色的前辈。当电视画面终于定格在2007/08赛季红蓝与白衫核心人物的直接对话上:一边是长发的巴西精灵、海布里的昔日枪王和加泰罗尼亚铁血队长,另一边是荷兰双星和伯纳乌指环王。

C罗想一声不吭地等待这个画面被切换,但是他的希望落空了。一只手掌按在他的肩上,从梅西的反应来看他肯定也被搭肩了。所以,有个人张开双臂搂着他们俩,同时发问道:“伙计们,你们觉得第二回合西超德比谁会赢?”

“巴萨。”梅西说。

“皇马。”C罗慢了半拍。

图雷悻悻地松开手,做了一个跟肤色一样黑漆漆的表情。

“你俩可真是…我祝你们相亲相爱啊(wish you very happy together)。话说,隔壁厅在跳舞呢,你们真不来?里奥就算了, 克里斯你今天怎么这么安静?”

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黑又壮的科特迪瓦人从茶几上捞起一听饮料就跟他们说拜拜了。这时这间房里就只剩他们两个。纵使范佩西家的墙壁隔音效果再好,嘭嘭的鼓点和人声哄笑还是从咫尺之外闷闷地传来,打破了一言不发的沉寂。

“我都差点忘了你本来就是皇马的人。”梅西说。

实际上,你连你自己是巴萨的人都忘了,C罗想,拜托,别问我最后到底谁赢了这次德比。

然而梅西还是说:“你是不是本来就知道第二轮德比的结果?”

墨菲定律是怎么说来着?来自未来的皇马头牌叹了一口气:小罗提前报销的赛季,愈演愈烈的队内矛盾,糟糕的联赛表现,二十多年来首次被双杀,所有的一切总结起来,就是梦二王朝倾覆记,2008年初已乍现端倪。唯一的亮点曾经是梅西的快速成长,现在他不太清楚巴萨要怎么建立梦三。那可怕的令人闻风丧胆的,只有火山灰和主场哨,还有超神发挥的穆尼里奥才可以偶尔打败的宇宙队没有了梅西还会不会存在,这个问题只有宇宙才能解答。

“我怎么可能会记得七年前的比赛。我是皇马球迷,从小时候就梦想着加盟皇马,希望皇马赢球有什么奇怪的。”C罗撒了个谎,他想干脆换个台,看辛普森一家也比谈皇萨关系更容易些。

“好吧,我的朋友美凌格,”一不小心变成红蓝游子的阿根廷人妥协道,“随你怎么想,反正我永远对巴萨有信心……”

“是谁在谈论我亲爱的母队,有没有说她的坏话?”突然出现的法布雷加斯歪在门框上,“你们俩偷偷摸摸的干嘛?我还以为是有人躲在这儿亲热。”

“呃,看电视而已…怎么还是不见罗宾?”梅西给他青梅竹马的小伙伴挪出一个空位;C罗抓紧时间按下遥控器,一档烹饪节目在讲怎么制作葡式蛋挞,安全多了。

而法布雷加斯摆手示意他并不想久留,这令C罗大为宽心。F4那张看似善良的脸根本就是画皮,骨子里他是个完美主义控制狂,只有梅西那种与世无争的小傻瓜才会乐呵呵地听他指挥——又或许踢得不错的进攻型中场都是这样讨人嫌。上一个C罗觉得这么讨厌的巴萨人是瓜迪奥拉——别误会,某种意义上这绝对是个褒奖,天下第一的克里斯蒂亚诺只讨厌给他的存在感造成威胁的对象。

“他在仓库找麦克风,”法布雷加斯瘪着嘴,好像范佩西没有及时出现在聚会现场就让他损失了一百万似的,说真的,范佩西为什么不跟他过不去?“谁知道搬家的时候他丢在哪儿了。”

“麦克风?”梅西将信将疑地重复了一句,“他又要发表演说?你还嫌平安夜演说不够声势浩大?”

这个阶段的法布雷加斯还是很白的,平心而论长得很好看(很小白脸,C罗的意思是),而且没有蓄胡须,所以他脸红旁人也看得清清楚楚。梅西发出了怪异的声音然后掐了他的好朋友一把。法布雷加斯立刻掐了回来,而梅西的尖叫是如此的虚假,C罗唱歌的音调都比这个可怕。

你看,他们又在讲别人完全听不懂的东西,玩他看不懂的梗。伟大的克里斯蒂亚诺气得简直要发狂了。但是他能做的就是面无表情地调台,调台,调台,从大厨教你烹饪到全美超模。为什么连窗外的半弯月亮都这么扎眼呢?

“好吧,快起来,跳蚤,陪我去拿披萨,外卖到了。”法布雷加斯试图拖起梅西,这让C罗心中警铃大作。拜托,跟紧梅西是他今晚的行动纲领,没了梅西作挡箭牌他会漏洞百出。实际上,阿根廷人也用眼神示意他一起来,但是法布雷加斯表示很困惑。

“不用这么多人…我只订了八盒,因为还有正餐要吃呢,等罗宾从仓库上来…”

“谁这么想念我,在说我的名字?”此时此刻,救星般的,有人敲了三下门板,剩下三人齐刷刷地回头看。噢,不,那是还穿着条纹睡衣的罗宾·范佩西,显然找着了他的话筒,此刻正挂着一副得意的笑容,头发上还沾着仓库的积灰。

**** ****

“喂,克里斯蒂娜,你中邪啦?”

