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ona卓二2贰

Blind Faith You Once Had你曾相信(4.20新增番外)

Blind Faith You Once Had 你曾相信

CP : Cristiano Ronaldo/Lionel Messi, Lionel Messi/Antonella Roccuzzo(醒目,醒目,醒目)

分级:G

简介:

“年轻人总是相信缘分,相信爱情是伟大的魔法,就像有人相信在巴黎锁桥挂上一把写着姓名的锁,再将钥匙丢进塞纳河,就能与心爱之人白头偕老;金球先生也有自己的迷信,而这种心思没法太早告诉对方,他想要悄悄地成功,这样祝福才会灵验。”

警告:唯一的警告应该就是本篇是我从巴黎回来之后假日忧郁症的产物。如果不写出来我觉都睡不好了。最后有时间线,觉得迷糊的可以看一下。

 ***2015.4.18梅西巴萨400球。恭喜 :) 本来昨晚想卡着点发的,但是我太困了(喂。爱爱爱爱爱你!!! 

——————————————————


这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一个夏天。夏天总是告别的季节。

皮克打过来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电话背景音的喧闹和巴塞罗那海滨的宁静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世界,而利昂内尔·梅西个人永远更偏爱后者,这在他一个人待着的时候更加明显。

他的拉玛西亚同窗先是捂着话筒与人寒暄,客气却真诚的笑音非常遥远地从另一座城市传来,然后他重新对梅西开口:“说真的,你该来道别,就算只是打通电话。或者你至少亲自传个简讯。” 

“没有必要,”梅西说,“反正媒体会问我很多很多次,狂轰滥炸直到没人想再聊C罗转会这个话题为止。”

这是真的。如果他愿意,有的是时间和机会来道别。隔空喊话如今是他们之间最优雅也最方便的交流方式,其它时候都要尴尬;慢慢地,他就忘记了该如何在没有镜头的时候面对他的老对头;假如使用最初他所习惯的方式,他俩都会吓一跳的。

皮克沉默了一会儿,但是只是非常短暂的一小会儿。

“好吧,”梅西听见他在电话那头放下了高脚玻璃杯;C罗喜欢高脚玻璃杯,就算是再私人的场合,他的餐桌上也少不了这样的情调,“假如他问起你,我会再打来的。”

他猜再也不会有来电。不是第一次了,有为数不多的知情者试图帮助他们修复这段秘密关系,最后当然还是无疾而终。有时他怀疑葡萄牙人根本没有产生过挽回的意图,就像他过去常说的:“谁也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里奥,你为什么非要想得那么多呢?”

他总让他别想太多;然而随着时间往前走,小跳蚤成长为了诺坎普国王,然后是父亲,最终他还是让自己被套上了戒指;或许从来都没有计划B,或许从来都注定要这样走下去;梅西迈出的每一步,另一个人都选择了冷静旁观。现在,他的妻子——他温柔善良、青梅竹马的好妻子,除去血亲之外他最珍爱的女人,站在订制的米色沙发背后轻拍他的肩膀,怀里搂着他们共同的宝贝,这是完美的一家人,听着完美的夏季海潮;而C罗不会来阻止他,皇马球星一直忙于追求荣誉和自由,但他不知道有些时候他只是原地踏步;对于家庭,他唯一的评价或许就是“米色?真是糟糕透顶。”

“亲爱的,你得出门去帮我买点食材,就是上个星期我们去过但是卖断货的那家,你还记得吧?”安东内拉隔着薄薄的T恤捏着他的肩膀说。他不知道,是冰箱又计划外地被掏空了,还是孩子们列了一个计划外的菜单,但他知道这就是家庭生活。他从来不会拒绝来自家庭的要求,这本就是他所希望的美满人生。他相信只要他满足了妻子的要求,儿子的要求,一切就都将完美无缺。

**** ****

从超市出来之后梅西选择了另一条红绿灯更少的路,然后他把车停在路边,面前是一座向市民开放的小型园林。他一直搞不清这是中国式还是日本式,其实这些年维护不当,植物的造型早已走样,只剩弯弯曲曲的人造河流和密集的木头拱桥还能彰显原本的风貌。好些年前,这座园林刚刚建成的时候,他就来造访过。这曾经是他最得意的发现之一,毕竟要在巴塞罗那找一个情调不错又人迹寥寥的约会地点可是件难事。

