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Pledge 誓言 (Blind Faith You Once Had的番外)

我本来不打算写任何后续,但是发现漏掉了梗。而且跟人讨论了之后,突然觉得票哥好像比我原先想得还要可怜。所以我把漏掉的梗和读后的新发现综合了一下,写了这个。我写的很快,可能有bug,发现的gn请指出来,感谢。

也不算是后续,只是视角补充。我个人觉得这个比原文看得还难受,怕刀片的千万谨慎下拉。前文请戳:Blind Faith You Once Had

**** ****

Pledge 誓言


五月初的马德里就晒得好像非洲,我觉得巴塞罗那一定没这么热,操,真不公平,拉莫斯说,而且,今年过完,我就要黑得像你一样了。

别放屁,马塞洛说,你在非洲待过几天啊?非洲比这热多了,对吧,克里斯?

这是一个他刚来皇马的时候非常流行的队内笑话。每次他一本正经地宣传起家乡的海岛旅游,总有几个捣蛋鬼故作大惊小怪:“卧槽,克里斯,你们家好像离非洲比离葡萄牙还近啊?”

一开始他还解释马德拉其实冬暖夏凉一点也不像北非,后来他就瞪着眼睛卷起嘴唇。但是现在他是笑着的,嘴角咧到耳朵上,笑纹堆满脸皮。拉莫斯被他笑得心里发毛。

“你干嘛?”后来被誉为马德里精神的皇马队副当时一跳三尺远,“你发情啦?”

“季节早就过了,”卡卡跑过的时候提醒道,“他只是在傻笑而已,已经傻笑了一个上午。而且巴塞罗那更热,不信你们看天气预报呀。”

没错,他只是在傻笑;而且没错,巴塞罗那的太阳更灿烂些。C罗每过一分钟就要伸手碰一碰他的训练服口袋,里面躺着一个秘密。穆里尼奥哨音一响,他就闪进训练场旁的休息室,迫不及待地重新抓起手机。他有预感就是今天,一方面是因为阳光如此明媚,一方面是世体昨天推送了某人随队回到巴塞罗那的消息。到今天为止,他刚刚好等了一个星期,而七是一个美好的数字。

厄齐尔跟在他身后,德国人说着啥,他听不懂;有时就是这样,他们模仿齐儿的口音,到最后小金鱼气得干脆瞎说一通。所以假如你想倾诉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又不希望对方听得太懂甚至泄露出去,那么新10号是第一人选。当然他得离伊瓜因远一点才行。

“…反正我想,教练否开心。”厄齐尔说,皱眉表示好奇,“可你大大开心,好像。”

“我在等一个电话,”C罗眉开眼笑却假装神情严肃,“梅苏特,那通电话一来,我就要去结婚啦。”

德国人瞪大了眼睛,好像不能判断这是不是一句玩笑话。喜形于色地跟他解释巴塞罗那不起眼的小花园里埋藏的惊喜是没有意义的,他们都不知道,八成以为他在说那个女模特。不过这也没有关系,总有一天,所有人都会恍然大悟他藏起来的真心究竟放在了哪里;全世界惊慌失措都无所谓,只需要一个人准备好。

厄齐尔离开之后隔壁冲凉的水声也渐起。他就是在这个时候,终于,终于接到了电话;这一定是精心读秒的拨号,对方从来知道他们的训练是几点开始,几点休息,几点结束,误差很小。一个人需要多少上辈子拯救世界的功劳,才可以此时此刻美梦成真呢?

“你终于不屏蔽我了?”C罗毕竟是C罗,不是罗密欧,所以他忍不住语气里的洋洋自得,略带玩笑地数落不是;他高兴这回是他掌握了主动权,而不是被抓狂的小跳蚤步步紧逼。又一次,他伸手去摸乖乖地躺在布料底端的银色指环。而电话里的人支支吾吾,就像每一次心怀歉意,却想伸手把他抱紧之前的犹豫。

他刚想打趣一个戒指就让他感动得出不了声,那以后要怎么办,何况他买了七对戒指呢。然而这时,他听见——

“克里斯,我觉得,我好像有儿子了。”梅西紧张地说。

有那么一秒钟,他简直要哈哈大笑。他没听明白,就像齐儿永远搞不懂nene和niño*有什么好笑的,他也没懂为什么梅西能有儿子。又或者,可以是之前两个月冷战以来的任何一天,甚至可以是三年来的任何一天,为什么非得是今天?

一秒钟之后他想说你少骗我,有就有没有就没有,两道红线不会骗人,这跟你觉不觉得没有关系。不过他没能说出来。他想起多久以前,惊慌流泪的某个女孩,她的突然出现吓得他立刻挂掉了梅西的电话,那才是他们第二次私下通话,连八字都没有一撇,还会互相寒暄,但他还是心虚。她皮肤颜色很深,头发也是棕棕的,个子小小,眼睛却亮得可怕,一直望进他黑洞洞的内心里。后来,这个女孩捂着腹部直摇头,然后面色惨白地恳求他:“他也是我的儿子。”

过了一会儿,他经历了大地震的语言神经终于短暂恢复链接。“安东内拉,”他说,“我记得她的名字是安东内拉。你家人都喜欢她。”

他温和的反应让梅西松了一口气。

“也不是,”金球连庄先生赶紧说,考虑到两个月前冷战之初是他先发难,如今的逆转倒真可以说明梅西多么内疚,“外公*喜欢你。他觉得你更好看。”