C罗没有反应。就算他不是一个时空旅行者,在队内聚会上穿着睡衣的男性也不是他喜爱的搭讪对象。他错了,范佩西不是他的救星;这个人一来,法布雷加斯的控制欲就更加登峰造极:他先是大声责怪荷兰人乱扔东西并且不按时现身派对,然后伸手拍掉了他头发上的灰,接着在梅西捂嘴偷笑的时候把他拽走去拿披萨,最后丢下一句“罗宾,你正好可以陪陪克里斯。”

老天,认真的,一周以前他还以为他的人生肯定不会更加悲惨了,直到昨天他甚至产生了情况出现转机的错觉——结果,现在,他跟阿森纳队内臭名昭著的C罗克星坐在同一张沙发上,后者的表情显然是想跟他促膝长谈一番。隔壁房间里传来激昂鼓点,如同最差劲的背景音。

“我现在心情很糟,不想聊天。你还是快去把睡衣换了吧。”他沉闷地开口,希望对方感受到他的低气压,但是显然他在阿森纳并非拥有总裁般的待遇。年轻是把双刃剑,年轻的时候别人也挺不把你当回事的。

“得了!你这样垂头丧气的很没劲啊——你说睡衣?你疯了,这是我的新衬衫,”范佩西抗议道,“瞧瞧你,上个星期踢了一场臭球,这个星期黑眼圈重得像被人揍过熊猫眼,今天你穿的衣服跟上个月队内吃烤肉那次撞车了,眉毛也修得乱七八糟,最可怕的是——”

荷兰人伸手捏了捏C罗的发梢,托了不合格的英国发胶的福,它们现在软绵绵又卷曲曲,还有点稍长,在他手心里缩成毛球似的一团。

“最可怕的是你好像都不知道该怎么用你的宝贝发胶了!”终于,范佩西得出了一个结论,“你有心事,红色警报级别。我听说你是失恋了?”

C罗从牙缝里挤出了No。仔细想想也是事实,但是已经如同上辈子,他一点印象都没有。而范佩西露出了然于胸的神色。

“那么你是恋爱了,但是追求过程不太顺利。”温格手下头号叛逆弟子用过来人的语气感慨,向后仰躺在沙发靠背上,“我明白。去年塞斯克…”

啪的一声C罗把遥控器拍在了沙发扶手上,很有可能把电池都拍出来了,这声巨响打断了荷兰人的自说自话:“塞斯克塞斯克塞斯克,为什么他就是阴魂不散?”

范佩西看上去惊讶极了,他摸着条纹睡衣——哦不,衬衫——的一颗扣子,好像它是一只应急按钮似的:“塞斯克惹你生气了?”

C罗挤出了一个肌肉收缩幅度最大的假笑,假得简直凶巴巴。这个时空的所有事情都惹他生气,但塞斯克是唯一可以公开抱怨的对象。“我不想跟那个控制狂待在一间屋子里,”他宣布。控制狂带走了克里斯蒂亚诺的罗宾[40],却把罗宾·范佩西塞给他,这种不平等对调换了谁都会怒不可遏的。

“呃,老兄,”范佩西瞪着眼睛小声安抚,“虽然塞斯克是有点控制欲过剩,但是他们玩tiki-taka的都是这样,拉玛西亚DNA盛产麻烦精,又不是一天两天了,你懂的——这些话被他听见我就死定了。”

“但是里奥就没这毛病。”C罗接着说,那模样简直义愤难平。

范佩西点头表示同意:“是啊…里奥脾气挺好的…”

“里奥超——级——好!”C罗嚷起来反驳他所用的副词,那声音恐怕是月亮听见了也要抖三抖,“我真不明白法布雷加斯为什么总像鼻涕虫一样粘着…”

终于,荷兰人感到了一丝丝不对劲。他眯起眼睛审视心高气傲的马德拉队友,长手指在坐垫上敲个不停。“好吧,我知道你对塞斯克意见很大,”最后,他揉着太阳穴说,“不过给我个面子,毕竟我都不咋抱怨耶——你看,这衬衣还是他的品味呢。”

起初C罗想翻个白眼再接着吐槽,只是范佩西那张俊脸上的表情有点儿难以言喻。然后C罗做了一个快速的大脑扫描,他迟钝地回忆起对方今晚讲的每一句话…

“等等,所以你跟法布雷加斯,是,是…”C罗恍然大悟,突然意识到范佩西没因为他对小法出言不逊而送上一记倒钩拳也算是队友情深。后者挑起了一边眉毛,神色十分可疑,好像对方正对某条过气八卦大惊小怪。