他犹豫了一会儿,然后还是走进。周日的晚上,园林也是静悄悄的,只亮着几盏路灯,夏夜的燥热被海风带走了些许,虫鸣也不那么刺耳,好像任何秘密都被封存其中,花草树木和池塘游鱼都是缄默而可靠的听众,不会将他年少时冒着傻气的爱恋出卖给任何头条;但是如今,它们也好像不认得这个罗萨里奥来的老朋友似的,与他相顾无言,不给任何关于旧情的提示,仿佛它从未存在。

绕过一座鹅卵石堆成的假山——过去它是光秃秃的,只在缝隙间长了许多车轴草,现在却被青苔覆盖,仿佛一座真正的山丘那样苍绿——然后梅西终于看见了他所熟悉的景致。在假山隔断的人工湖边缘,一条长长的石砖路铺在软泥上,每一块灰色的砖块都不过半个脚掌宽,间隔也时大时小。它更像一条灰色的虚线装饰在湖边,游人只需稍稍转身,就能走上一条台阶小道,彻底避开又湿又黏的湖边淤泥。但有些人,也许总是小孩子,会放弃平稳的阶梯,偏偏踩在并不平整的石砖上,就像行走在斑马线就一定要脚踩油漆那样固执又淘气;踩砖块的游戏就像一场浪漫的冒险,这条不平坦的路的尽头理应埋着宝藏,只要你愿意坚持到最后。

实际上,梅西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他也是这样认为的。

那是一个冬天,已经很久很久以前,却没有久到足够让他忘却。地中海不常下雪,但是那天却在地面积起薄薄的一层。车轮碾过的柏油路上,冰雪飞快地消融,但园林里不会,积雪可以停留几个小时。湖面泛着轻微的涟漪,小得看不清六角形状的冰晶落在车轴草的叶片上,渐渐连成一片灰蒙蒙的薄冰,松软地架在石砖表面。他们走到假山附近,然后梅西突发奇想要去走那条石砖路。

“你会滑倒,”C罗说,“就算不是因为下雪,这条路本来也不好走,而且只能过一个人。”

“我会走完的,”梅西当时固执得要命。人人都说C罗多么骄傲,但当时他其实是更骄傲的一个,骄傲和尊重对手从不矛盾。里奥梅西自信满满,天马行空,无忧无虑,而且完全明白自己拥有什么;他如此天真地盲信,甚至不担心有朝一日会失去。所以当小跳蚤心血来潮的时候谁都挡不住,就连世界上剩下的那个最好的球员都只能任由他去不计成本地冒险。

“我会走完的这条路的,”他想,落脚又稳又小心,不像在漫步,倒像走在结婚殿堂;这念头其实也已经浮现过无数次,“只要我能走完——我们就能走完。”

“为什么你的脸这么红?”C罗站在台阶上问,他的模样就像随时都要冲下来把梅西从歪歪斜斜的砖块上拎下来,“是冻的吗?我就说了你该戴上帽子。好了,闹够了,快回来,你肯定也不想摔得满身泥。”

“不会,才不会。”他当时回答得非常快乐,脸红得更厉害了。球场上灵活万分的10号转眼就走到了石砖路的中央,越到后面,泥土越湿软,砖块也越倾斜,露出地表的部分更少,他不得不展开双臂来保持平衡。年轻人总是相信缘分,相信爱情是伟大的魔法,就像有人相信在巴黎锁桥挂上一把写着姓名的锁,再将钥匙丢进塞纳河,就能与心爱之人白头偕老;金球先生也有自己的迷信,而这种心思没法太早告诉对方,他想要悄悄地成功,这样祝福才会灵验。

现在他明白这样的联系根本就毫无逻辑,毫无道理,毫无意义。不仅是这一件事,还有他曾经天真无知、默默坚信的每一件,全部都是愚不可及的一厢情愿。并没有什么强大的缘分可以保证他们的喜剧收尾,各自欢喜或许已经是天赐的幸运。

然而事实是,在那个巴塞罗那罕见地下着雪的冬天,最终巴萨新国王也并没能如期望那样走到石砖路的尽头。葡萄牙人已经早早地走完了另一边的台阶,站在距离他不到五英尺的地方等待着游戏结束。手机突然作响,C罗背过身去用葡语交代着什么,而就在这时,梅西感到他脚下的一块砖是完全松动的,就像一脚踩空,他失去平衡从砖块上跌了下去。唯一值得高兴的是他并没有真正意义上摔得满身泥,因为讲着电话的高个男人立刻冲过来接住他,后果就是梅西的阿迪鞋和C罗的白色Gucci上都沾满了黑乎乎的烂泥。