C罗笑出了声。今天整整一个上午他都在咧嘴傻笑,但是只有这一次他笑出了声。他把自己这一半的戒指紧紧地揣回口袋,后悔拿它出来——不然也许他根本就想不起来。他也不想再问梅西究竟有没有看到石砖之下的小盒子,有没有读那封信;他只确定世间恐怕没有一位父亲在陪伴着孩子母亲的时候还会套上情人的戒指,除了没有良心的克里斯蒂亚诺自己。

“好,”他头皮发麻,味觉苦涩,但是还是接着说道,“好。回头见。”

他没问预产期也没问怀孕周期。他想会有记者告诉他的,不,告诉全世界,顺便告诉他;体育记者更喜欢向他高唱梅西多么强,皇马多么可惜,你自己多么可怜,非要跟他生在一个舞台上,非要跟他抢一切,所以最后总是这么滑稽可笑。

“你,不训练?”不知道什么时候,厄齐尔重新站在他身边。他抬头看了一眼,德国人永远都是迷惑的神情,这并不意味着他看穿了他的悲惨。

“我就是一个笑话,梅苏特。”他用葡萄牙语说。他不想有人追问,哪怕齐儿根本听不懂也不行。他生怕有人会提醒他去心生埋怨。

他想起,过去,梅西还没见过迷你罗,迷你罗也只停留于一张彩超照片,连他这个父亲都没有真正意义上地用心关怀过。他避之不及,全部交给了多洛雷斯,好让他自己专心致志地过自私的人生。无论后来他多么爱他自己的这个翻版,最初的逃避他不能否认。

那个时候,晨光熹微,梅西躺在他身边,伸手在他的背上比划着,宣布健美先生要是在此处纹身,效果将会斐然。他一把抓住死敌的手,警告他别对这块光洁可爱的古铜色肌想入非非。

“我恨纹身,”他戳着阿根廷人的锁骨让他重新安分地躺下,“你也不许再纹。”

梅西撅起了嘴,仍不死心。

“我就要纹,”他拿出足以震慑伯纳乌的气势威胁道,“我妈,将来还有我儿子,我爱纹谁就要纹谁。”

“噢,得了吧,你哪来的儿子,我倒是可以把儿子借给你纹。”C罗笑嘻嘻地撑起身体,重新把小个子罩住,气氛暧昧,但是巴萨前锋却还是恋恋不舍地思考着纹身的花样。

“那也行啊,”他看似心不在焉地应答,脸上却飘起可疑的红晕,这言语背后的意义让漂洋过海的马德拉岛民心跳漏拍,好像遇见了折戟沉舟的大浪,那么他离淹死也不远了。

“那也行…他的名字,纹在一个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梅西说,温柔得好像在跟医院里孤独的迷你罗直接对话,善良得仿佛会发光,“对了,你给他取什么名字?”

很多很多,C罗的老母亲都快翻烂了字典,甚至出现了“塞尔吉奥”这种绝对不行的备选傻名儿——上帝保佑,拉莫斯和布斯克茨就算了,阿圭罗恐怕要笑死。但是这个时候他灵光一现,就像美好的晨曦浮现在眼前那样自然而然。

“我叫他…克里斯蒂亚诺。”C罗一本正经地调戏,“来吧,给我看看你准备纹在哪儿?”

梅西抬起膝盖给了他一下,这让他一时没有撑住跌在床沿。

“你说了要纹的嘛!不要骗一个胎儿,我妈说他都听得懂的。”

“你少做梦了,纹你的名字才不可能。”梅西眯着眼睛,但是在看葡萄牙人皱着脸揉磕在床头柜上的肩膀时,他又心软了,靠过来搭在他的背上。

“我不能把跟你有关的东西纹在身上,那太…招摇了,”他的脸颊贴在9600万先生修长的脊背,伸出手来帮他捏着肩,不好意思地承认自己片刻的反悔,“但是足球就是你。你明白的。我保证。”

皇马未来的新7号感到自己的背部烧灼了起来,让他语塞。他不明白一句玩笑怎么最后成了誓言。但是有些部分他懂得。就像携手步入无人之境,只有他们懂得。

足球就是你。”情话有很多种,他听过的最妙一句却莫过于此。现在,这句宣誓支撑着他摇摇晃晃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若无其事地重新朝训练场走去。马德里艳阳高照,他却只想把秘密继续保护在阴影里,越久越好。


- End·这次是真完结了 -

 

* nene是有些同人文里皇马队员对拉莫斯的称呼,事实是否如此我并不清楚,而niño是托雷斯的外号。两个字都是“baby”的意思。

* 梅西的外公是个有趣的老头。在2011年初他就自告奋勇地爆料梅西跟安东内拉分手了,并且表示“里奥还年轻,应该享受,多多跟朋友出去开车兜风。”后来他又表示梅西在场上太散步,于是后者就拼命了起来。

* 梅西身上有多处纹身:母亲肖像、蒂亚戈的双手和名字、足球和宝剑、莲花、上帝。但是除了很早就纹上的母亲之外,其他纹身2013年之后才出现。

* 番外背景是2012.5。第二年,也就是我设定的CM分手赛季,文中提及的皇马队员和教练,除了开头的拉莫斯和马塞洛以及票哥本人,其他全部在同一个转会窗口离开了皇马;这不是巧合,我故意的,本来连队宠和水水我都想换人,让票哥真的变孤家寡人,但毕竟还是他俩合适。迷你罗出生在2010.6.17,蒂亚戈则是2012.11.2。其它时间线已在Blind Faith文末列出。对照食用,刀片更光。

ps :夜深人静的时候我总是会修订文本,一般没有大改,但是每改一个字都是深思熟虑吧,希望看到的大家可以体会到我真正的意思。捅刀愉快(滚

评论(10)
热度(41)
  1. TalmudhFiona卓二2贰 转载了此文字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