“呃,哦,哇喔——我是说,酷,”葡萄牙人结结巴巴地说,“我都差点儿忘了。瞧我这记性,哈哈,真糟糕。”

十分钟以后,当C罗终于气鼓鼓地站在梅西身边,并且他们周围的人都玩得正嗨无暇理会他俩的时候,阿根廷人正在大嚼着垃圾食品。C罗头一次衷心地希望瓜迪奥拉还在,这样梅西也不至于如此无法无天。[41]

“泥尊的唔要来块比萨?”梅西鼓着腮帮子说,过了十秒钟才终于吞下那块厚底芝心,“我的意思是,这些奶酪超级棒,番茄酱酸度正好,凤尾鱼也不错…”

小霍比特人饿痨似的把又一块热气腾腾的外卖披萨举在手里,这次是烤得薄薄的一片,却一点儿没焦。他朝C罗客气地晃了晃,算是邀请,油光闪闪的火腿切片一直戳到葡萄牙人眼前,纹理清晰可辨。他卷着嘴唇摇头,然后毫不意外地,梅西的胳膊肘拐了个弯,幸福地把披萨尖送进自己嘴里。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范佩西跟法布雷加斯是一对儿?”C罗赶在他又一次像金花鼠一样把嘴巴塞满之前发问,梅西立即扭头做了一个“嘘”的口型。

“这要我怎么开口?队里也不是每个人都知道,因为他们想瞒着教练就得避开嘴巴不牢靠的,比如尼古拉斯那样的。”梅西嘟囔着,眼神重新黏上手里的披萨,“而且你不是来自未来吗?我以为你早就知道,我想在你那个时候他们早该出柜了…”

噢,不,没人出柜,短暂如七年的未来也不是一成不变。C罗只知道他俩都不在北伦敦了;法布雷加斯回巴萨苦熬三年最后去了切尔西投奔魔力鸟才终于得心应手,甚至找到个富商前妻当成心肝宝贝日日痴心以对,往日缘分似乎已断。到底是现实世界真相本就如此,还是硬币一手操纵扭曲事实?不管怎么想都太难以置信,也无从求证。

“我想不通…”C罗慢慢地说,“为什么皮克从没提起过?”

梅西立即露出了如临大敌的表情。

“你认识杰拉德?”拉玛西亚三杰之一紧张地说,“千万别告诉他,不然他会从曼彻斯特追过来杀了我。自从平安夜之后,我都不敢跟他打电话——顺说,塞斯克跟罗宾也就是平安夜之后才终于成了,他们打打闹闹好几年,这两个月却特别安静…”

“停,我不想听细节。”C罗一边扶额一边抬手示意,不知该作何表情。但在内心深处,某一部分的他自己为这个新世界的大门的敞开而惊奇不已:男女通吃是一回事,球迷媒体大肆渲染是一回事,但真的搞上自己的队友……

梅西耸了耸肩,把注意力放回吃上。他苦恼地盯着被咬掉一个角的披萨,好像在思考该先吃掉火腿多的一边,还是先吃奶酪拉丝的一边。C罗对这种冷遇稍微有些不满意。

“吃这么多披萨会胖死,相信我,你是易胖体质。”健美先生刻薄地指出。

“唉,你管得可真多,”梅西似曾相识地抱怨,“胖死之前我不想先饿死啊。”

而C罗依然在细细咀嚼着刚刚获得的爆炸性新闻。哦,哦,哦,老天。这样居然也可以。到底是他的潜意识折射在魔法中才显得这么疯狂,还是硬币本身就疯得不要命?究竟哪一种更可怕?

“我真不敢相信,有范佩西这个参考系,我居然还以为法布雷加斯感兴趣的是…”他感叹道,瞧着小跳蚤一边把嘴凑上面饼边缘一边心不在焉地接话。舞池拥挤,人声鼎沸,伦敦的夜晚也像马德里的一样生机勃勃。

“啥?你以为塞斯克感兴趣的是谁?”

C罗抿起嘴唇,松开抱在胸前的手,又快又准地从未来天王嘴边夺食,抢完他就叼着披萨转身挤进人群,假装要跟弗拉米尼一起去围观性感DJ,完全无视小跳蚤在背后气急败坏。

不过,阿根廷人说得没错,这家披萨口感的确妙不可言。

- TBC -

————————

notes :

这一节本来应该是2/2的因为我怕太长你们消化不了,所以砍掉了一些下次更。

[40] 这里是指Robin the sidekick of Batman,DC漫画的罗宾侠。也就是票哥自比蝙蝠侠啦... 考虑一下阿森纳CM将近十岁的真实年龄差,其实也是说得通的。

[41] 瓜迪奥拉在任时对巴萨队员的饮食和日常作息有着严格的限制,尤其是对梅西管得很严,碳酸饮料和高热量食品几乎绝缘...而梅西自己其实很喜欢这些玩意儿。去年也有媒体批评梅西“披萨吃得太多所以发福跑不动”。对此我不评价……

520出关撒花! 下一章还是要佩法预警预警预警!!!

评论(10)
热度(24)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