“这一块已经裂开了,你没看见吗?搞不懂为什么非要走这边…”C罗抱怨着。

梅西懊恼得就好像最后关头丢了冠军——后来他才知道,原来这个比喻日后是会应验的,而且要一语成谶好多次,远比他所期待的美好爱情的到来要快,每一次都比他当时想象得更加痛苦;这跟他身边还有没有葡萄牙人一点关系也没有,也跟冠军最后由谁夺走一点关系也没有,他认为。

“我本来想…这算个…唉,”梅西嘟囔着,“我要再走一次。”

C罗挑起了一边眉毛。梅西不太确定他到底是理解了自己的意思,还是别的什么。

“不行,恐怕我得回去了。Junior病了,你知道的。”他摇了摇手机。

“噢,”梅西说,现在才感到他的鞋尖是湿乎乎的,“好的…不过我以为他前天就好些了?”

他记得见过那个小宝宝打吊针的模样。那一定是他这辈子看过的最可怕的画面。以致于后来轮到蒂亚戈打针,他都不再忍心看。

C罗耸了耸肩。这让他感觉,无论Junior究竟是不是仍在感冒发烧,他爸爸都是要回家的。这是在之前从未发生过的事情,但是当时他真的不责怪;正相反,他想这是他所乐意看到的克里斯蒂亚诺的变化。

但是后来事情跟他所想的不太一样。有一次,他们争吵,口不择言,他已经忘了最初吵架的导火索,但是他记得他们说过的混账话。

“我没有过儿子,克里斯,”梅西说,这是实话,他当然没有想过在Junior之后他跟C罗还需要别的什么,或许一个女儿也行,但他更乐意收养,“所以如果你现在很累,觉得我没有体谅你,那我很抱歉,但——你得告诉我,我们一起解决。”

C罗握着Junior的一只奶瓶,他依然生气。当时梅西不知道他到底在气什么,后来他觉得C罗也许,很有可能,只是跟自己赌气。梅西曾经内疚过,为什么他没有看出来;他曾经对于他们的关系过于信心满满,即便场上的失衡已经影响巨大,他也还是视而不见。过了很久,直到终于坐下来考虑该怎么向蒂亚戈的母亲求婚,他才明白他自己原来也是不善经营的那一个,他对所有人都粗心大意,就算爱他格外多一些也还是粗心大意。

“那么或许你该自己生一个养养看。”那个时候,葡萄牙人冷淡地回应,然后就转身上楼。水槽里凝结的牛奶脂肪层碎成一小块一小块,黏在不锈钢表面。二十四岁的梅西端着马克杯站在原地,低着头,一直到温水变得冰凉。他感到一阵恶心。

回忆这些陈年旧事从来都不是愉快的经历,即便终于想通,他也无法微笑着大言不惭地谈释怀。皮克曾经打趣,“你们俩不过是想使坏,前两名看对眼了,根本瞧不上其他人,别人也够不着,你们搞在一起就是为了气死全世界”,一开始的确如此,后来他知道本身爱情就是两两相望,再也看不见其他。关于克里斯蒂亚诺,他寄托过太多的梦想,在他们共同的最好的年月,他真心实意地相信过爱情是真正的注定:有一个人,他存在只是为了另一个,反之亦然…而这个人错过以后,就只有“合适的对象”而已。

厨房那次争吵之后,直到美洲杯[1]结束他们都没再见面。冷处理在第一次还是有效的,所以在被淘汰的当天晚上,他捧着电话原谅了倒时差来电慰问的葡萄牙人。阿圭罗斜着几个小时之前还哭肿的眼睛,嘴巴一直撅到天花板上。

“你们结婚的时候千万不要邀请我,”当时还是老球王女婿的阿根廷昔日金童坚决表态,“我现在想想就明白C罗对我不友好是有原因的,噁。才不想被他打一顿。”

梅西搂着枕头笑成一团。他心花怒放,不是因为同乡好友的俏皮话,也不全是因为跟C罗和好,而是因为阿圭罗言之凿凿的那个词:一个约定,一桩誓言,一场仪式。那是他第一次听到有人就他和C罗的关系说出那个词,在他心里埋了很久,只是没有提过。他想总有一天,他们会需要谈谈这个。他曾经以为作为一个发育不良的小矮子,没有人会跟他结婚,但是后来,他居然傻傻地相信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会愿意跟他在神父面前宣誓。他是太勇敢,还是太愚蠢,他自己到现在都想不通。

月亮越升越高,园林里的梅西静静地站在他曾经走过、也差点跌倒的石砖路前。安东内拉没有打电话来催促,或许是以为他在附近碰见了队友;皮克也没有来电,那是自然,马德里的告别聚会上没有人会问起他,恐怕避之不及。

于是他重新走上了那条几乎没有变化的石砖路。他小心翼翼地走,明白身体自然不如二十岁出头时轻盈,或许是他的心情不再轻盈,也或许是因为太清楚这一次如果失足,断然不会有人接住他。但是假如他现在走到头了,又如何呢?这将意味着,他要和谁一起走完一生呢?他的人生一眼就要看到了尽头,比这条路还要容易到头;冒险业已夭折,再也不需要神谕的庇佑了。每一次分别他都告诉自己,日后就要脚踏实地,死心为妙,但没有一次比得上这一场别离,连分手也相形见绌。他们最好的时代即将落幕,而他爱过的人将要率先离场,他甚至不能在前排送出掌声,只怕对方觉得莫名其妙。

长长的砖路像是没有终点,路灯明晃晃地打在他的额头。让他想起,在医院里第一次抱起蒂亚戈的时候,灯光也是这样明亮,他头晕目眩。初为人父的喜悦像酒精一样冲刷着神经,他飘飘然又感到自己从未如此专注,他想要和全世界分享狂喜,他那神秘的无人知晓的男朋友也名列前茅。11/12赛季下半段,他们始终在为细枝末节的事情冷战,瓜迪奥拉的辞呈令巴萨全体心烦意乱,而C罗似乎并不体谅。他们断了联系,直到五月份,回阿根廷的前夕,答应家人进球会扮孕妇庆祝来昭告天下,梅西才终于心虚地想起要通知依然蒙在鼓里的葡萄牙人。

有好长一段时间,他没有想起这个生命诞生的最初冲动来自又一场关于未来的争吵,不过这一次他懂得了利用别的东西来报复,比洞穿皇马的球门更令C罗面色惨白。他良心不安,但是想起Junior又觉得或许C罗能够理解,只是对不起安东内拉。然而九个月后,蒂亚戈是如此好,让里奥梅西觉得羞愧;也是在新生命诞生的那个秋天,他意识到——延迟了一整年才意识到——他梦中的完美关系将永远不会实现,连海市蜃楼都随风消弭。他的报复过了头,永远地吓退了他的情人,也动摇了他自己。

“如果我跟其他人摊牌呢?你可以拥有Junior,为什么我不能拥有蒂亚戈?”这大概是腼腆善良的阿根廷人这辈子吐出的最恶毒卑鄙的言语。他们纠缠了三年多,越往后他越痛恨自己,为了得到他的所爱,准备好牺牲别人。这一开始只是两人之间的事,后来却越来越复杂。他忍不住想,反反复复,近乎埋怨地想,假如C罗开口得早一些,假如他愿意许给他一个明确的未来,假如在美洲杯的那个夏天他们就真的如阿圭罗所说,秘密结婚了的话,一切都将不一样了。

C罗的眼神就像是害怕,甚至不愿意看着他的眼睛太久,仿佛对视再长久一些他就要暴露什么见得不光的秘密。他煮着一壶咖啡,却忘记了这种咖啡豆是他最讨厌的口味。

“你还是更适合那种人生,正常的那种,”他含糊地说道,“你可以拥有蒂亚戈…你可以拥有一个家庭,周末在院子里搞搞阿根廷烤肉。当然,安东内拉是个好姑娘。很晚了,你该回家了。”

于是,这就是了,他漫长的与死敌的爱情的终点,也是他所坚信的自己应该归属的关系的终点。或许从巴塞罗那冬天的园林开始,从他许下了走完那条路的心愿却没能完成开始,他们就走向了一个同样漫长的相互告别。就像两辆非常长的列车相遇,看似并肩而行,然而时候到了,终于还是相向离去。

分手之后他花了时间、眼泪和脾气来调整。巴萨内部的动荡让他无暇神伤,又或者只是旁人看不出他究竟为何神伤。他会在某些依然重大的时刻收到C罗的简讯,生日,德比,德比,然后又生日。一年一年就这样过去,年纪越大,他们在镜头下倒越像天生的演员,从来都明白观众什么时候需要他们互相漠视,什么时候需要他们相安无事。

梅西一边回想一边继续往前走,这脚步和平衡感依旧熟悉,他再次伸出双臂来平衡身体,宛如昨日,只不过五英尺之外再没有人等待着他,穿着闪亮讲究的白色皮鞋,甘愿为他一脚踩进烂泥堆里。他甚至不再确定那个人曾经存在,或者只是他热烈地幻想过的水中倒影。

后来时间来到了2014世界杯。悲壮的阿根廷,悲惨的葡萄牙,但当时他还没想到这一层。假如他早知道葡萄牙会那么快就结束巴西之旅,他会对C罗更温和一些。尽管可能也无济于事。

那是在酒店,葡萄牙队长出现在了他完全不该出现的地点。

“你是来看我?”天使惊讶得不得了,但是还是扑上前去拥抱他的俱乐部队友。他搂住他还没有三秒钟就被阿圭罗一把拉开,后者一边使眼色一边把他推走。

“嗨,”高个儿男人转过脸讪讪地说道,“挺久不见。”

这句话不是真的,至少全世界都还记得国王杯的那个拥抱;大多数时间他们之间还是尴尬的,但是毕竟多年感情和相似的人生,基本的默契还在,所以他不会回绝一个来自惺惺相惜的竞争对手的温情。梅西没有说话,他想起这是多久以来巴萨最糟糕的一年,禁令风波的幕后推手疑云、欧冠和联赛最后一轮之后他确信自己并无资格享受那样的拥抱。而最关键的是,他也痛恨他说话的语气,好像云淡风轻,雨过天晴,这一瞬间他又当自己是里奥的克里斯,而不是梅西的头号竞争对手;在2011年夏天阿根廷人也是这样原谅他,在国家队的夜晚,他捧着手机,只看号码就心跳加速,然后听到一句“嘿,你还好吗”就无比感动;然而这次不会,恐怕永远不会了,他要怎么原谅他如胆小鬼般放弃了他们两个的未来呢?

“如果你是过来看安赫尔,就该跟他一起去餐厅,”梅西说,他明知道他当然不是来看皇马的欧冠功臣,但这些年的分别也令小跳蚤学会了咬人。他所追求过的梦想和打破他的梦想的人是同一个,世间讽刺莫过于此。

“我想你,这是我来的原因。”过了一会儿,他支离破碎的青年时代的美梦轻轻地开口,出现裂痕的神像也依旧是美丽的,但信徒会拂袖离开,“今年你总是不回我的简讯,所以也许我该当面祝你生日快乐。我有礼物要给你,五个,实际上。”

数字曾经意味着他们在一起的第几个年头。但是四和五都是假的,因为当时他们早已告吹。假如时间倒回去,梅西要问他为什么不打电话,“反而要用你那种叫人看不懂的西语拼写发短信”。但是现在不行,这样的话题会让他们之间重新显得轻松愉快,而光是想到这样的可能性,梅西就觉得对不起自己。不能让C罗再故伎重演,趁着在国家队,就让他忘了在马德里曾经几次边哭边骂边开上通向巴塞罗那的高速;最后一次,他以为这辈子都开不回地中海了。

“那么你记错了日子。”阿根廷队长对另一位队长说道,就好像提醒他拿错了队旗那么简单。C罗却信以为真,辩解着因为接下来有封闭训练所以他得提前出来。然后梅西后退了一步,他的眼神里写着拒绝,无论是普通的好意,还是任何别的。

“这里没有记者,克里斯蒂亚诺,省省这些吧,而且我们大可以晚几年再相互示好,如果你也厌倦了被拿来跟我比较的话,”梅西说,感受着说出这些话时那些微妙的痛觉和快感,“可是私下就完全不必了。在巴西,你和我都有更大的责任,请不要造成困扰;而且,你不该出现在这儿的。”

酒店工作人员推着送餐车进了电梯,经过他俩时他们保持面无表情,十分敬业,或许是对这种场景见怪不怪。羊绒地毯踩在脚下如同棉花,他脚下虚无,头顶也轻飘飘,但是接下来C罗的每个词都像灌铅似的沉重。

“你当真这样想?”他苦涩地说,好像这是他一生对他诉说的最后一句话。

黑暗中梅西停顿在砖块上。“你当真这样想?”这句话回荡在他空荡荡的脑海,激起一片空荡荡的茫然失措。他说过很多气话,过了很多年还会因为C罗的放手而生气;即便是在巴西的时候,在他毫无目的地等待早已不该期待的东西的时候,在他一边愧对安东内拉,一边对媒体表示仍然不想结婚的时候,他也还是生C罗的气,有时甚至让他产生错觉,仿佛这次也不过是另一场很漫长的冷战而已。2014年6月27日葡萄牙小组淘汰,他站在酒店顶楼观景塔上吹着冷风,一遍一遍地按出号码又删掉;决赛之后一个星期,他才终于鼓起勇气去翻收件箱,但是一条一条地查找之后,他再也看不到那糟糕的西语拼写了。

再往后,镜头之下的关系就是他们的私人关系。不知为何,他们反而变得格外慷慨了些,或许终于坦然接受,他们两个就是大众消费的目标。渐渐地,世纪大战的主角变成了很多字母组合的星球大战,又过了很久,以致于终于走到今日,唯一的那一个C宣布赛季末离队。曾经,多少人来了又走,顶着光环,背负宠爱,但他们两个总是在原地分庭抗礼;如今格局已破,离完全翻页的日子越来越近。终于,所有人都要被遗忘,故纸堆里的数据和前辈,当世炙手可热的超新星,全都一样,只是时间问题;人们永远只记得住自己时代的好。

再次向前走了一段之后,园林里的梅西停下脚步。他记得现在他面前这块砖,从好几年前就已经从中间裂开,让满心欢喜的热恋期的里奥狼狈地跌下来。那是暗示他爱情败北的最初预兆,他当时傻傻地想要重新走过,却一连这么多年都没有机会再回来。他不再相信了,注定的伴侣或者一生的挚爱,这一切都有缘无分,或许一开始就不应强求。

但是,当他轻轻放上一只脚,却发现这一块完好无损,细看之下,甚至连材料和形状都与其他的石砖不同。

梅西收回脚,蹲下来细细看着这一块毫不起眼的石砖,它的确不是原来那一块,与其它部分格格不入,更加规正稳当,颜色青白,而且底部似乎垫着某样东西,在淤泥中露出一个亮晶晶的角。等他把砖块向旁边推开,一只扁长的金属盒子露了出来。梅西花了一点功夫才把它撬开,因为盒身已经与泥土紧紧地嵌在一起。这只盒子一定在这里埋藏多年都无人发现——也是只有曾经在断石砖上栽过跟斗的人才会注意到这点不同。

盒子里塞着一张卷得很紧的纸,纸张泛黄,墨水受潮,但是或许盒子的主人毕竟使用的是质量过硬的高档货,所以并不影响信息跨年代的传递:

“里奥我的小傻瓜,我就知道你能发现这个。一开始我真的不懂你当时为什么非要走这条路,现在我有点明白了——没错呀就是你又跟我吵架而且不接我的电话以后我就想通了——所以我把那块裂开的砖换掉了。你那么爱故地重游,既然不想理我肯定会在这边一直瞎逛,一边逛一边骂我哈哈哈哈哈我肯定没有说错因为我正在打喷嚏。

至于我为什么要换砖,你应该懂的。拜托,什么年代了,要玩这种游戏?还不如去锁桥上挂锁。或者你真的喜欢这条路的话,我可以把公园买下来,你每天来走一遍,想走几遍走几遍,想过几辈子过几辈子,OK了吗?

总之我的意思是,缘分啊天意啊之类的东西,灵不灵验,我没什么兴趣。我愿意为自己争取,你肯定也愿意。

所以,不要生气啦,已经两个月了你还跟我冷战吗。不要再屏蔽我的号码,不要晚上逃去CF[2]家里,见不到你也不能打电话,非逼我写信啊,写信又怕你不看直接撕了。我知道JG要走你心里难受,但是没关系,你还有我这个人见人爱的猛男。”

梅西呼吸急促,他抖着手指翻过来看另一面,一开头就是一个重重的墨水点,看起来写信的人也犹豫了一下才动笔。

“第二件事,我要写的慎重一点,不要嘲笑我的西语。上帝保佑这已经是我写的第三遍了,我真的不想揉了再重写。

你摸一下盒子最下面的夹层。快去,先摸一下再往下看。

这是C罗的语气,他熟悉的那种,会让他乖乖听话。他伸手去碰,那感觉…哦,不可能…

“Bingo!开不开心!我早就挑好了款式,但是没有合适的时机。不是你淘汰,就是我淘汰,实在不适合球魂

好吧我去查了字典才确定‘求婚’这个词怎么写,别介意,这都生气你就太小气了。你说得对,是时候想想以后。我想得很清楚了。

所以,LM,你现在立刻马上把戒指带好,然后掏出你的手机给我打电话!我马上来,我保证!我还能抓一个牧师来!

其实,我买了很多对戒指,万一你没发现这个盒子,等你消气了我就在你家藏几个,再让GP那货帮我在FC*的更衣室藏几个。我还不信一个都成不了:)

Ps:以防万一,如果你不是LM的话,请把戒指放回去谢谢。我在进行一场超复古主义的寻宝奇兵式的求婚呢老兄,别搅局。”

阿根廷人蹲在原地捂住了嘴。他一手捏着那封写得密密麻麻、并且拼写糟糕的信,拇指在落款处的“想念你的,CR,2012/4/28”掐得用力;另外一只手则攥紧了盒底取出的细小圆环。他能感觉得出那正是他的尺寸,和他的婚戒大小一致,却比他的婚戒历史久远。上帝啊,他怎么可能不答应他呢?

“我愿意为自己争取,你肯定也愿意。”

他呆呆地蹲着,双腿麻木,指尖沾满了池塘边的黑泥,但他毫不介意。夜色如墨,灯光刺眼,他觉得他应该要哭的,或许已经哭出来了。与这个人有关的事情他从没吝惜过眼泪,这从他还会为一场臭球而急哭的时候就开始了。

过了一会儿,就像等待了一生那样长久,手机轻微振动。他闭上眼睛,等待判决;迟了太久,也依然是一个判决。

就像一生那样长久。

 

- End -

[1] 这里指2011年美洲杯。阿根廷点球大战输给乌拉圭,八强。

[2] CF是塞斯克·法布雷加斯的姓名缩写,其他同理:LM里奥·梅西,GP杰拉德·皮克,JG是何塞普·瓜迪奥拉,CR是票哥自己,FC*就是FCB即巴萨。票哥当然还是不能把名字都写出来。

瓜迪奥拉离队的官方发布会是在2012.4.27,但是按理说内部人员肯定知道的更早。

 ***

还是拉一把时间线吧,毕竟这也是一种视角的CM全景了:

2009 C罗入主伯纳乌  西甲进入罗梅时代  与此同时你懂的,ah young love.

2010 走石砖路  媒体追问安东内拉 梅西:“我暂时还不想结婚。”

2010 非常可怕的一次德比

2011.4 连续19天4轮国家德比车轮战,皇萨争三冠,最终皇马国王杯,但是巴萨赢得双冠主动权。CM第一次大吵

2011.7美洲杯安慰和好

2012.2第二次大吵+冷战

2012.4 4.27瓜迪奥拉宣布赛季末卸任 CR思考后决定要结婚,埋信和戒指 + M和安东内拉

2012.5 M跟CR坦白Thiago,CR闭口不谈结婚。

2012.6 阿根廷vs厄瓜多尔,M进球庆祝扮孕妇,安妞社交网络公布11周孕期,昭告天下。

2012.11Thiago出生 CM分手 根据近期采访 梅西:“蒂亚戈改变了我的一切,首先是思考的方式,他排在最前面,然后是其他东西。他帮助我不因足球而变得疯狂,让我想起人生还有其他。”也就是说以前...嗯,你们体会一下...反正我看到这个采访马上哭出来了,就算不萌footRPS我也要大哭。 

2014.4 CM国王杯拥抱

2014.6世界杯葡萄牙出局  阿根廷被补时绝杀

2015.1 金球奖CM:“你永远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

 

黑体是真事,其实他们这些年互动还是不少,我只写文里相关的。其它是我的美好(yi)愿(yin)景。     

票哥400球的时候我会写点高兴的东西的(指天发誓

好了你们可以揍我了。

觉得自己还撑得住的欢迎戳番外 切记量力而读 : Pledge 誓言

我偷偷补个BGM,之前怕刀太深不敢发:

Down By the Sally Gardens 叶芝的同名诗,在巴塞罗那我选择的场景也是园林,并非巧合:“But time was young and foolish,and now I am full of tears.”

评论(32)
热度(170)

© Fiona卓二2贰 | Powered by LOFTER